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无奈与挑战 记一场有关“红色渗透”的研讨会

左起:Kun Huang、Jackson Kwok、孙婉宁、Peter Cai、Geraldine Doogue(图片来源:看中国

2018年5月16日,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委员会(Chinese Community Council of Australia)在新州议会大厦举办小型讨论会,这个主题以“澳华人社区的复杂性与挑战”的讨论围绕着华人社区与澳洲政府间的关系、澳洲华人社区面临的挑战以及澳洲华人与澳洲主流社会的沟通问题。这是继4月份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之后,今年第二次在悉尼举行的中澳人士的探讨会议。会议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兼电视节目主持人Geraldine Doogue主持。发言人包括,洛伊研究所的非常驻研究员Peter Cai、悉尼科技大学媒体与传播学教授孙婉宁、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师Jackson Kwok和Cumberland议员Kun Huang。特邀嘉宾包括,资深的中国大陆问题专家、Swinburne大学的荣誉教授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和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本次会议约有100位嘉宾出席,包括媒体代表和中澳学者。

前言

2017年六月澳广“四角”(Four Corners)节目播出有关中共势力渗透澳洲的内幕后,一直到去年年底谭宝政府推出反外国势力干涉法议案后,有关反外国势力干涉法立案的利弊等敏感话题,不断地冲击着澳洲华人社区,同时中共当局及其代理人也不断地向澳洲政府及社会发出警告。而中共势力的渗透是否正在危害澳洲自由与安全呢?据九号新闻台报导联邦自由党议员Andrew Hastie带领的安全联合委员会正在审查联邦政府提议的“反外国干涉法”议案,他在发言中重申,“如果个人或团体代表外国的国家或委讬机构参与澳洲的政治系统,他们必须进行注册。是时候让阳光照入我们的政治体系之中了。”据澳金融评论报ASIO主管Duncan Lewis表示,目前潜入澳洲的外国间谍远远多于冷战期间,其深入程度能直接干涉澳洲,将对国家利益造成“灾难性的伤害”。他说,“反外国干涉法”的实施是绝对必要,“能更好的保护澳洲,避免受到伤害”。

“中共渗透势力”辩论的必要性

学者公开信上支持“反外国干涉法”的Swinburne大学教授约翰‧菲茨杰拉德是资深的中国大陆问题研究学者,他在发言中表示,这样的论坛讨论很有必要!

菲茨杰拉德教授称,从澳广中文网站的自我审查机制令人联想国家机构的自主性是否被侵略,工党Sam Dastyari受贿案让人对议会主权产生质疑。此前,中共中宣部收买了澳洲某个广播电台后,教授本人的华人朋友因此被停职,菲茨杰拉德也因此对华人社区的公民自由表示担忧,他说:“这都是我们该关心的事。这是澳大利亚,我们不能让外国政府操纵媒体平台,告诉澳大利亚人该做什么。这不再是单纯的某一个社区的问题,而是国家问题。澳大利亚政府应通过新立法向所有外国政府表明立场,怎么做是合适的,怎么做是不合适的。”

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认为,目前有关中共在海外渗透的辩论是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当选后才发生的,也是习近平任内产生这个更富侵略性的中共而引发的,这是世界局势的转型。Tony坚定的反对“反外国干涉法”的立法,并指这对解决问题不会有任何帮助。

菲茨杰拉德教授认为,世界局势的变化虽然是最近才发生,但自2014年以来,有关中共干扰的辩论已持续数年,起初围绕着中共对澳洲学术界的操纵,例如进行教育渗透的机构孔子学院。这跟美国没有关系,是澳大利亚的问题,需要找到解决的办法。

同样在学者公开信上签字反对“反外国干涉法”的悉尼科技大学的孙婉宁教授也对中共势力渗透的讨论表达担心。她说,今后与外国出版商合作出版作品的澳洲学者,在反外国势力干涉法案的规定下或将被迫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孙教授提到,一份中国大陆学术期刊曾要求刊登她的一份稿件,但最后却以“政治敏感”为由而拒绝刊登。她称,十分清楚中国大陆缺乏学术自由,但是她担心澳大利亚的“反华”情绪会使学术自由度日益减少,她抨击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大陆的报导充满“种族主义”的倾向,恰巧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也不断地利用这部分报导来煽动社区间的“民族主义”情绪,让中国大陆移民夹在澳媒的“反华言论”和中共党媒的“反澳言论”之间“左右为难”。

