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颜丹:问题乳企被官方通报有多大意义?

一句“要求整改”,大家的心就凉了半截;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上的“问题”,就足以让人们心灰意冷。更让人感到政府根本无意遏制中国奶企继续制造毒奶的原因更在于,中共对那些无辜的“结石宝宝”的真实态度。

当年毒奶粉事件发生后,中国超市内的乳制品被紧急下架。(Marc van der Chijs/Wikimedia Commons)

近日,有陆媒报道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点名通报,多美滋、伊利、贝因美、圣元、三元这5家乳企、共6家生产工厂“在原国家食品药品管理总局组织的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中,被发现存在问题”。

这些问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其一、“在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方面存在缺陷”。以“圣元”为例,“一是没有如实记录食品原料、食品相关产品数量”;“二是没有按规定将用于清洁和消毒的设备、用具应放置在专用场所妥善保管”。其二、“个别项目检测能力不足、个别设备未持续保持生产许可条件”。

对此,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表示,“工厂所在地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已要求上述公司整改”;“公司在完成整改后,须向当地食药监部门提出验收申请”;“验收情况以适当方式向社会公布”。

从这次突如其来的点名通报,其实不难看出,曾经让国内、国外都无比震惊的“毒奶事件”就这样被官老爷们三下五除二的说成是极少数问题奶企工厂的管理“缺陷”了。尽管“没有如实记录”、“没有按规定”,奶企最终所付出的代价也只是自我整改而已。整改完了,再把自己的成果拿给监管部门看。我们竟不知,这也叫检查?这真的能让奶企重视并解决自己的问题吗?

有关部门怕是没弄明白自己的职责以及如何摆正与企业之间的关系。这不是教授在检查学生的论文;学生写错了,回去改改,最后能让教授满意,就大功告成了。因为一家企业所要满足的对像并不是监管部门,而是广大的消费者、拿自己的真金白银来实现企业利润的老百姓。而监管部门所要负责的对像,也并不是企业,而恰恰就是在市场中充当着消费者的老百姓。

对消费者负责,也就意味着,要对有可能伤及消费者利益、甚至是生命安全的企业进行严格的监管。一旦发现问题,就该按照有关规定来进行惩处。对于奸商,政府更应该拿出“猫抓耗子”的干劲儿,一网打尽、追究到底。一句“要求整改”到底算哪门子的惩处呢?关键是,问题奶企有没有整改,除了监管部门之外,似乎谁都无法知晓。这也正是中国奶制品行业自“毒奶事件”后,信誉便一落千丈,至今都无法重拾的关键所在。

与其说老百姓不信任奶企,倒不如说,是对“一党独裁”的所谓“监管”从此绝望。毒死了数名婴儿以及制造了无数“结石宝宝”的“三鹿”是因为“个别项目检测能力不足、个别设备未持续保持生产许可条件”吗?该公司仅是“在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方面存在缺陷”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三鹿”的问题非但不是无心造成的过失,甚至直接指向为了追求利益,而故意投毒的谋杀罪行。要知道,从生产到最终面向消费者的售卖,在此过程中得经历多少检查、抽查、验收等程序;但令人称奇的是,被掺有三聚氰胺的奶粉竟能通过一道道“关卡”,顺利的被无数中国妈妈买回家,并最终导致高达30万婴幼儿患上肾结石及泌尿系统疾病的惨剧发生。

这样的监管是否让所有中国人都无言以对呢?如今,新的检查结果出炉,又是否能让中国人在事隔多年后,对这些奶企刮目相看呢?也不知“一党独裁”的政府到底是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奶企有没有被检查、结果能否被通报,根本就不是关键。老百姓真正在意的,是结果的真实性以及面对如此恶劣的结果,政府又如何作为。

一句“要求整改”,大家的心就凉了半截;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上的“问题”,就足以让人们心灰意冷。更让人感到政府根本无意遏制中国奶企继续制造毒奶的原因更在于,中共对那些无辜的“结石宝宝”的真实态度。

最近海外有媒体报道称,曾经一名患儿家长因是维权群体“结石宝宝之家”的成员,“并用微信向其他家长说要去香港纪念‘结石宝宝’十周年”,而在路途上遭遇多个部门的拦截,并被连夜带回居住地。这位母亲表示,“孩子的双肾结石还在”;“经常双肾疼痛”;“十年来,孩子没有获得任何补偿”;“每一年的医疗费,除了普通的医保报销,(其它)都是自己承担”。

患儿家长们不仅得不到赔偿、维权也无果,甚至还因维权而被非法判刑。如“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肾结石患儿的父亲赵连海,就被北京市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半;又如患儿家长郭利,因揭发施恩公司的产品质量问题,而被广东潮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

请问,这就是政府致力于整顿奶制品行业的行动?这就是政府对由毒奶而引发的安全事件的真实态度?如果生产毒奶、并导致婴儿患病或死亡,却不用赔偿;对奶企而言,那就是没有“违法成本”了。

就好像审判者告诉人们,去害人、杀人吧,给我好处,就可以免受处罚。那么,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只要好处费不超过赔偿款,人人都可能去杀人了。可见,在中国发生的毒奶事件中,“一党独裁”的政府又怎会只是渎职者和帮凶?它显然就是罪魁及主谋!

如今,这位主谋不仅不认罪,还把责任推给手底下的小喽啰,说是他们的过失;甚至把十恶不赦的杀人罪说成是管理上的“缺陷”。这是在通报吗?这分明就是在撒谎、企图掩盖自己的罪行。既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么这种假意为之的检查与通报又有何意义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