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艺术世界 > 正文

中国的漏窗 古典意境中藏着美人 诗和浪漫

如果说古窗,是中国古建筑上的一双眼睛,那么,窗格则格出了古人生活的浪漫。

透过窗格,光影迷离斑驳,可望而不可及;随着脚步移动,光影也随之变化,似乎有无尽的生气和流动变幻。

中国人的漏窗,藏着诗和远方。

李渔说窗,最妙的莫过于借景,“窗棂以明透为先,栏杆以玲珑为主”。

用木为租格,中设细条三眼,

眼方一寸,不可过大。

窗下填板尺许、佛楼本室,

间用菱花及象眼者。

窗忌用六,或二或三或四,随宜用之。

至高,上用横窗一扇,下用低槛承之。

俱钉明瓦,或以纸糊,

不可用绛素纱及梅花簟。

冬月欲承日,制大眼风窗,眼径尺许。

中以线经其上,庶纸不为风雪所破。

其制亦雅,然仅可用之小斋丈室。

漆用金漆,或朱、黑一色,

雕花彩漆,俱不可用。

——明文震亨

中国人的漏窗,藏着美人和甜软的好梦。

苏轼说窗“夜深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花、窗格、阳光和美人,组合成窗的妙趣。美人开窗,窗榫和木槽轻轻转动,“吱嘎”,声音清、脆。

这是夏天的早晨,望见窗外的绿树成荫,黄鹂啘啭,香草蔓长。

从室外看,美人站在其中,像一张古画。当一扇窗开启,一切都变得异常清晰。

闺房的脂粉香和户外的花香,空气对流,就把许多窗外的信息收纳进来。留在窗口的身影,顾盼生辉,美丽而清新。

窗前的你,又有什么秘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广西卫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艺术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