不过,Peter Cai和Jackson Kwok都认为任何人都无力操纵媒体报导,因为澳洲社会有新闻自由权。Kwok认为澳洲华人应对澳洲的民主体制和非常成功的多元文化社会更有信心,同时采取各种途径表达对反外国干涉法的意见,参与到辩论中来。他也指出,在中国大陆有家人、朋友和生意往来的华人移民“很难”公开表达对中共的负面看法。

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师Jackson Kwok(图片来源:看中国)

对澳洲的“统战”引发的效应

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师Jackson Kwok在发言中称,中共的崛起是澳大利亚面临的最大外交挑战。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的外交政策变得更富侵略性。因此,堪培拉方面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势,对全澳洲人民来说都极其重要。

Kwok特别提到,中共海外统战部门的目标是:宣传、扩散对中共及其政治主张“积极、正面”的看法和态度,并透过与澳洲华人社区的某些成员“合作”以实现其诡计。Kwok表示,虽然不认为中共统战部能全面干涉居住在澳洲的121万华人,但澳洲政府不能忽视统战部对华人社区制造的威胁。“统战行动的确影响到华人在我们国家行使民主和自由权利的能力。当这些影响存在的证据被揭露时,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而不应幼稚的轻视。即使反外国干涉法通过了,中共的统战部也不会因此而消失。它们利用言过其实的描述,对在澳中国大陆人施加着强大的压力。”Kwok呼吁澳洲华人,不论是社区领袖还是居民,都应向澳洲政府和公众表达自身对此中共势力渗透澳洲的公开讨论的看法。

Kwok表示,现在应该是华人移民对澳洲的民主体制和多元文化更加信任的时候了。

“反干涉法”为保澳洲主权

菲茨杰拉德教授称,“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叫‘霍华德共识’,澳大利亚可以轻松驾驭‘中国龙’。我们可以一方面与中国大陆进行交易投资,另一方面维持与美国的密切关系。”这段‘蜜月期’已经过去了,他说,“现在,中共和美国都在要求我们‘站队’。中共将利用贸易和投资杠杆作为砝码,条件是澳洲不得公开批评中共的战略和野心。”

在听众席中的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是学者公开信中签名支持“反外国干涉法”的学者之一,他发言称:“对我来说,反外国干涉法是为了保护华人侨民社区免受包括中共在内的外国势力的侵害。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认为这是‘惩罚’本地华人的一部法律。我认为,所有澳洲人应该明确区分‘反共’和‘反华’之间的不同。法律也应对为澳洲社会做出巨大贡献、并对官方立法提供证据支持的华人进行保护。”

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却认为,“立法是错误的,根本行不通,剥夺了我们澳人与其他国家人民谈论政治的权利,把我们放到自己制造的铁幕之后”,他表示,一战之后德国、土耳其与爱尔兰被歧视,二战后德国犹太人和日本人被歧视,甚至9‧11之后伊斯兰社区被歧视,“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可怜的中国和俄国,但一切都会过去的,中国大陆人需要更自信,澳洲老年人需要支持多元文化的价值观。”

菲茨杰拉德教授说,中共及其代理机构目前不断的大规模干扰,早已超出捍卫本国主权的需要,他表示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对澳洲主权的侵犯,“尤其影响到了我们的政治家们,即国家主权的核心。在中国,中共一党独裁,可以任意而为。中共在澳洲行事时,从未考虑澳大利亚政府的主权。”

红色势力对澳华人从政的影响

Cumberland议员Kun Huang公开为自己的遭遇发声,他称近期在有关中共势力干扰澳洲的辩论中,中国大陆人被迫在对中共的忠诚和对澳大利亚的忠诚中二选一。

《无声的侵略》一书作者Alex Joske和Clive Hamilton提交给澳洲国会委员会的报告中,Kun Huang的身份被描述为中共统战组织的一员。他本人说,从媒体所描绘的表象看来,他确实参与了三个与中共相关的组织,因此看起来他就像一个潜在的中共特务,他受到澳媒体的抨击。为了进入政界,他被迫与上述三个中共组织断绝关系。

观众席中另一位观众Zhang Xiaogang在场自述了一个与Kun Huang完全相反的遭遇。他称自己在澳洲工作30年,而在20年前,他曾想代表团结党参与Hornsby选区竞选,遭到当时的中共领事馆的阻扰,中领馆勒令他停止撰写民主文章。他直指,华人在澳洲并不安全,“当年,当我试图成为团结党的候选人时,存在很多干扰。当我成立华人社区协会时,中共领事馆出面更改章程,逼迫我们‘忠于祖国’。”

Zhang Xiaogang说,“我来到澳大利亚为了寻求自由!几周前英国和美国驱逐了俄罗斯间谍外交官,没有人觉得这是针对全体俄罗斯人的。为什么当我们谈到共产党的渗透时,人们却呼吁停止讨论,因为这是针对全体中国人的?我觉得中共在试图转移注意力。”

