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张鸣:老百姓可以管好自己吗

乍一看,中国老百姓对于公共事务的确有点漠不关心。民国初年,袁世凯曾经跟跟他的英文秘书顾维钧有过一次讨论。袁世凯对中国老百姓相当的失望,他说,北京城里的老太太,把自己家收拾得很干净,但只要没有人看着,垃圾出门就倒。

乱丢垃圾,随地吐痰,甚至随地大小便这样的事儿,到今天即使在大城市也依然存在。有些人乱丢垃圾,还理直气壮,说我不这样,那清洁工干什么去?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但遛狗的时候却绝少有人会把狗拉的粪便清理掉。农贸市场,只要没有人管,一定是垃圾遍地,污水满眼。马路上,只要没有交警和探头,车辆就一定会挤成一团,拼了命地违规。

所以,有人说,中国人是一个只能在皮鞭下才能守规矩的民族,非得有人管才舒坦,没有丝毫的自治能力,即便如此,还成天想着钻空子,稍不留神,就有人出轨了。

是这样吗?当然不是。无论哪个民族,都是从原始状态走来的,在原始状态,作为群居动物,没有自治能力,是不可能生存的。而受人管,则是后天的产物。只是,中国人是一个早熟的民族,帝国状态出现的太早,形态过于完备。帝国当然需要人们变成一盘散沙,毫无抵抗力。

只是,尽管早熟,中华帝国依旧是一个农业国度,政府没有能力,把一切都管起来。所以,不得不适度地允许民众有一定程度的自治,尤其是乡村社会,这样的自治,可以帮助统治者省去很多麻烦。唯一感到不快的是,一旦帝国出现崩解的危机,各个地区会出现大大小小的自治体,并不一定会维持对帝国的效忠。

所以,在帝国时代,中国往往会呈现两种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帝国力求把社会上的所有人都变成原子化的编户齐民。另一方面,各种形式的自治,也被默许在一定层面上存在,从乡村的乡绅自治到商人的行会自治。在后者,往往是因为政府管不了,或者懒得管,才适度放权的。

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可能所有人都有自治能力,但社会的精英却一定会有,中国也不例外。在古代,凡是乡绅活跃和宗族结构完备的社区,都有相当的自治能力。不仅能很好地维持社会秩序,还能提供大部分政府不提供的公共产品,比如灾难救济,公共娱乐,修桥补路等等。城镇里的商会,也能维持商家的秩序,遏制欺诈,互助互济,提供信誉保障等等。

令袁世凯头疼的北京居民,比较特殊,在清朝除了少数商家有一点自治组织之外,一般居民全然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街道没有人管,没有公共厕所,所有人都随地大小便。所以,八国联军分区占领,有的占领区试图建立居民自治组织,但成效有限,还是得占领军来管。到了晚清改革的时候,城区的公共事务只能由新成立的警察来管。所以,北京居民随地大小便的问题,直到晚近,都没有很好地解决。这,在我看,恰是由于北京城长期以来,管的衙门太多(有顺天府系统,九门提督系统,巡城御史系统),导致了居民自我管理能力退化所致。

高压管束久了,任谁,自我管理能力都会退化。退化到一定程度,要想恢复,难度就比较大。对于国人来说,东西南北,差距比较大,有的地区相对好些,有的地区,几乎没有任何自治能力。但不意味着,中国人只能在高压管理下生存。居民的自治状况,是一个社会现代化的尺度,否则,无论硬件现代化程度怎么高,这个社会,都还处于中世纪状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