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众筹书店”风潮对政府的拷问

—由“众筹书店”引发的思考

作者:

在如今这个提倡“众筹”的“共享经济”时代,中国人似乎已在不经意间,开始为一些基本需求进行额外的支付了。说起来,“共享”与“众筹”这两个叫法不同,本质却十分相似的新生事物之间,最大的差别也就在于,前者是忽悠大家一起来消费,后者则是忽悠大家一起来投资。继“共享单车近期陷入倒闭风潮,无数人的押金随之付诸东流、讨钱无门”的丑闻发生之后,中国便开始换汤不换药的刮起创办“众筹书店”的风潮。

就在今年3月,陆媒有报道称,山西某大学毕业生“以消费型众筹方式吸引了100多位合伙人加盟,于2017年初创办了24小时不打烊的岛上书店”。对于如何进行“消费型众筹”,该报道称,“每一位岛上书店的合伙人都会拿到一张与投资等额的消费卡,该卡可直接用于书店内图书、文创、咖啡等商品的消费,投资金额越高,就可以享受越优惠的折扣,所有合伙人还可以在5年内得到与投资份额相等比例的分红”。

然而,与这家“所有合伙人都能拿到分红”的“岛上书店”略有不同的,是上周末在无锡开张的最大的实体书店,也是第一家“众筹书店”。相比山西那家投资分档为2万和2千的消费型众筹书店,无锡这家书店却在0.99元到99999元之间设定了7种认筹额度以供投资者选择。由于投资档次不同,因此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能“享有书店股份和每年分红”。“认筹0.99元的人最多,而所能享受到的福利只是书店价值30元的茶饮或咖啡任选1杯”。就连“9999元以下的认筹额度”,享受到的也只是“购书和购物的优惠”。

于是,我们不禁感到费解,此番众筹对一家书店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上面两家书店都不约而同的提供了除图书以外的文创、咖啡等商品的消费,并以此来吸引顾客买书,难道这就是一家书店的全部意义吗?更有意思的是,“岛上书店”的创办人已深刻的认识到,“书店的吸引力来自图书本身,过多商业化元素的加入可能会降低书店水准,造成忠实客户的流失”。也就是说,这位书店经营者十分深谙“没有好书,就办不好书店”的道理。若连忠实的客户都留不住,恐怕书店也就离倒闭不远了。如此,又何谈“股份”、“分红”呢?

或许,有积极参与书店众筹的人认为,自己并不是奔“分红”来的,而是奔“购书能打折”来的。或许,还有境界高远一些的会表示,“此举意在为更多人提供阅读空间”。但仔细体会就不难发现,这两种解释之间是存在矛盾的。

一个人买书往往都是为了拿回家或在通勤路上阅读,而这样的人是不会在乎书店是否又足够的阅读空间的。反之,那些不爱读书的人,又或者没有时间、更有囊中羞涩者,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光顾书店的打算,又如何能成为书店的目标客户群呢?其实,电子书的畅销恰恰说明了,热爱阅读的人并不会拘泥于非得在某一时间、地点进行阅读。尤其对忙碌的上班族来说,随时、随地抽时间或挤时间阅读,也不啻为一种既便捷、又高效的方式。

思来想去,能在书店花钱买咖啡、并有时间在阅读区坐下看几小时书的中国读者,究竟又有几人呢?如果在这类书店里消费的顾客,的确比坐在咖啡厅、手捧一本书阅读的更多,那么,我们真正要反思的,就不该是如何多经营几家咖啡厅与书店结合的众筹书店的问题了。而是应该提出声讨和抗议,在高速发展的现代中国,给老百姓提供的免费阅读空间为何会这么少?

如果说,那些有钱没时间的,可以选择买一台电子阅读器,在通勤路上更自由的阅读,那么对于那些有时间、却买不起书的中下层阅读爱好者,或者囊中羞涩、却需要充电的工薪阶层,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其实答案就在我们身边,那就是尽可能的多建一些公共图书馆。有资料显示,“中国平均每45.9万人才拥有一家公共图书馆”,而“美国每1.3万人就拥有一家”。“另一个国家匈牙利,它的国土面积和人口都不足中国的百分之一,但却拥有近2万家图书馆,平均每500人就有一家”。

我们不禁要问,中国成百上千亿的财政能任由贪官挪用、私吞,难道就不能拿这笔咱纳税人自己上缴的税费多建几家公共图书馆?更残酷的是,政府不仅在建图书馆这件事上从不上心,甚至还对那些自己拿钱、建免费图书馆的NGO进行各种限制和打压。2014年9月,因旨在为乡村青少年提供读书机会而免费开放的“立人图书馆”传来了被迫关闭最后仅存的两间、由此彻底结束运营的消息。背后的原因也就在于,过往的七年中,这家不愿在阅读、教育上图谋一丝利益的非政府组织收到了来自官方的无理干涉以及连番打压。

在如今中国因“各领域皆有腐败”所导致的实体经济萎靡不振的大环境下,任何“不图利”的初衷,都与中共一党治下,层层官员都在想方设法搜刮民众血汗钱的残酷现实格格不入。因此,尽管“几年前,电商冲击加上房租上涨,书店关门的消息接二连三”,但官方仍坚持认为“书店多元化经营很重要”。因此,无论是此前出现的需要交押金的“共享书店”,还是如今拉人办卡、入股的“众筹书店”,似乎都只在为政府能收缴房租、税费,而不是真正的让老百姓有书可读而努力存在着。

更令人感到羞耻的是,处心积虑要在国民教育以及阅读这类民生事务上牟利的,从古到今、纵观海内外,恐怕也只有中共政府这一家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