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大陆一个亿节目明星得七八成 竟然还收视率造假

在去年炒的沸沸热热的王宝强马蓉离婚事件以来,最近又传来王宝强经纪人宋喆涉嫌转移王宝强财产被逮捕的消息,我们可以瞥见近年来一些大陆演员身价之高,他们那么出名,谈到他们的作品,却似乎印象还不如香港五六十年代的即使是粤剧电影的一些经典令人更有印象,只知道这些大陆演员很出名,名声很大,片酬很高。而大陆吴京导演并主演的电影《战狼2》的票房总结也未获得欧美社会认可,在美国票房惨淡。

九月十八日,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号“侠客岛”发表的文章中说,这些年来,大陆每年拍而不播的电视剧比播出的电视剧多多了,但电视剧的实际收视率,却比公布的收视率低多了。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说,中共夺权以来一直连续不断的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正统信仰进行打击,尤其是在毛泽东时代,中国所有的优秀文化几乎被摧毁殆尽了,这样人们的思想信仰领域就出现了真空。邓小平当政后说了一句话‘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话说白了就是一切向钱看,中国人在没有任何道德以及信仰约束的情况下直接把目光投向金钱后,那个后果是非常可怕的。邓小平又说‘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这话说白了不就是不管黑道白道,只要能赚到钱就是大爷。到了江泽民时代那就是更加登峰造极的败坏人的道德,这个时候很多中国人已经完全丧失了对于上苍、对于因果报应的恐惧,这样的人为了钱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了。

中国人由此走向了以大帮哄人人向钱追逐的华夏民族大怪圈。

今年三月,新华网报导称,有编辑炮轰明星在一部戏里片酬能拿到总投资的80%,在唯小鲜肉是瞻的情况下,后期制作非常困难。报导说,明星的综艺片酬没有明确标准,不过报价看平台。某网站宣传小G爆料,一般来说,明星对网综的报价比电视综艺更高。资深艺人统筹C先生说,市场对于明星综艺片酬都有预估价。“这也看节目,名气大的综艺很多人抢着上。一线艺人的价格比较固定,超一线每期过百万,可来可不来,小节目根本不考虑。二线艺人想上,要么够漂亮,要么有综艺感。但他们的报价比较乱,有时候报50万、60万,但最后一般请来给10万到20万。很小的明星随你报,几万就可以。”

据公开数据显示,去年综艺节目数量相较2015年翻了一倍,然而,面对近400档的综艺总数,观众表现出的却是审美疲劳与心理麻木,综艺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有限明星资源的争抢,导致明星片酬暴增。

制作费用下降,质量难得保证。观众对节目本身兴趣寥寥,只为追逐大牌明星。资本哄抬明星片酬,由此进入恶性循环。

据陆媒称,今年初,横店影视城影视器具制作租赁有限公司负责人栗晓东表示,有一些电视剧的明星,一个片酬都有一个亿左右。深圳红河影业导演罗英杰则说,他们主演片酬占了百分之七八十可能会大,演员费用涨的太高。

对于今年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公开表示:“中国电影市场看似下滑很大,其实今年才是真实的中国电影市场。前几年是假象,只要把票房造假去掉,泡沫就戳穿了。”

今年初,有业内人士公开表示,“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一部成本3亿元的电视剧,明星拿走2亿元片酬。”相关数据显示,部分国内演员的片酬甚至已达到影视剧全部成本的50%到80%。

去年,有大陆导演表示,明星片酬常常超过投拍成本的一半以上,严重影响了影视制作质量。还有评论文章指,购剧方不在意演员与作品是否匹配,仍然点名只要某某明星参演……正是投资方和购片方盲目依赖明星个人光环,助长了明星片酬推向新高等。

收视率可直接影响电视剧的身价和排期、电视台的收益、广告商的利润,重要性非同小可。收视率造假就应运而生了。有业内人士披露,电视剧网络点击量九成涉嫌造假。

去年七月,一名为“兔哥”的大陆微信公众号公布了一组数字,姑且看一看:

2013-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开始奇迹般的崛起,平均增速为37.45%。

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同比增长48.7%。

2016年1-2月,中国电影票房两个月就突破112亿元,其中2月份票房近69亿元,首次超过北美市场成为全球第一。

“兔哥”称,大陆影视行业火爆,从正宗娱乐产业来看,这两年最火爆的影视节目,比如《盗墓笔记》、《极限挑战》、《奇葩说》、《火星情报局》……这些纯娱乐属性的节目,在网上的观看量都轻松超过一亿次。以往那些艺术性为主,娱乐性为辅的影视节目,尤其是类似《走向共和》、《康熙王朝》这类历史正剧,几乎已经在中国萤幕绝迹了。

“兔哥”认为,一些踩线的作品可能随时会被毙掉,这样投资人的钱就打了水漂。而且这个审查标准是由人来主观掌握的,浮动空间比较大,不好估量,所以为了确保投资安全,资本就更喜欢支持偶像剧、搞笑剧、综艺节目这种离艺术形态越远越好的作品。比如《盗墓笔记》、《奔跑吧兄弟》、《太子妃升职记》(即使太子妃这种纯娱乐类节目有时都会遇到广电的封杀,由此可见文化产业面对的意识形态压力)。

这里还有一个迎合的例子,《战狼2》在德国首映,一位叫Arthur Awanesjan的三十一岁的影评人说:可以说,这个电影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了好莱坞的水平,但从内容上来说,我觉的这是一部十足的政治宣传片。

责任编辑: 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洪祥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7/0919/996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