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印剑拔弩张 可苦了夹缝中的不丹

  不丹哈阿——印度在不丹王国的主要卫戍区离与中国的争议边界只有13英里。那里有一个培训学院、一个部队医院和一个高尔夫球场——所有这些都展示了印度作为这个喜马拉雅小国的长期保护者的角色。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中国开始在该争议地区延长一条土路,印度派军队和设备阻止施工。这次干涉导致了持续50多天的紧张对峙,印度士兵面对着在几百码外挖路的中国军队。

  此时,朝鲜和美国正在互相发出战争威胁,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中国和印度也因为这个偏远边界的争端而发表了火药味日益浓烈的声明。这让人想起了1962年它们之间的血腥冲突,当时,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古巴导弹危机上。

  人们担心,野心和民族主义可能会让它们再次开战,而这一次,他们有更多的火力可供支配。

  被夹在这两个谋求地区主导权的核武器大国之间的,是有80万人口的神秘山地国家不丹,它的前国王主张将“国民幸福总值”作为国家的生活质量指标。

  印度称,自己在这场对峙中代表的是不丹。不过,它的干涉并没有在不丹赢得多少谢意。相反,很多不丹人觉得,印度的保护性拥抱让他们感到窒息。

  “如果印度和中国开战,我们会变成夹在三明治中间的肉,”不丹国民大会(National Assembly)的反对党领袖佩马·嘉措(Pema Gyamtsho)表示。“不应该让我们做选择,”他还说。他指的是让他的国家在印度和中国之间选择站队。“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几十年来,不丹一直选择的是印度。半个多世纪以前,不丹警惕地看着中国共产党上台,最终占领了毗邻的西藏。不丹与西藏具有密切的种族、文化和宗教联系。印度提出保卫这个王国,不丹接受了这个提议。

  但是,不丹人对印度在该国的影响力一直有所憎恶,最近的对峙更加剧了这种情绪。尤其是,很多不丹人怀疑,印度这样做是想阻止不丹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扩展贸易,担心双方建交可能会令印度失去不丹这个战略缓冲区。

  “不丹应该拥有完整的主权,这是事情的关键,”前出版商、不丹工商会(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主席旺察·桑吉(Wangcha Sangey)表示。他是对印度干涉最强烈的批评者之一。“我们有权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建立我们想要的外交关系。”

  表面上,这场争端是关于不丹和中国都宣示主权的这片34平方英里的土地。印度指责中国延长道路是为了扩大对该地区的控制,有人认为北京的这一举动与它为巩固在南海的领土主张而把那里的某些岛礁改造成岛屿类似。

  该争议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它向下延伸至一个狭窄的印度山谷,该山谷将印度中部与东北部的几个被陆地包围的省份连接在一起。印度称它为鸡脖子,长期以来一直担心中国会通过战争夺取该山谷,从而分裂印度领土。

  不过,6月16日,印度下令军队越过边界时,似乎不是应不丹的要求。虽然不丹谴责中国修建道路,但它刻意回避谈论是否曾请求印度干涉。印度政府也回避谈论这个问题。

  中国的言辞非常强硬,几乎每天都对印度发出警告。上周,南海舰队某基地副总司令、海军准将刘堂在《解放军报》上发文警告称,中国迄今的克制“不是没有底线”。文章标题宣称,“老祖宗留下的国土,一寸也不能丢。”

  近些天,印度命令更多军队进入戒备状态,表明它也不打算退让。

  小村庄哈阿离摆好阵仗的军队有一天艰难的步程。在这里,争端就像遥远的雷声,警示着暴风雨可能会到来,但暂时不必担心。

  到目前为止,不丹军队没有参与这场对峙,不丹的国家电视台,甚至连独立的新闻媒体,也遵循政府的做法,基本上没有对这场冲突发表任何评论。

  哈阿的一名居民表示,一位亲戚在边界赶牦牛时碰见过中国士兵挖壕沟。不过,双方当局后来关闭了前往争议地区的步行小道。

  那也关闭了与边界另一侧中国西藏城镇的非正式穿梭贸易。多年来,商人徒步或骑马往返两地,出售不丹的冬虫夏草等药材,带回电子产品、地毯、丝绸和服装。一些人将冬虫夏草称为喜马拉雅山伟哥。

  去年,该国的人均经济产出——不是幸福指数——达到了2751美元这个高值,所以,这种贸易成为了边境地区的一种生计。

  哈阿的一名店主尼马·多尔吉(Nima Dorji)表示,自从边界路线被封之后,他还没有收到任何货物,他担心自己必须去其他地方补货。“我们很少谈论这个,”他说。“这太敏感了。”

  不丹的官员们明显地保持沉默,他们宁愿模棱两可,也不想冒险得罪印度或中国。不丹外交部和总理策林·托杰(Tshering Tobgay)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周五,外交部长丹曲·多吉(Damcho Dorji)表示,他希望这场争端能“和平、友好地”得到解决。

  不丹的很多受访者更为印度的行为,而非中国的行为感到担忧。有些人指出,印度行动的一个后果是,它有意或无意地损害了不丹与中国的边界谈判,那些谈判本可能为两国建立更密切的经济联系扫清障碍。

  存在争议的边界区域有四个:两个在北部,两个在西部——对峙发生在西部的一个区域。1998年,中国提出将北部的两个区域让给不丹,以换取西部的两个区域。虽然不丹原则上表示同意,但尚未达成最后的协议。

  去年,在北京进行最新一轮谈判后,双方似乎即将达成共识,但是现在,开展新一轮谈判的前景变得不确定。

  自从1949年与印度签署友好条约之后,不丹几乎完全依靠印度维护国防。直到现在,印度仍为不丹皇家军队提供培训和军饷,印度的工程兵部队负责修建和维护不丹的崎岖山路。印度没有公布准确的数字,但通常在不丹驻扎300至400名士兵。

  这种关系在不断变化,一是由于不丹本身的发展,二是人们对不丹可能被中国吞并的担忧在慢慢消退。

  2006年,不丹广受尊敬的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在主持民主过渡后退位。民主改革的高潮是2008年和2013年的两次国民大会选举。议会政治的到来产生了更多关于进一步开放该国的争论。该国直到1999年才允许民众看电视。

  数十年来,不丹几乎完全向南方倾斜,现在它开始转向北方,寻求与中国合作。

  2012年,时任不丹首相在里约热内卢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峰会上与中共总理会晤。不久之后,印度削减了对不丹食用油和煤油的补贴。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是报复之举,不丹的执政党输掉了之后的选举。

  想与中国建立更好关系的另一个原因是金钱。除了边贸,还有旅游业——它是不丹最大的一个产业。印度人去不丹旅游不需要签证,但中国人必须提前一天支付250美元的度假套餐费。而且,去年的中国游客数量首次超过了除印度之外的其他任何国家。

  2008年,香港的著名影星梁朝伟在不丹和女演员刘嘉玲结婚后,中国人对不丹的痴迷爆发了。三年后,现任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的婚礼片段在中国的网上被疯传,也激发了人们的兴趣。

  佩马·塔希(Pema Tashi)是幸福王国旅行社(Happiness Kingdom Travel )的经理,他大力宣扬这里的“天堂之旅”。他有八名讲普通话的导游为中国游客服务。他抱怨称,不丹和中国没有直飞航班,他怀疑,印度的目的是阻止中不关系正常化,而只有关系正常化之后,才可能开放此类航线。

  “我们努力维护大哥的利益,”他提到印度时表示。“但他们觉得,如果我们与北方的关系更密切,我们可能就不会那么依赖他们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BB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