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考古学禁区》:重新审视进化论的著名证据

虽然有强大的社会力量维护进化论的权威地位,但是,进化论也确实需要证据,来回报这些支持,尤其是进化模式中缺失的那些重大的中间环节。一时间,全世界都在期盼这类考古学发现,但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证据,有的很显勉强,如果用他们对待另类证据的严格态度,实际上也是不能要的;更尴尬的是,有的证据竟然是假冒的超级骗局。这里,我们选取了几个代表性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1.轰动世界,而后被撤回的“爪哇猿人”

杜博斯(Eugene Dubois)在19世纪末发现了爪哇直立人,这是进化论研究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在这之前,还没有有关人类进化的明确画面。那时候,许多进化论者,还在寻找人类在上新世或更早时期存在的证据。随着爪哇人(现已被归类为直立人)的被发现,期待已久的缺失的进化线索在更新世中期的地层中出现了。爪哇人最终大获全胜,得到了进化论者的普遍认同,这之后,那些表明人类出现在更古老地层的证据就渐渐被打成了异端。

但是,这一重大发现的真实度又如何呢?现代研究者重新分析了爪哇猿人的化石原件,这件由杜博斯报导的著名化石包括一块颅骨和一截腿骨。有意思的是,尽管这两块骨骼的发现地点相距45英尺,并且发现地点还堆积了大量其它种类的骨骼,杜博斯却坚持认为,这两块骨头属于同一个人。

但是,1973年,德(M.H.Day)和莫里森(T.I.Molleson)对杜博斯发现进行了研究,他们宣布:杜博斯发现的爪哇人的腿骨不同于其他直立人的腿骨,实际上却和现代人类的腿骨差不多。因此他们认为,这截腿骨和那块爪哇猿人的颅骨很可能没有关系。

后来,杜博斯撤回了自己的发现。

2.臭名昭著的皮尔当(Piltdown)欺骗事件

皮尔当猿人被当作人类进化中著名的中间类型,在大英博物馆展出了40年。后来发现它竟然是一件众多专家的“作品”:

20世纪初,一位业余收藏家道森(Charles Dawson),在皮尔当发现了几块人类的颅骨。随后,大英博物馆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以及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等科学家,同Dawson一起参与了挖掘工作,又发现了一块像猿的颌骨以及几块较古老的哺乳类化石。Dawson和Woodward认为把发现的人类头骨和像猿的颌骨拼在一起,正好能够组成一个来自于更新世早期或上新世晚期的人类祖先,随后他们对科学界宣布了这一发现。

40年后,维纳(J.S.Weiner)、奥克雷(K.P.Oakley)连同其他一些英国科学家揭露了皮尔当人其实是个超级骗局,因为这个骗局是由一些具有专业科学技术的人一手炮制的。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惊人的名单:大英博物馆的Arthur Smith Woodward爵士、皇家外科医学会Hunterian博物馆的Arthur Keith爵士、剑桥大学地质学院的William Sollas以及著名解剖学家Eliot Smith,当然还有Dawson和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维纳后来写道:“在这一切背后,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强大而急迫的动力……一定有一种疯狂的愿望,希望能够填补那些对进化论来讲“十分必要”的缺失环节,以便证明进化论的正确……而皮尔当对于某些狂热的生物学家来说确实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皮尔当事件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除了包含一般的知识过滤过程,还涉及明显的在古人类学方面故意欺骗的事实。

3.更像猩猩的南方古猿

让我们再看看南方古猿的情况:大部分人类学家认为南方古猿是人类的祖先,它具有像猿的头、一个像人的身体,并且能像人一样直立和行走。但是,形态人类学家C.E.Oxnard,在1975年《自然》杂志的一篇文章中说,他发现这些更新纪灵长动物在结构上与猩猩相似,他还说:“似乎任何一种更新纪灵长动物……都不像是和人有什么种源关系。

Oxnard的观点并不新鲜。在20世纪早期,当第一批更新纪灵长动物被发现时,许多人类学家,如Arthur Keith爵士等,就曾拒绝接受它们是人类祖先的说法。但他们后来被压住了。Oxnard在《人类的规则》一书中写道:“当时一片混乱,争论这些生物是猿还是人,但最终,认为它们是人类的观点占了上风。这一结果不仅意味着相反结论的失败,而且这些结论赖以存在的那部分证据也随之被埋葬了”。

(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正见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