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向党交心与政审 从此恶梦缠身

1950年代,知识分子“向党交心后”,许多人被打成“右派”遭受迫害歧视。(网络图片)

一、交心就是把灵魂交给党

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目的是为了使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成为共产党的驯服工具。这个任务,进行到1957年年底大致上是完成了,可是对于另外百分之九十没有打右派的人,毛泽东仍然心存疑虑,不相信他们会口服心服。毛泽东认为其中不少人,仅仅是没有被阳谋“引出”而已,因此要借反右运动的余威,使他们也成为驯民顺民臣民,服服贴贴。于是,毛泽东又有了锦囊妙计,他又设计出了一个“向党交心运动”。

1958年1月,毛泽东在第十四次最高国务会议上说:“每个人要把心交给别人,不要隔张纸,你心里想什么东西,交给别人。鲁迅的作品很好,他把他的心与读者交流。不能象蒋介石那样,总是叫人不摸底。‘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轻抛一片心’,这不适合今天的社会的。……要把心交给人。”

1958年4月23日,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发出的关于号召全盟展开“向党交心”运动的通知中,有“以上办法对右派分子同样适用”的字样。结果,同年夏季反右“补课”,又“补划”了一批右派分子。他们大多都是掉进了“向党交心”的陷阱。

父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曾在国民政府中供职。因此在“整风”“鸣放”期间,他的心理活动是复杂的,行为是摇摆的。尤其经过了解放后“三反五反”“审干”“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等运动,他清楚地认识到了“政治斗争”与“组织手段”的威力,已经变得小心翼翼了。当机关要他向党交心时,他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父亲对我说,反正“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因此他一直也没有被抓住把柄,包括残酷的文革也逃脱了。

“向党交心”时,我念初中一年级。学校根据上级指示,也发动我们“向党交心”。交些什么心呢?老师说,不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之类的决心,而是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不满的“邪心”,以及各种错误言行。老师说,把这些不良的“心”交待出来,好比洗澡洗脸,身上干干干净,才能紧紧地跟着党走,做党的“驯服工具”。

“心”可以理解为灵魂,交心就是把灵魂交给党。把灵魂深处最丑恶最肮脏的想法,向党和群众交代清楚,和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决裂,彻底净化自己的灵魂。

交心是一场深刻地把我们的大脑彻底清洗干净的政治运动,使得我们的大脑达到绝对透明、毫无瑕疵的理想状态,这种状态也许只有宗教的天国中才可能存在。

当时暴露思想是一种美德,说某人不肯暴露思想或思想复杂,就可能被领导不信任或者在群众中被孤立。提起暴露思想,我总是和宗教中的忏悔联系起来,因为我很容易想到当时流行的作为革命传统教育的小说《牛虻》。故事开始于一个天真幼稚的爱国青年亚瑟向神父忏悔时泄露了革命党的秘密,导致同志被捕,自己被朋友误解,由此展开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

亚瑟出自对主的虔诚无意出卖了同志,我们则由于对党的忠诚自觉地出卖自己的灵魂;亚瑟讲的是源于内心的实话,我们必须将捕风捉影的想法无限夸大恶毒咒骂;亚瑟仅向神父一人忏悔,我们必须在大庭广众之中往自己头上泼污水;亚瑟诉说灵魂丑恶,祈求主的宽恕,我们交代错误思想,是为了取得党的信任;亚瑟主动走向神坛,我们是被层层动员,必须走向讲坛的。

亚瑟的虔诚换来了同志的被捕,我们则用赤诚火热的心换来了灾难。文革中很多整人材料都源于交心材料。

五十年过去了,今天如果再有“卡尔狄神甫”,恐怕没有人会向他忏悔和交心了,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当然想当“卡尔狄神甫”的,还是大有人在的,只不过方式方法一定会变得更加隐晦。

二、忠诚老实运动恶梦缠身

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的忠诚老实运动,就是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将自己的隐私全部讲出来,包括政治问题、历史问题、个人家庭的生活问题(包括私生活)。

忠诚老实运动是思想改造的一个必经的阶段。人人都要写一份自传,交待从出生到目前的全部经历,重点是交待本人的政治历史问题和各方面的关系。当时虽然宣布党的政策是“自觉自愿,不追不逼”“有问题就讲清楚,不要有任何顾虑。”但实际上组织还是不断地派人来启发、诱导。每个人都必须详细“交代”自己历史上做过的事情。如被认为态度恶劣,还要被隔离反省。

那时,绝大多数人填表格或写自传时都极其忠诚老实。自认为出身、经历或多或少有点“问题”的人,都点滴不漏,惟恐涉嫌隐瞒历史、欺骗组织。那些要求入团、入党、靠拢组织的积极分子,更将此当作相信党的具体行动,往往连道听途说的话也会作为事实交代,心里有过的想法也要汇报。如有的人解放前当过码头工人、拉过黄包车,为了相互照顾,拜过把兄弟;或者为了寻求庇护,拜过师父。因此在填写社会关系时就会写上:结拜兄弟某某系恶霸,被政府镇压;师父某某,听说逃往台湾。有人上过大学,会将同学作为社会关系一一列出,其中免不了会有“去美国留学未归”“随蒋匪逃台”“是三青团骨干”等等。于是,明明本人属“苦大仇深”的工人阶级,或党员干部,却已被列入内部控制。在档案中被注上了“有反动社会关系”“社会关系复杂,有逃台蒋匪特务”。

这些人到文革清理阶级队伍时,更成为重点审查或批斗对象,甚至成了里通外国、敌特嫌疑。本人受罪,还祸延子女,使他们在入团、分配工作时受到种种限制,从此恶梦缠身。

三、政审使许多人终生成为贱民

所谓政审,就是政治审查的简称。这曾经是改革开放以前每个成年人或中等文化程度以上的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因为从理论上说,人人都需要通过各种方式的政审。

政审的内容包括家庭出身、本人成分、政治面貌、家庭成员、主要社会关系、奖惩记录、有何审查结论或特别需要说明的问题,然后交单位核对无误后签署意见,盖上公章。由政审人员填写表格,摘录的材料作为附件,放入档案。

当时,政审表格成为每个人档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学生毕业后不管是下乡还是就业,都要带上。各单位都要先看档案,审查合格后才会接收。

查档案需要县级以上政府部门的专用介绍信,接待单位只认县级以上的公章,专职人员一看公章的口径就明白了。按规定,政审人员只能查与自己身份相当的对象,如团员或群众不能查党员的档案。

政审表格是不与本人见面的,只有单位领导及政工干部才有权看。许多人终生被这些黑材料所累,从读书时就戴上了无形的枷锁,受到种种限制和不公正的待遇,被打入另册。要不是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不知多少政工人员会一辈子做这样一件名为“坚持政治方向,贯彻阶级路线”,实质伤天害理的事情。

政审使许多人被打入另册,终生成为贱民。从政审中,我们可以看到政治运动的残酷无情。

我常常想:所谓的“政工干部”与明朝“东厂”的太监何异?

(原文有删节,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和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KZ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