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河南维权人士董广平秘密转监 家属忧其安危

河南维权人士董广平的妻子谷书花获悉丈夫,据报迁到重庆偏远市郊的一座看守所后,对他的安危极度忧虑。(谷书花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近日,被中共当局以涉嫌“偷越国境”和“颠覆”等罪名关押近2年的河南维权人士董广平,据报已秘密转换至重庆市郊的一座偏远看守所关押。由于该看守所以环境恶劣著称,家属对董广平的安危极为忧虑。

过去2年,董广平的亲人朋友多次到重庆市第二看守所争取为他存钱,可是看守所坚持不收。近期他们更获悉,董广平已被转移到位于偏远市郊的南岸区看守所。这消息使董广平身在加拿大的妻子谷书花感到极度不安。

谷书花:这看守所里面关押的还有吸毒人员。我现在怀疑,把董广平转移到这看守所里面是不是和吸毒人员关在一起?这个地方很偏很荒凉,翻山越岭,反正在一个山沟里,状况能好到哪去呢?这个看守所会有什么样的好条件呢?

她对于董广平的安危极为忧虑。

谷书花:我太担心董广平的人身安全和生命安全。我都不知道这人还是否活着?还有没有健康?所有这一系列问题,我心里很不踏实。

董广平曾多次参与民主政治活动,包括3年前的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活动。2015年他逃到泰国曼谷,其后与另一维权人士姜野飞被泰国警方移交中国。董广平被控“偷越国境”与“颠覆国家政权”,但该案一直没有开庭审理。官派律师3个月前主动请辞,家属为董聘请的律师常伯阳也一直无法介入案子。

对于董广平案开审一再拖延,当事人也迁到另一看守所,常伯阳说,很无奈。

常伯阳:上面说的原因是看守所要进行改造,要把里面所有人都迁到别的看守所。实际上没有一点办法,也非常无力。因为这个国家的法律完全成为权力操弄的工具,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十九大之前,可能是官方想看十九大以后形势如何发展;现在十九大开过了,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