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证监会解除“紧急救市措施” 金融政变平息?巨大风险犹在?

中国大陆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15日晚间公告,宣布最近由于股市运行平稳,相关股灾救市措施已经全部退出。今年以来,对金融的反腐在4月份尤其火热。另外,据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分析,是影子银行搅乱了中国的金融。

金融反腐有成效?

据台湾中央社17日报道,2015年与2016年中国大陆A股暴跌所采取的紧急救市措施已经全部退出,原因是目前大陆股市运行恢复平稳。

15日,大陆证监会发布的公告中表示,从去年3月以来,中国大陆主要股市指数稳中有涨,今年前7个月市场波动明显收窄,市场估值结构趋于合理。

报道称,公告指出,市场运行内在稳定性增强,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为稳定市场采取的临时性政策措施已经全部退出。

报道还引述了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道,即这份公告标志着中国大陆股市较2年前已大为改观。2015年,中国大陆股市在年初飙升后暴跌,跌幅高达43%。与此同时,作为中国大陆央行的中国人民银行出乎意料地引导人民币贬值。

海外中文媒体新唐人报道称,中证监在2015至2016年A股股市波动的时候,采取了一些紧急救市措施。2015年中国爆发股灾,当局紧急救市,注资1.4万亿元人民币,进入股市。

外界普遍认为,股灾是江派为推翻习近平发起的〝金融政变〞。

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浩分析认为,证监会解除〝紧急救市措施〞,也表示当局已经基本掌握了局面,不担心江派人马再次掀起〝股市政变〞。

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重拳出击解决金融反腐?

今年4月25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召开以“金融安全”为主题的集体学习会议。据称中共政治局上一次类似的集体学习会议是在10年前,当时的中共第十六届政治局第43次会议,也聚焦金融问题。

习近平称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经济发展全局的战略大事,更是在讲话中19次提及“风险”,强调“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4月9日,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分行原党委书记李昌军同时落台。4月15日,中共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也证实被查,紧接着,民生银行原副行长赵品璋也被带走。

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网络图片)

4月10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侠客岛”发表文章称,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项俊波落马,好戏还在后头……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就任后,4月初起,10天内密集发出7份文件,内容涉及防风险、以及监管银行的理财产品、房贷、私营业主、金融产品等问题。并要求严查官员配偶、子女在银行等金融机构任职,享受高薪等。

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相关会议上称,要查处金融领域腐败,治理金融市场乱象;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要严惩。

2月10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除夕夜,“明天系”掌门人、资本大鳄肖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接受调查。

据消息人士透露,习近平当局今年上半年重点清理江派把持多年的金融界,项俊波成为金融界官场落马“第一虎”,和肖建华案密切相关。之后,还有更多金融界“大老虎”要出事,包括银监会及几大银行等,涉及到银行烂账、掏空国库等罪行。

东方日报4月刊文称,国务院罕见公开承认金融领域存在巨大风险,银监会高调自查,可见大陆金融腐败已不是一般的贪腐问题,其严重性巳威胁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影子银行”搅乱中国金融

经济学者何清涟今年6月份撰文表示,随着近年来金融牌照管制的逐步放开,央企金控、地方金控、民营金控、互联网类金融混业经营机构加速“跑马圈地”,金融混业经营、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结合成为重要趋势。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至少成立了25家金控平台,这四大类金控平台依托银行“逐鹿天下”,被称为影子银行系统,涉及的业务有银行、金融租赁、保险、证券、基金、期货等各领域,分由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等俗称“一行三会”分别监管,因为是混业经营,行业监管总有空隙可钻。

何清涟分析说,他们(以上金控平台)近年来发行的各种理财产品为中国金融埋下了无数炸弹,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披露,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在2008年以后发展迅速。中国天量的货币发行,使得社会产生了大量融资贷款需求,而传统银行无法承载这些金融需求,所以,非银行的金融中介开始大举介入。

从2008年以来,影子银行业务增长三倍多,在整个社会融资增长总量中占一半,甚至超过了传统银行贷款。迫使中共当局下定决心整顿金融系统的主要是民生银行爆出30亿元假理财产品案,以及国海证券的“萝卜章”事件。中国政府在高调宣称金融去杠杆之时,突然“发现”杠杆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在正规金融系统之外、且很难被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这个影子银行系统恰好是正规金融系统培养出来的。

何清涟还说,面对负债累累、千疮百孔的金融系统,习近平今年4月25日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时,提到金融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更明确提出党管金融。当时就有分析认为,这实际把金融风险防控,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文章称,比较诡异的是,香港《经济日报》(中共资深喉舌媒体)对此发表文章称:对于中国出现股灾,普遍分析认为,背后更可能有外国势力做空中国;亦可能有国内大鳄或权贵,乘机捞取经济及政治利益、甚至发动“经济政变”,将中国影子银行系统多年积累而成的各种定时炸弹,归结为“经济政变”。

问题不容回避。即使是“党管金融”,性质不同的问题,也必须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整顿金融系统是一套技术方法,处理“经济政变”又是一套方法。十九大前夕,北京面临各种挑战,裁军、整顿情报系统、处理借助于海外舆论平台发动的内部权斗,焦头烂额之余,在命脉攸关的金融整顿上,是按“一行三会”的专业思路走,还是按“经济政变”的思路走,实在不是个小问题。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