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蒋公以耶稣背十字架精神拯救国族

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和独立,我的父亲以耶稣背十字架的精神,委曲求全,忍受人世难堪的奇耻大辱。(看中国合成图)

家父在十三岁那年外出就传,十九岁离家东渡学习军事,反国后,参加部队,许身革命,追随国父,矢志救国;经历东征北伐,统一全国,剿匪抗战,而获胜利,以至今日担当反共抗俄中兴大业,这是一部用血和泪写成的苦斗史。

家父在一生奋斗之中,不但在精神上始终抱着孤臣孽子的襟怀,而在实际生活上,更深深地体味了孤臣孽子的艰苦。九岁丧父,情似孽子;国父逝世,更类孤臣;而在革命过程中,又不知遇到了多少困难和艰险,受到了多少敌人的围攻和打击,期间更有凄楚惨痛之情,匪可罄述。但是,家父从不灰心,从不气馁,百折不挠的为革命努力,为主义奋斗。任何险恶的环境,固不能动摇家父的革命信心,任何顽强的敌人,亦屈服不了家父的革命意志。

……

其中有段话,是我们同胞必须永远追随与信奉的:

从国父倡导革命以来,已有七十余年,我们在此期间,不断地在与敌人战斗,有过无数次的失败,亦有过无数次的胜利,可是到今天不但没有得到最后的成功,而且在民国三十八年,竟遭受了空前的大失败。俄帝共匪用最卑鄙恶毒的手段,最残暴疯狂的武力,窃据了大陆,我们被迫退到台湾;可是我们并不因此灰心,且深信今日正是转弱为强,转危为安的机会。经过大难之后,只要我们不向敌人屈服,誓死奋斗下去,必能愈战愈强,争得更大的胜利。因为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是革命的战争,是为国族争独立,为同胞争自由的正义战争。我们靠着革命战争一定胜利的信心,在万难中推翻了满清,消灭了军阀,打倒了日本帝国主义。今日亦是一样的要靠着这种信心,来打倒俄帝,消灭共匪。

不要因为时间漫长,而动摇自己的信仰,从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万年,同一小时和一天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在为真理而奋斗的勇士看来,惊涛骇浪和风平浪静的环境,也并没有两样,因为真理是永远不变地存在于人间的。一个有高度信仰的革命信徒,决不会因胜利而骄傲,亦不会因失败而灰心,决不会因顺利而大意,亦不会因艰险而惧怕;不要为今晚着急,因为长夜尽了,一定天明;亦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苦难终久是要过去的。在革命过程中,决不能以一时的得失,定事业的成败。我们只要朝着争取正义的方向前进,那最后的胜利和成功必定属于我们的!在历史上亦不知道有多少所谓强国,他们打败了,也在一天之内解甲而投降,反共抗俄的战争,是理直气壮的正义战争,在任何环境中不要焦急,只要坚定信心,不要徬徨,只要继续奋斗,到最后没有不成功的。西谚说:“谁会最后笑,才是真正的笑。”

家父曾说:

“事业的成败与难易,都是由我们自己观念与心理而决定的,我们切不可堕入魔鬼诡计,自陷于失望的境地。”

民国三十八年,许多人受了共匪含沙射影的恶毒宣传,对我的父亲发生了极大的误会和怀疑;一般准备投匪的动摇份子,甚至诬蔑他为“和谈的障碍”。市虎伤人,甚于蛇蝎,我的父亲迫不得已,只好引退明志。结果,中枢无人主持,民心士气涣散,为匪所乘;驯致整个大陆沉沦,使我四亿五千万的同胞,陷于水深火热的铁幕,造成了我中华数千年有史以来的空前浩劫。抚今思昔,创痛钜深,益觉匪俄破坏和分化手段的毒辣凶狠;尤其可以看到一个民族领袖的威信,对于国家安危和民族兴衰的关系是如何的重大!

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和独立,我的父亲以耶稣背十字架的精神,委曲求全,忍受人世难堪的奇耻大辱。各方的毁谤和污蔑,虽同蚍蜉撼树,对于我的父亲个人的人格,固无损毫末;可是,众口铄金,使民族的正气不能伸张,国家重心不能巩固,由此种下了大陆失败的恶因,这是值得我们反省和警惕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