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林辉:释迦牟尼传佛法 中共摧毁中国人信仰

古印度的悉达多王子证道成佛,世人后尊称其为“释迦牟尼”。(公有领域)

人气:6154

【字号】大中小

更新:2017-10-144:16 PM

标签:释迦牟尼,佛教,佛法,中共宗教协会

【大纪元2017年10月14日讯】作为中华文化三大基石的道家、儒家思想皆发源于中国本土,惟有佛家思想起源于古印度,并通过古丝绸之路传到了中土,度化有缘人。至今在信仰被中共摧残的中国大陆,仍有两亿多人“信佛”。可叹的是,文革之后,很多“信佛”之人已不知何为修炼,如何修炼,并且在中共的有意误导下,将佛教世俗化、庸俗化,本应是净土的佛门更是丑闻频出。这也使得那些受中共洗脑,认为“佛”是虚幻的,是迷信之人,更加远离佛法。

那么,什么是“佛”的真意?释迦牟尼佛传出的佛法是什么?

释迦牟尼说“佛”

二千多年前的古印度,迦毗罗卫国降生了一个叫悉达多的王子。据经典记载,当他降生的时候,宇宙为光辉所笼罩,盲人因为渴望看到他未来的光荣而恢复了视觉,聋哑者在狂喜中谈论著将来的事,驼子的背直了,跛子健步如飞,囚犯获得了自由,地狱的火焰熄灭了,连野兽也噤若寒蝉,不敢作恶;因此全世界都沐浴在一种和平的气氛里。只有魔王波旬,不曾鼓舞欢庆。

但是成人后的王子却深感人生之苦痛与无常,遂出家修行,并证悟了其所在层次的佛法,即“戒、定、慧”。悉达多开悟后,为令众生解脱苦难,遂广传佛法,世人尊其为“Buddha(佛陀)”,并称其为“释迦牟尼”,“释迦”是族姓,意为能仁,“牟尼”是印度古代对于圣者通用的尊称,意为“寂默”。

释迦牟尼晚年时,其佛法震撼了整个印度,连帝王们也要向其躬身稽首。许多人跑去问他:“您究竟是谁啊?”“您是神吗?”

“不是”,释迦牟尼回答道。“一个天使?”“不是。”“一位圣人?”“不是。”“那么您是什么呢?”“我是觉者。”释迦牟尼如此答道。

为什么释迦牟尼要这样说呢?梵语中,Buddha是由字根budh和ta构成的,dh遇到t后变成了ddh。字根budh有“醒”和“知”的意思,Buddha的意思就是“已经觉悟了的人”,“犹如觉醒的人”。

佛教传入中国时,对于Buddha有不同的翻译,如“佛陀”、“浮屠”、“浮陀”,中国人传来传去,就省略了“陀”字,称为“佛”了。因此,“佛”的真意就是觉者,通过修炼觉悟了的人。

释迦牟尼传法时,也曾有弟子问他“何为佛”,释迦牟尼的回答是:“佛见过去世,如是见未来,亦见现在世,一切行起灭。明智所了知,所应修已修,应断悉已断,是故名为佛。”

印度早期佛经中的“佛”,主要指释迦牟尼。当时,也没有“佛教”的说法。佛教是在释迦牟尼涅磐后成立的。随着佛教的传播,“佛”一词被广泛用来尊称所有修行圆满的觉者。

释迦牟尼预言末法时期惨况

在佛教大藏经涅槃部中有一篇《佛说法灭尽经》,记载了释迦牟尼佛涅磐后将发生的事的预言。

释迦牟尼告诉弟子和信众,他离世多少年之后,也就是在末法末劫之时,他所传的佛法将会坏灭。他将这时的人类社会称之为“五逆浊世”,“魔道兴盛”。此时,“魔作沙门坏乱吾道”,即魔转世出家到寺院里专门破坏他的法。

