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走津巴布韦旧路?南非马克思政党逼白人交出土地

白人农民控诉政府强逼他们交出土地。(互联网图片)

南非民权领袖曼德拉离世4年后,黑人平权另一先锋、曼德拉前妻温妮上周一(2日)辞世,也让世界关注到南非种族冲突悬于一线的危机。南非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政策,从民生和政治,都可看见黑人赋权的果实。但如今在政坛掌权的黑人,却希望进一步扭转逾7成农地由白人掌控的情况,国会通过容许修宪以强征白人农地,令南非这片经济上仍是白人至上的土地,上演一场“400年大逆转”。

“莫得寸进尺!”(Genoeg Is Genoeg!)

自本年初起,南非各地有白人带同十字架上街示威,有的甚至哭着跪地,坚称农地是其祖先以真金白银买下,不愿就此放手。

白人权益组织陆续以上街示威、静坐等方法,扞卫他们认为是由他们祖先遗留的权益,以及抗议白人农民所遭受的暴力对待。主要由白人成员创办的组织“AfriForum”,早前在美国白宫和欧洲议会的网页撰写请愿信,指南非白人面对一场“种族清洗”,举出种种白人农民遭黑人血腥虐杀的例子所为佐证。他们批评ANC违反曼德拉当年对保护少数族群利益作出的承诺。

奉行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经济自由战士”(EFF)今年在国会提出,南非务必把财富重新分配一次,让占逾80%人口的非裔国民,分享“少数族裔”白人的农地。政党领袖马莱马高呼一句:“达成和解的时代已经终结,是时候要谈公义。”

在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的倾力支持下,议案最终以241票赞成,83票反对,正式通过议案容许国家修宪。总统拉马福萨去年竞选总统时,正以白人和黑人之间的农地分配为政纲卖点,他坚称征收农地并非针对白人,政府的打击目标是非法移民及罪犯。他早前声言:“我们必须确保我们重新建立尊严,不向抢夺我们土地的罪犯作出任何赔偿。”

走津巴布韦旧路堕落还是新转机?

有评论也认为当今南非的征地举动,正拉扯自身踏上津巴布韦的后路。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去年下台,结束30年铁腕管治;他2015年曾承认自己于2000年发起的无偿征收白人土地政策错漏百出。穆加贝当年颁令,收回4000幅主要由白人及政坛异己的农地。政令出炉前,当地农业收入占全国出口收入40%,但其后10多年却急速转为须完全依赖外国农产的粮食纯进口国,至2016年形势始见曙光。

本年二月才刚下台的前总统祖马,现时背着敲诈、洗黑钱和贪污等16项罪名,仿佛踏上穆加贝的旧路。面对政局未定、经济颓坏及立法首都开普敦乾旱,再加上白人农民控诉,南非人又是否真的可以凭一次总统替换来如愿踏出困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