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重读唐诗三百首 看唐代诗人如何优雅的表达“他乡遇故知”

古人曾说人生四大乐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而在这其中,他乡遇故知应该是最难的,因为这要涉及到机缘巧合,还要看双方各自的造化。毕竟在古代的时候,天下之大,人口之多,再加上极为不便利的交通和通讯条件,在他乡遇到故知的概率实在是太低。

当然他乡遇故知,不过是一种通俗的说法。这一种情感,历来为人们所重视,尤其对于那些本就敏感、本就情感细腻的诗人们来说,如果真有这样的经历,不妨大书特书。且看:

天秋月又满,城阙夜千重。还作江南会,翻疑梦里逢。风枝惊暗鹊,露草覆寒蛩。羁旅长堪醉,相留畏晓钟。

这首古诗题目就是《客夜与故人偶集》(或为《江乡故人偶集客舍》),作者就是唐代诗人戴叔伦。这首古诗,就是一个完整的他乡遇故知的故事。

作者戴叔伦在江南就职,因为工作的缘故,需要经常外出办事,但是就在一个秋天的夜晚,在一个旅店当中,偶然碰到了多年未见的旧相识。无论作者还是朋友,俩人都满心惊喜。然而,由于各自都还有事情要忙,第二天就要分别,两人彼此不舍,尤其对于诗人来说更觉得满心惆怅。这首古诗就写于这样的背景之下。

“天秋月又满,城阙夜千重”,这两句写的是两人相聚时的季节和环境。又是一个秋天,又是月圆之日,城中夜色已经越来越深了。作者从天气从季节开始写起,给这首古诗奠定了一种情感基调,那就是月华如水淡淡的忧伤。

“还作江南会,翻疑梦里逢”,这两句直接就写出了诗人和朋友之间两人的相遇。因为此地,远离家乡,而且两人又多年未见,所以此次在江南相遇,在作者看来,几乎就是就是在梦中。就是好友却分别多年不得见,乍一相见实在是不敢相信,作者内心的苦涩是显而易见的。

“风枝惊暗鹊,露草覆寒蛩”,这两句还是写的秋色,但是因为涉及到两人要离别,所以诗中的情感基调十分的凄凉。秋风吹动树枝,惊动了在树上筑巢的鸟。秋草之上都被打满了霜雪,一片萧瑟凄凉,更有呐苟延残喘的小虫在悲鸣。

此情此景,是诗人内心最真切的感受。多年未见,好容易相遇,却又马上就要分开,实在是不舍。因为不舍,是人的内心才会如此的悲凉,也才会注意到现实生活当中这些萧瑟的自然景象,毕竟,这一画面是作者此时此刻最想表达的内心所想。

“羁旅长堪醉,相留畏晓钟”,这两句归到各自的生活境遇当中,两人是同乡两人是好友,分别多年以后,两人依然客居他乡,身世飘零,宦海沉浮,两人都不尽如人意。如此背景下两人的相聚,可以,多少给彼此带来一些安慰。至少两人可以彻夜畅饮,不醉不归!

遇到多年未见的一个老朋友,而双方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对于彼此来说都是莫大的安慰。因为在今天,我们见到了太多这样的故事:两人分别多年,再见时对方却变的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对于戴叔伦和他的朋友来说,拥有彼此的友情,其实比他乡遇故知更值得让人高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搜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