怎么败坏呢?“著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啖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对于仍信奉其法、依法修持的“菩萨辟支罗汉”,这些“众魔比丘”则“咸共嫉之诽谤扬恶,摈黜驱遣不令得住。”这些披着袈裟的内部乱法者“或避县官依倚吾道,求作沙门不修戒律。月半月尽虽名诵戒,厌倦懈怠不欲听闻。抄略前后不肯尽说,经不诵习。设有读者不识字句,为强言是。不咨明者贡高求名,虚显雅步以为荣冀望人供养。”

对于这些败坏佛法者的结局,释迦牟尼也作了预言。这些人“命终之后,精神当堕无择地狱。五逆罪中饿鬼畜生靡不经历恒河沙劫,罪竟乃出生在边国无三宝处。”

此时的人类社会也会出现许多不好的现象:一是气候反常,天灾人祸频仍,死于瘟疫的人很多。二是社会道德普遍坠落。三是时间变快,人的生命短促,四十岁就头白,男子因为纵欲寿命短,女子寿命变长,可活到七十到一百岁。四是大水灾会经常发生,很多众生混在一起,不管豪门还是贱姓,都沉没漂浮在水中,被鱼鳖等畜生吞食。

释迦牟尼提及“转轮圣王”和预言觉者下世

释迦牟尼佛生来就有三十二种好福相,比如头发作螺文,胸前有卍字,眉间有白毫,目如青莲花,手如兜罗锦等。他在传法期间,曾提到过“转轮圣王”。《金刚经》中记载:“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这句话是释迦牟尼对弟子须菩提说的,意思是转轮圣王也同样有三十二种好福相。

另据佛经《四十二章经》记载:“(世尊释迦牟尼)于鹿野苑中,转四谛法轮,度憍陈如等五人而证道果。”意思是释迦牟尼佛得道成佛之后,就在鹿野苑那个地方开始传他的“戒定慧”佛法了,当时有憍陈如等五个最早的弟子听他讲苦、集、灭、道等“四谛”,后来这五位高足都得证阿罗汉果。现在很多人总是说释迦牟尼佛在鹿野苑初转法轮,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当时印度没有文字,弟子们先是口口相传。五百年后有了梵文了,再传弟子们才根据口口相传的东西回忆著进行“第一次结集”,把释迦牟尼讲的佛法用文字记录下来,整理成佛经。释迦牟尼讲佛法,讲“四谛”,这是事实,但他没讲自己转法轮。再传弟子们传说抄写中以讹传讹,就成了释迦牟尼佛自己转法轮了。

而释迦牟尼涅磐前,除了预言末法时期人类社会中的佛法被败坏,世人道德沦丧,面临着危机外,释迦牟尼还预言了新的觉者将重新下世传法度人:“弥勒当下世间作佛”。之后“天下泰平毒气消除。雨润和适五谷滋茂。树木长大人长八丈。皆寿八万四千岁。众生得度不可称计。”人类社会会有一个新的光明的开端。一个新的纪元将会重新开始……

佛法传入中国和弘扬

大约是在西汉末年、东汉初年,佛法传入了中国。史载,东汉第二个皇帝明帝好佛,当他梦见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后,便在公元68年派遣蔡愔、秦景等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经、佛法,并于第二年在洛阳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佛寺“白马寺”。明帝还聘请天竺高僧在此译经、传教,不少天竺僧人亦来到中国传法。

三国时期,佛教传到江南,东吴大帝孙权在亲眼见到僧人康僧会空瓶感应舍利降临的神迹后,下敕令建塔修寺,让康僧会师徒在其中传扬佛法。因为这是江东第一座寺院,便命名为“建初寺”,将寺院一带称为佛陀里。此外,孙权还建造了阿育王塔,供奉感应舍利,该塔就是明成祖朱棣后来修建的大报恩寺的前身。从此,孙权笃信佛教,江东佛法也日渐兴盛起来。2008年8月,在大报恩寺遗址地宫出土的铁函中发现了七宝阿育王塔等一系列世界级文物与圣物,内藏“佛顶真骨”。

魏晋南北朝至隋朝,佛教盛行,胡族后赵明帝石勒、梁武帝萧衍以及隋文帝弘扬佛法,修寺塔5千余所、塑佛像数万座,出家僧尼达50余万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即是对盛况的描摹。

