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取消互助献血 欲垄断血源?

日前,中共官方下发文件称,将在3月底之前全国范围内取消互助献血。专家分析指出,此举是为了垄断血源。

2月6日,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通知,要求北京市从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新闻发言人称,血液库存量暂时足够,不会影响医疗机构的整体运行。

不过,就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14日),北京一名白血病患者的家属在网上发长文表示,大量病人无血可输,正活活等死。该文引发大量关注。

2月15日,北京市卫计委对此回应称,已从其它省调剂了足够的血液,“可以满足临床需求”。然而同一天,又有血液病患及家属相继表示现实情况并无好转。

停止互助献血并不只是北京市卫计委一家。去年9月,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医疗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中要求,“除边远地区以外,各地原则上不开展互助献血,并于2018年3月底前取消互助献血”。

今年2月1日,国家卫计委向媒体表示,中国无偿献血工作发展良好,“已经具备停止互助献血的基础。3月底前全国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大陆媒体报导说,官方取消互助献血是为了打击血贩子及其黑色利益链。

抑制黑色利益链?

“如果是以互助为名为借口,搞贩血卖血为目的,那就应当是打击。”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医事法学研究所所长张赞宁对大纪元表示,“如果它又供不出血,又不让人家互助献血,这种一刀切的做法负面效应比较大。”

所谓的互助献血是指当病人需要紧急输血时,可以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然后再将血输给病人。

“互助献血是在缺血情况下的一种急救措施。”中国卫生部前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对大纪元说。

中国于1998年实施《献血法》,确立无偿献血制度的同时也确立了互助献血。

互助献血从献血到用血,一般只需要三天时间,流程也不复杂。陈秉中认为,互助献血中催生血头卖血等黑色利益链,是因为存在管理漏洞及医贩勾结,如献血者的身份审查不严格。

“医院也为了创收,把输血当成其一个来源,就靠‘血头’找献血源买血,如一个医院有很多个血头,而每一个血头手里都有好几个献血源,这些人实际上是在卖血挣钱。”陈秉中说。

业内人士认为,对这些问题不从制度的根本上解决,取消互助献血也难抑制黑色利益链。

“国家设的血站获得的无赏血以200块钱卖到医院,然后医院以超过500块钱一袋不等卖给病人,这里边没有任何公益,都是利益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大纪元说。

“说是无偿,但血站给医院的时候都要收钱的,以收取所谓的成本费,包括化验费、抽血的成本以及血站工作人员的工资开销,但这些费用应该是由国库来提供。如果是成本比较高,那就是等于国家垄断卖血。”

“另外,医院的费用只能出在病人的身上,还是要病人来支付,那献血就变为名不副实了。”张赞宁说。

一位匿名人士表示,中共号召人们无赏献血,它自己从中牟取利益。“从官方的角度来说,它不承认这个是黑色链条。”

垄断血源

“因为有人利用互助献血来买卖血就把整个都封杀了,在中国什么情况都有可能,也有可能它是为了垄断血源。”张赞宁说。

张赞宁说,中共当局规定医院无权自行采血,亲戚献血也不行,用血必须向血站申请调用,而血站又是由国家设立的专门负责采血的,“等于把血液垄断在政府的手里面,这就很容易造成权力寻租”。

这位匿名人士说,拥有唯一采血权的血站,同时控制着血液分配权,为了利益最大化,会将民众捐献的血优先分配给权贵阶层或是卖给生物制药的厂家。“生物制药从血液里边提取血清、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等,这里面就有一个产业利益链。”

匿名人士说,血液涉及的产业等各个环节全部都是跟利益挂钩的,不会有任何公益性,具体到血液的来源抽取、血液的使用(卖给制药厂或卖给医院到输到病人身上)这个过程都是很暴利的过程。“首先无赏献血简直就是无本生意,卖出去,只要是别人使用都是要收钱的,这是一个非常暴利的行业。”

匿名人士说,现在只能拿钱到血站买,没有也不允许个人去献血,治病救人、轻重缓急这种事情是从来不去考虑的,完全从政府的角度去想,从利益出发,“现在从行政命令上把这个血液的来源渠道等各方面都垄断了,而且这是国家从上到下的一个行政命令”。

这位匿名人士还表示,中共上层设计制度的时候都是考虑中共的利益,“国家下达这个命令就是要使整个产业垄断,政府的想法就是,通过垄断更多的东西可以取得更多的利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