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洪博学:挑战普京的不怕死商人

我们经常错误认知;商人唯利是图,所以没有祖国,既无祖国,就很“中立”,这种想法,只有在全世界自由和平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中国和台湾,不对等交流下,留在中国,被老共掐住脖子的台商,所谓祖国,就是掌控商人生死的老共,不是吗?有多少中国和台湾商人的财产,一夕间就被老共充公,这一切都是错误的爱国心惹的祸。

从突尼西亚掀起的茉莉花革命,所谓的第四波民主浪潮,因为手机的运用,增加了资讯传播,和群众集结的速度,可惜,这种科技,已经被统治者作为监控人民的工具,也导致民主的退潮。但是,追求自由既是人性,如同美国开国之父杰佛逊所言;“我宁可追求危险的自由,也不愿享受奴隶的安静”。

于是,反独裁的返祖现象,就出现了,五四当天,一位老北大人樊立勤,用毛笔写下24张控诉习大王的大字报,贴在北大校园,众人围观,十分钟后,樊立勤就被公安带走,在中国围墙之内,嘴巴只能用来吃饭,眼睛还必须装睡,没想到,自由民主的台湾,这种返祖现象也出现了,民视频道全面遭受系统商下架,影响北中南收视户,已经有76万户,电视开天窗时间,还在持续,等待协商。

所以,民视节目主持人,只好把麦克风带到台中“户外开讲”,这是另外一种大字报型态,于是,有人难免怀疑;台湾宽频系统商,背后郭大老板,充当中国干预台湾言论自由的打手,过去,反对党高喊;党政军应该退出媒体,却忽略了染红大企业家,也必须退出媒体,今天,发行狗叫报纸的报老板,在中国发迹后,用金钱控制中字头报纸和电视,如果再加上郭老板,台湾的言论自由,一旦全面沦陷,反对中国并吞的声音,彻底被消音,只剩下骂台湾,歌颂中国的言论,到了那一天,中国大军长驱直入,控制台湾日子,就不会太远了。

我们经常错误认知;商人唯利是图,所以没有祖国,既无祖国,就很“中立”,这种想法,只有在全世界自由和平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中国和台湾,不对等交流下,留在中国,被老共掐住脖子的台商,所谓祖国,就是掌控商人生死的老共,不是吗?有多少中国和台湾商人的财产,一夕间就被老共充公,这一切都是错误的爱国心惹的祸。

1998年,一位美籍华裔邵裘迪,想为中国做一点善事,所以,来到上海,从事医疗器材进口业务,当时,从美国进口医疗仪器关税17%,加上营业税15%,税金很高,但是,他忽略了还有一条上海政府自己附加的;“特别审计费”6万美金,这笔钱就是敲诈费,好听点叫红包,用来给政府官员,朋分花用的钱,邵先生坚持不缴6万美金,结果,邵先生被以逃漏税罪名,关进牢里,邵先生的美国家人,来上海探视,开庭的时候,律师暗示邵先生家人说;“法官说只要缴一笔钱,就可以无罪开释”,但是,邵先生的家人坚持不缴,他们说;“美国法院没有这种文化”,结果,邵先生被判了16年徒刑。

2005年,关心中国司法人权的孔杰荣教授,知道这个冤案后,利用关系找到中国最高法院,为这个案子召开了一次司法讨论会,结论是;这个案子审判过程充满瑕疵,孔杰荣以为案件重审,平反有望,结果也是白高兴,这不是司法问题,是党国颜面问题,台湾的郭瑶琪案件,不也是如此。

2008年,中国申请到奥运举办权,美国再度和中国政府谈判,邵裘迪终于被释放,不愿意缴这6万美金的黑牢代价,一共10年,邵裘迪说,我虽然喜欢中国,但是,我此生不会再进入中国。

小商人在极权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下,沦为肉票,任人打杀,自不待言,你和中国签署一千次投资保障协定,也是白签,这国家政府不会把你当真,你照样投诉无门,除非你是大尾商人,像郭文贵,可以有力气整回去,老共对付郭文贵,就踢到铁板。

这位理解中国党国官商暗路的老郭同志,因为财产被抄,家人和公司职员,被关进牢里成肉票,一气之下,投奔美国,砸大钱,搞了一个郭媒体视频,按照三餐骂老共,能否搞倒老共,还不敢讲,但是,老郭至少出了一口鸟气,有这种气魄,也只有大商人办的到,但是,郭文贵不是第一人,还有一个美国商人比尔布劳德,比起郭文贵还要牛。

比尔布劳德有一位赫赫有名的祖父,名叫厄尔布劳德,美国堪萨斯州人,年轻时就组织工会,被苏联的国际共产组织看上,1926年,国际共产组织邀请厄尔,到莫斯科访问,厄尔来到莫斯科后,爱上金发美女瑞莎,两人结婚后回到美国,1932年,厄尔成为美国共产党的头目,并且两度参选美国总统,1950年,美国反共氛围下,麦卡锡主义席卷,厄尔被牵连入狱,厄尔的太太下定决心,以后不准儿子碰政治,厄尔的儿子菲立克斯,从麻省理工毕业后,进入普林斯顿研究所,成为有名的数学家,但是,比尔不像父亲,他喜欢商业,1996年,或许身体中有俄罗斯基因,比尔在苏联崩解后的冒险年代,来到莫斯科,并且成立一家赫米塔吉资产管理公司,1997年,因为索罗斯对亚洲金融货币,进行狙击,引发亚洲金融风暴,并非处于金融震央的俄罗斯,经济体质太弱,也被波及,比尔公司逆势操作,购入大量资产,变成世界级的投资者,赫米塔吉逐渐坐大。

