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又一巨头网络“喊冤”:民营企业的N种死法

2018年似乎流年不利,开年没多久,民营企业“民告官”式震惊全国的事件个接以个,为民营企业的发展蒙上了阴影。

前不久,亚布力董事长毛振华“雪地陈情”,控诉东北国营企业垄断霸道打压民营企业,这种喊麦式的声泪俱下的现场直播,将经济下滑周期下民营企业的生存窘态赤裸裸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也在全国引起了一波“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经济衰退的大讨论。

然而,此事刚落,另外一件赤裸裸的民诉官的大戏已经上演。相比亚布力控诉的羞羞答答,委屈求情,这一次算是直接撕破脸,直面地方行政首脑——市委书记,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缓和的余地,让人震惊。

2月14日深夜,“太阳能微厨”微信公众号发布一条举报官员的文章。文章中,山东德州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陈勇“懒政”。该号是皇明集团运营的一个科普“太阳能烧烤”炉具的微信公号。

山东德州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网络图片)

举报内容中,黄鸣称陈勇新官不理旧政,门难进,脸难看,许诺给企业的土地不兑现,导致皇明集团面临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的风险。当夜,皇明方面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称文章已经涵盖了黄鸣所要表达的内容。

14日深夜,德州市长陈飞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我在出差,德州市政府一直很关心皇明的成长”。有知情者称,当夜,德州市政府紧急召见黄鸣,随后举报文章随即删除。随后,界面新闻再次联系皇明方面,相关人士称,“因纪律问题不再接受任何采访”。

这是继今年企业家毛振华亚布力陈情之后,第二位企业家把企业利益诉诸网路举报,这次不是经济下滑的东北,而是前段时间财政赤字受到网民质疑,引发北方经济再次衰退的大省——山东。

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目前网络都还算是重要的维权渠道。就像最近的陕西的一位侠客,在社会法失效后,只能依靠自然法复仇,追求自己心中的正义,确实让人唏嘘感叹。

就笔者看来,皇明集团的问题,追根溯源是由于轻信政府,过度投资导致了现金流紧缩,导致了经营和债务膨胀,最终走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

德州政府为了政绩,需要举办类似世界太阳能大会这样的会展来提升城市形象,营造升迁的资本。而作为北方太阳能的精锐,皇明太阳能需要这样的会展扩大市场知名度,营造品牌,提示在全球太阳能界的人脉和地位,至此双方一拍即合。

2006年,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在世界可持续能源大会承诺建中国太阳谷,承办2010年世太会。政府和皇明集团达成协议,皇明负责主场馆、主景区和配套设施的建设,先后投入20亿元。在德州政府的鼓捣下,皇明先后又投入10亿元建设太阳谷光热厂区,形成百亿产能。

至此,皇明集团为世界太阳城大会共投入资金30亿元。皇明倾尽了所有流动资金10个亿,并为此负债20亿元。

这让笔者想起了上世纪90年代史玉柱的巨人集团。当时巨人集团的风头,毫不逊色于今天的阿里巴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1992年,史玉柱决定要盖一座巨人大厦,当时计划投资一个亿盖一座38层的大厦。某领导视察之后,十分高兴的说了句:“这楼的位置不错,既然要盖,干嘛不盖的再高一点”史玉柱改变了主意,将38层的计划改为了54层。

然后广州传来个消息,说广州要盖个全国第一高楼63层楼。有人提议给史玉柱,我们直接盖64层,拿下个全国第一高楼。后来,因为某领导计划视察,有人觉得“64”这个数字不吉利可能影响不好,思前想后,干脆得了,直接70层。

从38层的计划,变成了70层;从计划投资2亿,到预算超12亿元,工期延长6年,这些变数可想而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巨人集团的保健品产品和娃哈哈打了一场官司,巨人告负,最终引发了预售楼花的退货挤兑,银行抽贷,1000万的资金缺口让巨人分崩离析。直到新世纪后,史玉柱才依靠脑白金还清当初的负债。

血淋淋的案例放在这里,黄鸣明显没有吸取教训。

为了这届世太会,黄鸣说“他做好了死的准备”。他称这让”中国扬眉吐气了一把,也让自己扬眉吐气了一把”。从此很多外国政要、媒体都开始成为太阳谷的常客。黄鸣自认为这是“头拱地”完成的最能代表他成就的事情。 

然而,这种“爽”是有代价的。这种超出自身力量营造的“假大空”繁荣的新装,终究会被小孩的实话揭穿。皇明集团没有将利润和风险指标纳入企业管理体系,盲目草率的负债投资,导致了投资收益极低,现金流紧张,企业上市无法实现,引来了巨大的债务风险。

2017年9月份,德州市经济开发区强行拍卖许诺给皇明的置换土地。先期100亩土地变性为商业用地,已被政府高价拍卖,后期1200余亩土地仍计划拍卖。政府的违约,让皇明的土地资产无法盘活盈利。

自2017年9月起,黄鸣向市委递交书信二十多份,石沉大海。黄鸣亲自上门找陈勇,连连吃了闭门羹。最后他去德州市两会现场驻地堵截陈勇。市委书记陈勇接受了他的一份缓期银行追债的报告,便关门离去。

有知情者称,政府正筹集40亿资金有意接盘皇明集团,逼黄鸣退股。股权受到威胁,最终导致了黄明的破釜沉舟,实名举报。

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离不开市场体制未覆盖的灰色地带,离不开地方政府威权式的扶持和政府性银行的资金支持,不管是产品的山寨模仿,还是扩张阶段地方政府的扶持,还是钻营市场的灰色地带,都为民营企业原始资本积累和做大做强提供了支撑。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经济处于上行周期,蛋糕越做越大,以上诸多因素会导致民营企业发迹的优势;而在经济处于下行周期,蛋糕越做越小,以上因素正反手成为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瓶颈,曾经占据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正在作最后的挣扎。

而如何处理与市场的关系,正是关系大多民营企业生死存亡的重中之重。没有健全的市场法治,民营企业只能通过和政府靠近,获取各类资源,寻求保障,就像曾经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盛宣怀等。而不在法治框架内下活动的政府,最容易一届班子一套政策,政策没有延续性;或者一套班子几套政策,反复无常,政府正在成为民营企业难靠的冰山。

当年的巨人集团因为领导一句话改变投资计划而最终破产,皇明集团因为德州政府举办世界太阳能大会而举债投资,如今也都到了危险的债务边缘。

这是一个流行网络伸冤的时代,亚布力、皇明是第一批,但绝不是最后一批,大戏正在上演,拭目以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