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滕彪:“用李明哲案件恐吓整个台湾”

台湾公民李明哲在大陆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褫夺公权2年,目前被关押在中国赤山监狱。在他被抓一年后的今天,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在台北接受了德国之声中文网的专访。

德国之声:这次来到台湾有什么行程安排?

滕彪:来台湾有几个活动,包括今晚(3月19日)声援李明哲的座谈,另外就是清华大学演讲,还有参加星期六、星期天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的活动十周年的活动,有一个关于台湾、香港、澳门、西藏、新疆的活动。

德国之声:李明哲被捕一年,目前正在服刑。怎么看这个案件?

滕彪:这个案件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案件。从一开始,中共就是出于政治考虑来抓李明哲,之后重判李明哲。他被重判五年。尽管在外界的抗议和声援之下,中共还没有任何想要提前释放他的意思。一方面,他在监狱里边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外界也很不容易知晓。他的太太想探望他也曾经被拒绝。中华民国政府方面,施加压力应该是比较关键。但问题就是,中共现在对国际上对人权方面的压力愈来愈不在乎。它想要用这种案件恐吓整个台湾、来恐吓所有想要帮助中国推进公民社会、推进民主的外国人。

德国之声:中国两会中透过修宪废除主席任期,习近平也高票当选国家主席。中国接下来对于言论自由的打压和民主自由的限制似乎更大,你觉得中国未来的政治情势如何?

滕彪:习近平成功地修宪并且全票当选国家主席,将会成为终身的元首。中国正大踏步地向极权主义迈进。很显然,中共对民间的各种抗议活动、维权活动将会更加残酷的打压。民间活动的空间会大大地缩小。这样的话,整个中国的社会矛盾会积累下来,民怨得不到表达和发泄的渠道。所以习的这种作法大大地增加了中国政治的不确定性。从国际角度,愈来愈认识到中共已经是一个完全的独裁体制。同时,中共在经济上、军事上和国际地位上又非常强大,这样的话,对国际秩序、对整个全球的自由民主是非常大的威胁。西方国家还没有做好准备去应对中国的威胁。

德国之声:中国官媒总是报导中国人拥戴国家主席习近平,你是否有接收到中国国内的实际状况?中国本地的维权人士的想法是什么?

滕彪:作为关注人权的律师和学者,我特别在意这些反对的声音。有一些人在推特上表达他们对这个事情的反对、抗议。甚至有人在国内的校园贴出海报。像李大同等等也都是公开表达抗议,还有胡佳等等。但是从全国范围来看,这种声音是极其微弱的、非常非常少的。中国有14亿人,绝大多数人都不敢公开去表达他们对习近平的不满。大多数人不敢说话。还有很多知识份子像是人大代表,公开有说话平台的这些人,他们推波助澜来搞个人崇拜,把习近平拥戴为伟大领袖。这种趋势发展下去的话,愈来愈像毛泽东时代了。

德国之声:您全家在异乡美国流亡生活的状况如何?

滕彪:在美国已经三年了,我没有申请政治避难,而是申请杰出人才签证,已经被批准了。在美国生活要适应新的环境,但我做的事情和思考的东西还是和原来差不多,就是在关注中国的人权、宪政、法治,也参加很多活动来让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德国之声:如何在海外推动民主运动,跟在中国本地进行推动有否落差?

滕彪:从两方面讲,一方面有一些工作更适合由海外来做,因为在国内风险太大。比如说参加一些街头抗议或是接受一些敏感问题的采访,还有去国会、去各国政府部门游说,还有向西方人权机构提供讯息。都是我能更方便做的。但是总的说来,国外不是做推动中国人权事情的主战场。主战场还在中国。中国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的残酷打压之下,民间的空间愈来愈小了。很多人没有办法继续做事情。当然还有一些非常勇敢的人在坚持。但是人数少得多,风险也大得多。很显然,维权人士现在面对一个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刻。

德国之声:您如何透过组织性合作推动中国民主发展?台湾扮演怎样的角色?

滕彪:我和各种推动中国民主还有关心中国人权的团体都有群体合作。包括藏人、香港、台湾和维吾尔族等等。台湾实在非常特殊,也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也有很多方便来推动中国的民主人权。另一方面,台湾也面临中共威胁、面临渗透,推动中国人权和民主化对于台湾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德国之声:台湾人谈到中国常陷入统独争论。您观察台湾人是否关心中国民主化?

滕彪:现在愈来愈多的台湾团体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李明哲当然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我们都非常感谢他、敬佩他。但是也有台湾人不太关心中国的情况,中国的任何情况他们都不关心,认为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当然从我个人来说,我完全支持台湾人的选择,包括独立建国。但问题就是中国这样强大的专制政权存在,台湾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的国家。应该通过媒体、通过教育、通过民间NGO,来让更多人认识到这一点。

德国之声:中国不断提供惠台政策,台湾推动中国民主是否将更困难?您是悲观还是乐观?

滕彪:从短期来看,现在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中共向更极权、更野蛮的方向发展。整个西方社会也是采取一种类似绥靖政策。关注经济贸易、关注其他议题而不太注重人权。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我也不完全悲观。因为中共的体制是反人性、反人类的。一切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人都会站出来反对,现在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一个全球化时代,中共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重新恢复极权体制,难度是非常大的,而且它自身也面临各方面的危机。中国人实现自由民主是必然的,只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什么时候完成。从长远来看,还是乐观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