到了唐朝太宗李世民时期,儒释道三教皆洪传。玄奘天竺取经,唐太宗举行盛大迎接式,当时长安日夜歌舞五天庆颂佛法普传、礼义圆明,唐太宗更派人协助玄奘译佛经657部,还亲自撰写《大唐三藏圣教序》。贞观十五年(641年),文成公主入藏,带入汉传佛经、佛像,使佛法亦在藏地弘扬。

而宋朝的宋太祖赵匡胤同样尊儒道、不杀言官文臣;明清永乐、康乾盛世,均以宽容、慈悲之正统文化信仰为核心值价。

可以说,自佛法传入中国后,除了“三武一宗灭佛”外,绝大多数皇帝对佛教均采取了宽容的态度,一些更是大力弘扬,还有一些皇帝本身就是信佛者。而灭佛的帝王分别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下灭佛诏、北周武帝宇文邕佛道齐灭、唐武宗李炎佞道废佛(史称会昌灭佛),以及后周世宗柴荣,发动全国灭佛,毁佛像铸钱,逼近百万僧尼还俗。

他们的所为也遭到了天谴。北魏太武帝被宦官所杀,时年45岁。周武帝身染恶疾,遍体糜烂而死,时年36岁。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长生仙丹过量药物中毒而死,时年33岁。周世宗病死,时年39岁,后周也随之灭亡。

然而,与历史上的“三武一宗灭佛”相比,中共灭佛更为惨烈,更具破坏性。

镇压宗教消灭肉体捣毁寺庙

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共为了全面推行其“无神论”的意识形态,对宗教展开了大规模的镇压和对会道门的取缔,焚毁了大量各门派的经书。中共还要求诸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等组织、帮派成员到政府登记并悔过自新;并称如不按期登记,一经查明,一定予以严惩。

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展开斗争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史称“肃反运动”,运动中打着“纯洁佛道教队伍”的旗号,杀一儆百,将不与中共合作的僧尼道士当作反革命分子逮捕枪毙。经济上的剥夺、政治上的压迫以及这种“罗织罪名、万人公审、宣判、枪毙”的恐吓,使很多僧尼站到了共产党的一边。

而中共对宗教的镇压,随着1966年文革的爆发,在“破四旧”运动中达到了登峰造极。“破四旧”指的是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当时,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都成为了红卫兵们的主要破坏对象。以佛像为例,北京颐和园万寿山顶有一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经“破四旧”,竟然都五官不全,无一完好。山西代县建1600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间的天台寺,以塑像、壁画珍贵而闻名,红卫兵们前去将塑像、壁画一扫而空。

再如陕西周至县境内,有一座楼观台,是两千五百年前老子讲经授学并留下传世之作《道德经》的地方。以他当年讲经的“说经台”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包括唐高祖李渊为他修建的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宗圣宫”。然而,在文革期间,不仅楼观台等古迹被破坏,道士们也全都被迫离开。按教规,道士出家后永不得刮胡子、剃头,有的还成了当地农家的上门女婿。

此外,世界佛教第一至宝、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亲自开光的三圣像之一:八岁等身像被捣毁;陕西法门寺良卿法师焚身护寺……无数寺庙被捣毁,无数佛像被摧残,无数出家人被迫还俗。

曾经遍地是庙宇道观的中国大地,在经历过文革浩劫后,早已是满目疮痍。而真修者,所剩也是寥寥无几。文革后进入寺庙修行者早已不知了修行的真谛。

成立中共宗教协会

五十年代,中共建立了完全受其操纵的佛教协会和道教协会,以其代理人占据要津,成为附属于中共的类似现在所谓八个“民主党派”的政治组织。这些协会在中共的组织体系中归统战部管辖,在政府体系中归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管辖,其目地不是为了繁荣宗教,而是为了控制宗教。

如中国佛教协会在其发起书开篇处即热烈讴歌中共镇压反革命,并“感谢这一切的领导者──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谄媚之相,与任何一个世俗组织相比都毫不逊色。此外,中国佛教协会在其成立章程中确立的宗旨明确要求佛教徒参加所谓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道教也与此类似。

