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林忌:推普机在香港挑起火头

香港的“推普机”已经完全走火入魔,有小学家长分享其子女课本,见普通话课竟教导学生把“再转乘巴士”,在课本上写为“再倒巴士”。这种古怪的用法,不但在香港从未听闻,甚至在使用普通话的大陆,“倒巴士”的用法也不常见;而“巴士”本身为香港的叫法,在大陆则叫“公交车”,这种混合北方口语与香港常用叫法的内容,绝对是不伦不类。

《十年·方言》剧照

近日香港亲共传媒又疯狂上纲上线,将浸会大学不合理的普通话课程考试引发学生强烈抗议,学生“占领”办公室,说成是“港独”挑起火头。

有报章发现,香港最受欢迎的几大学府,即港大、中大以及科大,还有近年不断提升排名的城大,都没有要求学生要考普通话考试,另外一些曾设立要求的也看似已经取消,例如理工大学;但岭南大学与浸会大学,却特别设立普通话课程,必须及格才可以毕业;然而问题来了,香港的语言环境接近九成都是粤语,读书则多数以英文,日常根本不需要使用普通话;既然在港读书的大学生,绝大多数都留在香港就业,那么为何这些学生竟然不需要考粤语能力证明试,却反过来要考没有需要的普通话语言能力证明,所为何事?

最令本地学生无法明白的,就是为何将近一成多的大学学位给了大陆学生就读,这些大陆学生都不需要读粤语、学粤语,完全脱离香港的环境,却既可以就此毕业,甚至申请签证留港工作。反过来绝大部份本地工作,都没有普通话的需要,却要强制本地学生考试?这种完全脱离现实与市场需要的做法,说明了这些大学的普通话毕业要求,要不就是无谓的要求,要不说是为了政治媚共的做法。

再退一万步好了,如果工作有需要普通话,那么其工作自然有相关语言的要求,为何要大学要越俎代庖,去强制学生考校内试呢?举例说不少专业的资格,都需要考取一些广泛承认的语言资格;例如在香港要修读投考律师的法律专业文凭,就必须在英文能力的IELTS试考获最少七分,这些资格要求自然有外界的评级机构代劳,而不是个别院校的校内试;而雇主也宁可相信这些统一的资格,而不是个别学校标准不一的考试,所以这些考试根本是既无必要,纯粹阻碍学生毕业。

根据浸大学生会及其学生的说法,以往有多名学生在这个要求特高的考试中,无法及时合格,阻碍毕业与搵工就业,于是曾与校方商讨改善;浸大校长钱大康就此曾承诺,会设立较简单的普通话豁免试,指这个考试“不须精通拼音,能流畅使用普通话对答即可通过”;如及格就不需要再读普通话课程;然而结果这个所谓“较简单”的豁免试,却只有三成的及格率,不少人都认为其“豁免试”标准,比外界的专业试更难,甚至连大陆长大的学生,也会因其“乡音”而非“标准京腔”不合格,那么这种考试是为了什么呢?

事实上香港的“推普机”已经完全走火入魔,有小学家长分享其子女课本,见普通话课竟教导学生把“再转乘巴士”,在课本上写为“再倒巴士”。这种古怪的用法,不但在香港从未听闻,甚至在使用普通话的大陆,“倒巴士”的用法也不常见;而“巴士”本身为香港的叫法,在大陆则叫“公交车”,这种混合北方口语与香港常用叫法的内容,绝对是不伦不类。

在香港的歧视本地语言政策下,粤语入文就说是“错误”;反之无论是再少人用,再与现实疏离的北方土话,即使完全违反汉字的用法,都可以算成“普通话”的一部份,而随意入文变成“正确中文”。抗议这种歧视粤语,“盲撑”普通话的政策,就变成了“港独”——唯一的合理解释,真相是这些政策,是中共殖民香港政策的一部份。那么反对中共的殖民政策,自然变成了中共口中的“港独”了——讲真话,反对殖民,就是“港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