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袁斌:党化了北大的嘴脸

最常见也最无耻的招数就是以关心学生的名义把第二关无效的威胁意思传递给家长,让学生家长来阻止学生一意孤行。在联系、通知家长的过程中,会于无声处施加压力,让家长感觉到事态严重,严重到必须高度重视,拼命都要把孩子从悬崖边拉回来。通常家长把压力传递给孩子,侥幸闯到第三关的刺头学生95%只好缴械投降。

关于岳昕等北大同学申请资讯公开后遭校方迫害一事,几天前我写了篇《保护自由的北大与践踏自由的北大》,现在觉的意犹未尽,干脆再絮叨几句。

什么叫践踏自由的北大啊?换个角度看,其实也就是共产党严密控制下对青年精英进行奴化教育的北大,党化了的北大。这样的北大当然是傲慢、颟顸、愚蠢的,所有在它眼里有损于北大形象的自发行为,不管是学生的还是老师的,都被它视为对自身权威的挑战,不管你主观上有没有挑战它的意图。一旦这样的自发行为是群体性的,又受到了外媒的关注,那就更不得了,那就很可能成了受敌对势力煽动和支援的有组织有目地的行动。这次的申请资讯公开事件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吗?

我完全同意唐映红女士的分析,从这个例子来看,北大对付此类事件的总原则乃是以维稳思路压倒一切为考量,具体招数则是三板斧,即:压、吓、阻。

何为〝压〞?就是利用学工系统对学生进行压制。学校责成学院,学院责成学工系统。一般的程式是辅导员、班主任以及分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一起着手解决。而学工系统惯常的作法不外乎约谈三招。一、年轻人不要偏激;二、要站在大局、全域看问题,不能一叶障目;三、当心被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利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加上语重心长状、推心置腹状、真正关心青年学生状,一般来说,这第一关〝压〞能让95%以上给学校官方带来挑战的学生偃旗息鼓,顺利把事情在基层学院处理掉。

何为〝吓〞?就是由校方相关部门,通常包括校团委、宣传部、学生科、教务处、校办等相关职能部门会商,查看那些没被〝压〞住的刺头学生的学籍档案,看有没有把柄或者软肋。如果曾经有过处分,那么拿出来小题大做;如果学生有保研或者拟出国需要学校开具相关证明,那么就可以拿出来拿捏。如果实在没有把柄或者软肋,那么就可以不能延期毕业作为威胁手段,总之以权力姿态进行恐吓、威胁。侥幸闯过第一关的学生绝大多数会在这一关铩羽而归。毕竟读了四年,临近毕业,闹这么一出,得不偿失。

何为〝阻〞?就是由校级官僚的联席会议拍板决策,动用一切可能的资源对那些既没被〝压〞住也没被〝吓〞住的学生进行〝阻杀〞。最常见也最无耻的招数就是以关心学生的名义把第二关无效的威胁意思传递给家长,让学生家长来阻止学生一意孤行。在联系、通知家长的过程中,会于无声处施加压力,让家长感觉到事态严重,严重到必须高度重视,拼命都要把孩子从悬崖边拉回来。通常家长把压力传递给孩子,侥幸闯到第三关的刺头学生95%只好缴械投降。如果刺头学生的家长有重病的,那把压力从重病家长处再施加给学生的效果更好;如果刺头学生的家长有体制内官僚的,以组织的名义做工作,可以给家长施加更大的压力。

可以说,这三板斧岳昕都挨到了,也都闯过来了。但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三板斧充分凸显了党化北大的嘴脸,那真叫是邪恶、无耻、无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