佛教协会、道教协会在政治上投靠中共,自然也就按照中共的看法去解释教义。其代理人除了政治上紧跟中共外,亦将宗教庸俗化。

佛教被庸俗化

佛教称“佛、法、僧”为三宝,其中“法”即佛经。《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说,中共除了否定佛的存在、镇压迫害高僧大德之外,对于经典的破坏更为隐晦和阴险,这就是从内部祸乱佛法,而这也应了释迦牟尼的预言。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太虚和尚提出“人间佛教”的说法,主张“修行现代生活化”和“寺院现代学校化”,“现代化的佛教事业应包括工厂、农场、保险、银行、公司、所谓工农商贸”。这种打着“人间佛教”的幌子而将佛教彻底世俗化、庸俗化的做法,显然与佛陀原意直接相悖,并不符合佛教几千年来所要求的远离尘世欲望,追求心灵升华与超脱的修行方法。

然而,中共却发现“人间佛教”似是而非的说法恰好可以大加利用,只要信徒把关注“天国”的眼光转移到关注“人间”,那么中共就可以轻易编出更多的谎言,操纵教徒的思想。于是,“人间佛教”的传人、太虚和尚的弟子赵朴初就成为中共最理想的代理人。

赵朴初成中共代理人祸乱佛法

1949年中共建政后,早年接受共产思想的赵朴初代表佛教界,参加了中共首届所谓的政治协商会议,其后当选华东军政委员会民政部副部长等职。1953年5月,在中共授意下,赵朴初等在北京成立了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被选为副会长、秘书长,连任至1980年,其后当上会长,直至2000年死去。可以说,从中国佛教协会成立那天起,实权就掌控在中共大代理人赵朴初手中。

文革结束后的1982年,为了统一佛教界的思想,赵朴初在当年于南京召开的僧侣培训班上,称“对佛教徒来说,爱国爱教是完全统一的”。问题是,对于一个迫害宗教信仰、否定有神论的党,该如何去爱呢?

在1983年12月召开的佛教会议上,赵朴初在发言中颠倒黑白的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党的领导,各族佛教徒就不能充分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因此,我们无论从公民还是佛教徒的角度,都应该拥护社会主义,维护社会主义制度……。

在赵朴初等人的带动下,中国佛教协会将“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时时挂在嘴边。事实上,佛经中提到的“庄严国土”是指庄严佛国净土,“利乐有情”是指将“有情众生”渡化到涅盘彼岸,而绝非佛教协会所说的“积极参加祖国建设,努力为人民服务”。

赵朴初还称佛教中说的报“四恩”,其中就包括报“国家恩”。问题是信佛之人既然走入佛门,就是要抛弃父母、亲人等世俗中的一切,又怎会去报答什么国家、父母的恩情吗?而这正是宗教世俗化、人情化的表现之一。

此外,赵朴初还将人间佛教思想与社会主义思想相融合,认为佛教“人间净土”思想含有社会主义因素,因此鼓励佛教徒要更好的为社会主义服务。1999年还提出“宗教要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社会主义社会也要圆融宗教”。

为了让佛教进一步世俗化,在赵朴初的带领下,各佛教协会都在批判所谓“消极厌世、逃避现实的宗教观念”,让教徒相信建立人间天堂。这种说法与佛陀所说“苦、集、灭、道”的四谛妙法截然相反。

以赵朴初为代表的宗教协会的代理人以其在宗教中积累的资源从内部进行批判,歪曲释迦牟尼佛法的真意,远比中共从外部的诋毁有力得多。

结语

释迦牟尼佛预言的魔在内部乱其法,已应验在赵朴初等人身上,其恶果现在也已彰显:寺庙乌烟瘴气,充斥着色、欲、名、利,真正修行之法荡然无存,信众一片茫茫然,没有了对佛的信仰和儒家的礼法约束,中国社会道德更是极具下滑,天灾人祸不断。

而自称信佛的赵朴初,据说火化后,是一堆黑灰,并无其弟子希冀出现的那些得道高僧被焚烧后的舍利子。赵朴初到底怎么样,这个结果已足以说明问题。只是被误导的那些信众又该走向何方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