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广东律师隋牧青吊照听证会 数十人到场声援 未获准旁听

广东省司法厅外,警察设立临时岗哨,不准声援者进入会场。(志愿者提供)

.

2月3日,广东省司法厅举行吊销隋牧青(左)律师执业证听证会。(志愿者提供)

左起:中国人权律师谢阳、马连顺等专程到广州参加隋牧青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听证会,但被阻止旁听。(志愿者提供)

广东省司法厅本周六(2月3日)就吊销律师隋牧青的律师执业证,举行听证会。各地维权律师及民众二十多人当天到广州要求旁听,但被拒绝入场。隋穆青促请当局开诚布公地与他进行磋商。

本周六,广东省司法厅举行吊销隋牧青律师执业证的听证会。中国各地维权律师到场要求旁听,但被官方人员阻止。南京维权人士吴菊芳在广东司法厅门口抗议及呼喊口号,声援隋牧青。广东律师陈进学在司法厅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他作为为候补旁听者,未能进入听证会:“没有让我进去。大概有二十多名全国各地的律师和公民,没有被允许进入会场。丁家喜让他进去,他是作为证人,等候做证。还有文东海律师与蔺其磊他们两位律师旁听,之前只有14个旁听名额(官方安排人员)。我申请的时候他们说满了”。

听证会自上午9点30分开始,当事人隋牧青律师和代理人周泽律师、杨学林律师以及证人丁家喜律师进入会场。参加旁听的有文东海律师和蔺其磊律师,其余均为官方安排的人员。

下午一点多,丁家喜对本台记者说,他作为证人,只是告诉听证员,隋牧青律师是一个合格的辩护人;在法官多处严重违法的情况下,他多次申请、提醒、抗议但没有效果,进而愤然退庭投诉控告,他在努力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他的行为是合法的称职的,不应该受到处罚。他说:“我在听证会上说了几点,本来我(当年)出庭时涉及12个被告人,但是被分案处理,以至于每一个案子的被告人都成了主犯,明显是不公平的,也是违法的”。

一周前,隋牧青接到广东省司法厅关于要吊销其律师执照的通知,理由是他在过去的两个代理案件中有违法行为。当局指隋牧青律师近几年在代理“敏感”案件过程中所谓的数次违规、违法行为,包括2014年4月北京新公民丁家喜、李蔚案庭审时,作为辩护人的隋牧青当庭发言,未服从法庭指挥及退庭,存在实施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以及隋牧青与另一位当事人、四川八九民运人士陈云飞会见时私自拍照并对外传递文件。

听证会于下午2点30分结束。丁家喜说,周泽律师在听证会上向听证人员提问:“随后周泽律师就(当年)庭审的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提问。我也如实跟听证员说明了情况”。

丁家喜表示,隋牧青律师被吊销执业证,反映了人权律师的现实处境,如祝圣武律师、余文生律师等也被注销了执业证,这些处罚还会落到更多的人权律师身上。他们的共同点是,在公权肆意践踏法律侵犯个人权利的时候,依然坚守法治理念,竭力阻止公权的嚣张和无耻。他们的力量是如此单薄,他们的信念是如此执着,他们的努力是如此艰辛,让所有人看到希望。

隋牧青律师认为,广东省司法厅在没有向他发出预警的情况下下达对一位执业律师最严厉的惩罚,即将吊销他的律师执照,实在过于严厉。他认为自己代理过不少人权案件,是出于对当事人利益的考虑,从未有意要和当局作对。本台记者周六下午多次致电隋牧青律师,但始终无人接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