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政党 > 正文

袁斌:戈培尔妻子的理想歧途

玛格达彻底接受了纳粹思想,狂热地用纳粹思想毒害他人,而最终使自己和孩子也成为纳粹思想的受害者。图为约瑟夫‧戈培尔与玛格塔‧戈培尔夫妇。(维基百科)

古往今来,理想的光彩一直很诱人,但人生在世,光有理想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理想本身也有正邪对错之分。如果你选择了正确的理想,你的人生当然就会走在正道上,你做的事当然就会利人利己;反之,如果你在理想这条道上误入歧途了,选择了错误乃至邪恶的理想,你的人生则必定踏上邪路,最终以害人害己甚至遗臭万年收场。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妻子玛格达‧戈培尔便是个典型的例子。

对戈培尔,人们可谓耳熟能详,而了解玛格达的人就很少了。跟戈培尔一样,她也是一个狂热的纳粹分子,不但对法西斯主义死心塌地,而且对希特勒充满崇敬之心。她说:“我当然也爱我丈夫,但我对希特勒的爱更强烈,为了他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平时,她完全按照纳粹理想女性的标准履行女人的职责。甚至连她生六个孩子(此外还曾流产两次)也是按照纳粹主义的妇女观行事的模范行为。由于生了一大群日尔曼血统的孩子“赠与元首”,1938年玛格达成为首位获得“德国母亲荣誉十字勋章”的妇女。

这年11月9日,戈培尔策划了大规模迫害犹太人的“帝国水晶之夜”,接着又采取一系列越来越极端的反犹步骤,包括强迫犹太人必须佩戴犹太标志“大卫之星”等,加紧推行种族清洗活动。对此玛格达对女友说:“约瑟夫(戈培尔)给我的解释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第三帝国既然反对犹太人,他只能去完成交给他的任务,通过报纸和电台对付犹太人。元首想这样,约瑟夫只能照办。”

最能够体现玛格达对理想忠贞的莫过于她生命的最后一段。当时,苏联红军已经包围了柏林,纳粹政权即将灭亡,尽管如此,玛格达仍然忠心耿耿追随希特勒,和丈夫一起带着六个孩子住进希特勒的总理府地下室。

母爱可以说是天下所有女人的天性,但在玛格达这个女人身上,母性也要服从纳粹党性。身临绝境之时,她没有为自己和孩子们的命运流泪,然而当希特勒在地下室里从西服翻领上摘下自己的金质纳粹党徽给她戴上时,她却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1945年4月28日,玛格达在总理府地下室给她与前夫的儿子写下一封诀别信,交给德军女飞行员汉娜‧赖奇捎出,信中依然充满了可怕的狂热:“······上个星期天元首还想帮我离开这里。你了解你的母亲,我们有同样的性格,我没有丝毫犹豫。我们美好的理想破灭了,我所知道的一切美好、值得钦佩、高尚、优秀的事物也随之而去了。在元首和国家社会主义之后到来的世界,不值得我们为之生存,所以我把孩子们也带来了,让他们在我们身后的世界上活着,可惜他们了。我亲自给他们解脱的时候,仁慈的上帝会理解我的。”“孩子们是好样的。······他们在这里还算是一件好事,他们还能时不时地让元首露出笑容。”她在信中还向儿子发出告诫:“要忠诚,对自己,对别人,对你的国家都要忠诚,在一切一切时候!······要为我们感到骄傲,要尽量努力自豪、高兴地怀念我们。人总归要死,生命虽然短暂,但活得光荣、活得勇敢,不比在可耻的境遇里苟且偷生更好吗?”

5月1日,戈培尔夫妇决定自杀。希特勒的女秘书和爱娃的女佣请求把孩子们交给她们设法带出去,戈培尔不同意。所有的女人、炊事人员、办公室工作人员都进来向玛格达下跪,为孩子们求情,但玛格达冷酷地拒绝了。六个孩子(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才四岁)喝下安眠药后,由一名医生给他们注射毒剂而死。随后,戈培尔开枪自杀,玛格达也服毒自尽。直到死亡,玛格达都认为自己有权决定他人的命运,剥夺他人的生命,包括自己孩子的生命。这本身即是地地道道的法西斯主义!玛格达彻底接受了纳粹思想,狂热地用纳粹思想毒害他人,而最终使自己和孩子也成为纳粹思想的受害者。

回顾玛格达的一生,她对理想的追求可以说完全达到了奋不顾身视死如归的程度,只不过她自以为选择的理想是美好的,实际上却是极端邪恶的,这种邪恶的理想不但颠倒了她的是非,而且扭曲了她的爱憎,以至于让她完全丧失了人心,最终害了别人,也害了她自己。

跟法西斯主义一样,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极具迷惑性却极端邪恶的理想,其邪恶程度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就像玛格达曾经被法西斯主义理想洗脑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一样,许多受共产主义欺骗的人也被这种理想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今天,虽然时代和社会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中共还在继续用邪恶的共产主义理想蒙骗人,特别是蒙骗青少年儿童。

善良的中国人啊,请分清邪恶,千万不要在寻找和确立理想时误入歧途,重蹈玛格达的覆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Epochtime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