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王岐山将在中美关系中扮何种角色?

习近平在1月11日召开的中纪委二次会议上的讲话降低反腐调门,强调今后的突出重点是“从严治党”,即约束现有高官,保证不再出现贪腐分子,也在预示著2018年的反腐远非此前五年的程度激烈和困难重重,因此,王岐山另有其它职责也是顺理成章,其在“两会”期间被“选为”国家副主席的可能性最大。

1月29日王岐山当选中共人大代表,很可能在3月被任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复出”这件事的发展还有待观察。

日前,业已在中共十九大退下的王岐山再度当选新一届人大代表,昭示著其公开重返政坛进入倒计时,而围绕其未来担当何职,目前有两种猜测,一是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一是国家副主席。

2月5日,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刊文称,中纪委与国家监察委员会合署办公,国监委主任属于国家级正职领导人,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同级。资料显示,在中共官员级别序列中,隶属于正国级的领导人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既然中共已决定将国监委主任高配,那么在现有的政治局常委中,惟有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符合条件,没有进入常委的王岐山应与该职无缘。

此外,习近平在1月11日召开的中纪委二次会议上的讲话降低反腐调门,强调今后的突出重点是“从严治党”,即约束现有高官,保证不再出现贪腐分子,也在预示著2018年的反腐远非此前五年的程度激烈和困难重重,因此,王岐山另有其它职责也是顺理成章,其在“两会”期间被“选为”国家副主席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如外界所分析的那样,应是一个具有相当权力的副主席。近日,港媒有文章指其就任副主席后,或将涉入中美外交、港澳和群团等三大事务。笔者认为,以当前的中美关系走向和王岐山与美国政商界的关联,其在中美关系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是非常有可能的,对此,美国政商界也一定备加关注。

在谈及其在中美关系中的角色时,大家千万不要忘了王岐山一个名誉头衔: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名誉委员。该委员会成立于2000年,原中共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任名誉主席,成员包括61位世界影响力重大的跨国公司董事长、总裁或首席执行官、世界知名商学院院长、国内标志性企业家及国内财经高级官员。委员会主席为布雷耶,成员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现保尔森基金会主席保尔森、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脸书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以及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通用汽车董事长、麦肯锡公司董事、高盛集团董事会主席等。中共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央行行长周小川、阿里巴巴集团执行主席马云、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刘鹤等亦皆在其列。

去年美国总统川普访问中国大陆前的10月底,习近平专门在大会堂会见了该顾问委员会的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王岐山陪同会见。

据报,该委员会成员在过去的十四年内多次受到中共领导人接见。显然,该委员会海外委员能够受到北京高层的关注,正是因为他们背景不一般,且能对中美经贸关系发挥影响力。

而曾主管经济、作为名誉委员的王岐山与成员的互动应该也远超外界想像。比如2014年10月中共四中全会召开前,时任中纪委书记的王岐山专程会见了该委员会的海外委员。当时有消息称,中国经济情况不妙,大量外资撤出中国。因此提振市场信心是当务之急。

根据报导,王岐山称,观察一个国家,既可以从宏观出发,也可以从微观入手。廉洁的政府和规则公平的市场,是最好的投资软环境。他希望海外委员整合国际优势资源,在宏观和微观两方面为中国做出贡献。其潜台词就是:市场对此要有信心,外资企业要有长远眼光,继续投资中国。无疑,彼时尚任中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就充分利用其“名誉委员”的身份,藉由任顾问委员会委员的海外商业巨头向外界传递信号。

再比如去年9月,曾任白宫首席战略师的班农从香港专程飞往北京与王岐山秘密会谈,就是前高盛总裁、巴理克黄金公司董事长、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院理事会联席主席约翰‧桑顿牵的线,而桑顿正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的海外委员。

在川普政府渐趋对中共采用强硬的贸易政策之际,王岐山利用其与美国商界的特殊关联,进行幕后外交,进而影响川普贸易政策,是非常有可能的。只是效果如何,川普政府中对华强硬派是否软化,还有待观察。

除了与美国商界存在这样的关联外,王岐山与美国政界人士如前国务卿基辛格、先后两任财长亨利‧保尔森和蒂莫西‧盖特纳等都保持了长期的交往。2016年12月初,王岐山、习近平先后在北京会见了93岁的基辛格。据报,从2009年起,王岐山与基辛格多次会面。

基辛格的特殊经历以及对中共的了解和其因在美国为中共游说而在中国受到的礼遇,使其在美国政界有着特殊的地位。川普当选后不久,基辛格就与其会晤,双方就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欧盟的对外政策问题进行了讨论。

基辛格给川普的建议之一是不要就双方之间在贸易、南海或是任何其他什么地方发生的任何一个争论进行裁决,而是确定目标和希望得到的结果并与中共领导人展开对话。基辛格还告诉川普,毛泽东更加意识形态化,在这方面,习近平与毛泽东有很大的不同。

而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美国副总统彭斯参加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的之时,川普于2月8日再次会见了基辛格,此次是双方的第三次会谈,大陆媒体将其冠以川普“政治导师”的名头。会谈前,川普在自己的推特上透露说,他与基辛格的会面将会讨论朝鲜、中东和中国三方面问题。应该说,川普将就朝鲜问题听取基辛格的看法和建议。

如果王岐山未来涉入中美外交,其与基辛格的关系将不排除为其所用的可能,甚至借此与美国高层沟通。从这个层面上说,可以减少一些中美误判。但川普及其团队在多大程度上会听从基辛格的建议同样有待观察

不仅与基辛格保持长期的关系,王岐山与美国其他政界人物以及美国两党成员均有交往。2008年6月18日,彼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岐山在华盛顿出席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国商会等友好团体共同举办的晚宴并发表即席演讲。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农业部长谢弗、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劳工部长赵小兰、常务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等美国政要及美国工商界人士500多人出席晚宴。

此外,2015年5月,时任中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参加第八届中美政党高层对话的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团。

可以想见,这样的王岐山在未来中美关系应发挥不小的作用,但其困境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其背靠的是作恶多端、出尔反尔且不遵守国际规则、不尊重普世价值、无法获得国际社会认同的中共。事实上,中共体制成为中国现任领导层的最大制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