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浸大学生普通话风波越演越烈

香港浸会大会被停课的学生刘子颀(左)和陈乐行参加集会(2018年1月26日路透社

香港浸会大学学生因对毕业试普通话要求及豁免试评核感到不满,发起占领校内语文中心行动,其间有学生以粗言责骂教师,校方勒令两名牵头占领的同学实时停学。该事件掀起社会广泛争议,令这一场风波,越演越烈。

随着事件迅速广泛发酵,浸大学生会将于周五(26日)发起游行,抗议校方滥用程序;而浸大传理学会亦发起联署,谴责校方无理处分及漠视学生要求。与此同时,多间大学学生会联同学联发表声明,对浸大校方的决定表示严正抗议和极为遗憾。

《环球时报》批意识形态冲突

另一方面,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周四(25日)发表评论员文章,批评浸大占领行动是一场“意识形态冲突”、“是香港部分人的本土化思潮侵蚀了大学校园、导致一些学生对学习普通话产生抵触情绪”。文章又指,在校园内动辄搞抗议活动,则是对香港极端反对派言行的模仿,少数人视之为“政治时髦”。而《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政文”周四亦有发文批评香港大学生“逢大陆必反”的毒不浅,行为“踩到了底线”,要求校方“必须严惩”。

两名被停学的学生包括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及中医学系学生陈乐行接受德国之声专访,剖白整个占领运动的始末及被勒令停学的感受。

普通话等同毕业的门坎

就读中医学系五年级的陈乐行对德国之声表示,自从2007年开始,浸大把普通话课程列为本地生必修科,所有本地毕业生必须修毕普通话课程,并需通过考试,才可以予以毕业。因此,普通话等同毕业的门坎,此举令不少浸大同学感到困扰。原因之一是本地学生从小学、中学合共已接受9年的普通话教育,基本上普话能力都掌握。然而浸大却要求同学要重修普通话,而考试内容却侧重拼音及音韵、反而不是平日的沟通能力,令合格率不高,同学们若考试不及格,便要重考,直至合格为止才可以毕业。

陈乐行表示,自己对普通话没有反感,而浸大大部份同学跟他一样,本身也不反对学习普通话,认为多学习一种语言也是丰富自己学识,并不抗拒。在他而言,由于中医课程许多教授来自大陆,平日上课的授课语言大部份用普通话。他们反对的是不合理的制度而已。

因此,陈乐行与浸大学生会于2016年在浸大进行一场公投,结果以大比数通过取消普通话为毕业的要求。为此,经过与校方反映,校方去年六月用推出普通话豁免试、合格者可豁免普通话毕业试,惟去年11月首批参加豁免试学生合格率偏低,学生的及格率仅得30%。上周三(17日)陈乐行与学生会到学校的语文中心抗议,要求校方公布评分准则,双方争持8小时。其后有关学生与职员争执的影片在网上疯传,片段中以粗言责骂教师,旋即引起社会广泛的讨论。浸大校长钱大康表示会严肃跟进。

陈乐行对德国之声表示,当日占领语文中心并没有任何暴力行为,与中心职员没有任何支体接触,也没有说粗辱骂老师,极其量是情绪上及言语表达上可能较为激烈而已。而另一名涉事学生之一、浸大学生会会长刘子颀向德国之声表示,承认当日情绪表现激动,因此已在另一个场合公开致歉,然而,刘强调占领行动中绝无威吓成分,对校方未调查先停学的做法感震惊和失望。

陈乐行又指,占领行动后,他前往广州中医院实习期间,其脸书上收到恐吓讯息,警告他“已经被党媒留意”、“会找人处理他”等句语。另一方面中医院亦收到逾百个恐吓电话,粗口辱骂接听电话的工作人,要院方把他交出来,更扬言要“杀死”及“解剖”他;尤幸中医院的老师自愿留下保护他。他于是透过一位议员随向校长钱大康发信,要求校方提供协助。钱大康周三上午回复议员杨雪盈的信件,回复说“在有需要时会提供协助”。然而,陈乐行称钱大康在记者会上,却向传媒表示没有收过有关求助。他批评钱大康对他的人身安全漠不关心,对他受恐吓不闻不问。

批评校方枪打出头鸟

陈乐行周四下午在多名浸大教职员及议员陪同下见记者。会上浸大宗教及哲学系高级讲师陈士齐表示,陈乐行在占领过程中并无说粗话长辱骂老师,反问校长钱大康把两位同学停学的决定是否有政治动机及政治打压。陈怒批校方“枪打出头鸟,因为是陈发起公投”,批评浸大高层及钱大康率先挑起中港矛盾。对于《环球时报》早前点名指陈乐行“带头不学普通话还恐吓老师、长期以来参与和策划港独”等指控,陈士齐强调陈乐行“没有搞港独”,怒轰《环球时报》的主笔及记者不称职,“单方面指控,这是文革手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