我还记得这一年,是俄罗斯经济动荡时代,在金融风暴之下,所有外商外资撤出莫斯科,央行卢布和美元汇兑,也停止操作,我的信用卡一夕间停用,这时候我才想到;必须结束在俄罗斯的调查采访工作,赶紧逃难,莫斯科首都机场人潮汹涌,宛若末日降临,机票涨五倍,就算买到机票,也没有机位,我只好搭上西伯利亚铁路往东逃难,依照我交给苏联和中国预先旅行证件,我手持车轮牌护照,只能一次过境中国,进入俄国,然后离开俄国回到日本,转机到台湾,而现在搭上往东逃难的火车,最后在哈巴洛夫斯克停下来,我身上只剩下可以住一晚旅店卢布,在一家民工旅馆,遇到一位来打工中国农民,聊天中,他知道我来自台湾,一直说国民党好,我心想;并非住在台湾就是国民党,他知道我的困境后,主动掏出一百卢布帮助我,才可以让我有了后继旅费,进入中国转机回台。那一个冬天,一生中无法忘怀,我在受难,比尔却大发利市,生命交叉故事,就是如此。

赫米塔吉资产管理公司,已经达到百亿美元,2000年普亭上台执政,一开始喊出终结经济寡头垄断,比尔以为普亭是正直的人,于是把俄罗斯许多金融弊病揭露;例如:俄罗斯联邦储备银行涉及内线炒股,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低估产值,勾结寡头收购,造成国家损失等等,没想到;这些被比尔揭露打击的经济寡头,就是普亭朋党,2005年,比尔被俄罗斯国安局驱逐出境,2008年,留守莫斯科,为比尔看管公司的律师谢盖尔马尼次基,被苏联国安单位逮捕下狱,2009年,马尼次基在狱中被殴打致死,比尔所有财产,被俄罗斯侵吞,普亭还送给比尔一个罪名,1997年制造金融风暴,这个事件激怒了比尔,比尔决定用一生力量,杠上进化版独裁者普亭。比尔到美国进行国会游说工作,把俄罗斯如何迫害外国商人,和维权律师故事,告诉全世界,经过三年努力,2012年,“马尼次基法案”在参众两院通过,普亭派了庞大访问团到美国,企图阻止法案,却没有结果。

比尔继续游说加拿大,也加入这个法案,虽然是美国国内法,但是,美国可以依此法,对侵害外商和合伙人权益政府,进行经济制裁,这一年,普亭第三次当选总统,为了报复比尔,俄罗斯政府对比尔发布“红色通缉令”,并派出特务杀手,要干掉比尔。

比尔工作还没完,为了报答正义的马尼次基,比尔写下了在俄罗斯的故事“红色通缉令”,比尔说;“普亭和他的手下很可能把我暗杀,我唯一的反制手段,就是这本书,有一天,如果我被暗杀,你们就知道凶手是谁”。

比尔对俄罗斯独裁进化2.0版国家的形容,只有四字;“残忍欺骗”,书中举了波兰卡廷森林大屠杀的故事为例:1940年4月,驻守白俄罗斯和波兰边境的一位苏联警察瓦希里。米哈伊洛维奇布洛金,接到命令处置7,000名波兰战俘,于是,瓦希里在木屋中以手枪枪决战俘,经过五天,途中换了一次枪,一共7,000人丧命,尸体被埋在边界卡廷森林,二战后,尸体被发现,苏联第一时间把责任和凶手,推给战败国德国,一直到1990年苏联崩解后,档案文件面世,令全世界激愤,要求俄罗斯转型正义,追求真相声浪大起,但是,到了普亭上台,所有文件和档案全部被销毁,今天,俄罗斯会回归独裁专政,监控人民言论自由,用黑布盖住人民眼睛,从这个故事就看的出来了。

台湾人民正在呼吁:政府主管单位“还我台湾眼睛”,但是,已经被老共控制的商人,我们实在无法期待;要求每一个商人都具备像比尔的勇气,似乎有点苛求,所以,沦陷在中国大商人,只能继续充当“用黑布盖眼睛的帮凶”,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被老共绑架的商人无法期待,但是,中华民国政府至少应该拿出一些手段,除非民进党真的根本没有执政或是无能到极点,从这个事件以来,政府管理单位表现的软弱,真的令人无法指望,只能靠自己了。让我们也学习美国华盛顿邮报的作家佛利曼,如此大声向习大王呛声;“你若要遮住我们的眼睛,我们又何必让你享受台湾的民主开放”,台湾的立院应该修法了,凡在中国投资设厂台商,不能以外资名义,收购台湾媒体公器,以及频道系统,若有违法,立即吊销执照,既存者,限期转让适格者。

台商脖子被掐,变成中国侵台帮凶,情有可原,比起那些以“不给钱就叛变”恐吓政府的退军老将校好太多,这些人似乎忘了;可以和红军围炉,喝茅台打白球,就是仗着台湾人民拒绝被捅一刀,否则,台湾真的被捅,这些老将军门,恐怕连场边捡球的资格都没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