Cumberland议员Kun Huang(图:看中国)

让华人为难的那双手

菲茨杰拉德教授表示中共政府应该理解在澳洲自由体制内发生的任何辩论是在公开场合进行的,并非像中共政府是幕后进行的,所以在澳洲辩论中用的语言有可能过于偏激。但是中共那边也应该注意自己的语言。他说:“中共驻澳大使公开评论,讨论中共势力的干涉是澳大利亚‘种族主义’的体现。在我们国家说这样的话,什么样的大使这样说话?仿佛他真能代表所有华人社区?捍卫全体中国人免受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的种族歧视?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僭越。据我所知,具有最强烈‘种族主义’指控的言论都是来自中共大使馆本身。我认为中共政府真的需要谨慎一些。”

菲茨杰拉德教授说,澳广“四角”(Four Corners)在揭露中共渗透的节目播出后,该节目制作团队曾派出代表参与在墨尔本进行有关渗透话题的公开论坛,并与华人社区研究这个话题,进行友好沟通,足以表明主流媒体对华人社区的关切,他说,“他们处理的是一个重要话题,耸人听闻的事。尽管看起来只发生在某一种族和社区,但却引起高度警觉。现在,我们外交事务有一个部门专门与海外侨胞打交道,比如支持一些商业活动等,”菲茨杰拉德教授说。

澳广主持人Geraldine说,由于中共势力的影响,一些华人为了表现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必须体现出与中共政府的“敌对”态度。中共政府也因此在警告那些“敌视”己方者,甚至用破坏生意等等不道德手段。她认为,澳洲华人社区真的陷在了两国政府的“敌意”之间。

孙婉宁教授也对此表示认同,她称有时会担心中共党媒收买下的澳洲华文媒体和中共党媒或国内媒体会引用她的文章或她所说的话,把她塑造成“较坏”的形象。

“民族主义”在复活

菲茨杰拉德教授说,中共不断渗透干涉澳洲华人的自由生活,在国内的舆论宣传上也不断地营造民族对立。他认为,虽然澳大利亚对华人种族的移民条件十分严格,但是澳洲存在的许多好处仍持续吸引着中国大陆人。

“淘金热”时期,中国大陆劳工不断回到澳大利亚,这里有他们的家人,他表示,“但这不是中共统战部想听到的。中共在海外描绘的所有故事,都是关于受害者、种族主义以及穷人如何遭受苦难的。如果你看看中共正在制作的、关于澳大利亚的节目,都是这一类的,时间上已持续10-15年左右。那些编造的故事既不鼓舞人心,也无法反应真实的历史。人们无法从中国大陆的电视节目中获得真相,因为一切都贴上了‘受害者’的标签。”

“这是中共煽动所谓‘民族主义’情绪的重要手段,被利用的‘民族主义’如今已成了共产国家的立国基础。这样做很危险,会在年幼的学龄儿童心中激起怨恨。中共政府没有把任何一件关于澳洲华人融入澳洲主流的精采故事告诉人们。事实上,澳洲种族间的关系是非常好的。”他说。

左起:Tony Kevin、John Fitzgerald(图片来源:看中国)

消极承受V.S依法而行

《看中国》报与会代表问及关于华人参政者在压力面前无法真实地替选民表达心声,更不敢发表任何批评中共政府的言论,澳洲政府是否可能对澳洲华人参政者提供某种程度的保护?

Tony Kevin对此回应道,所有政治家都得学会“厚脸皮”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华人参政者们终有一天不得不正视这种尴尬处境,成熟应对这个问题。并称,他们应学会自己思考,并能在不受双方政府影响的情况下表达自己的想法。

菲茨杰拉德教授则称:“成为澳大利亚公民需要了解这里的习俗、公约以及公民社会和自由国家的道德规范。在中国大陆,法律如同一纸空文,中共肆无忌惮;而澳大利亚则有明确的法律制度,非法行为绝不允许。像澳大利亚这样的民主国家为了捍卫主权和民主原则,我们必须能敏锐的意识到挑战和威胁,再提出解决问题的立法。”

最后,菲茨杰拉德教授说:“这次会议是关于中共势力渗透影响到了澳洲华人社区的政治、福祉和社会地位。这一切是危险的,是造成社区内外混乱的根源,也是我们不想见到的”,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鼓励和创造更多机会,让华人社区能够就中共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之间的这场辩论发表看法。”菲茨杰拉德教授说:“澳大利亚应该对中共的入侵而反击,这并不会制造任何负面效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