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山东一初中生杀死同班同学 被发现又补一刀才逃跑

资料图

马驰倒下了。

6月5日晚上6:50左右,听到楼下的喊叫声,马驰的妈妈身穿睡衣和拖鞋从三楼冲了下来。楼下的水泥地面上,她正读初三的儿子——14岁的马驰身中十几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血迹蜿蜒成人形。

杀害马驰的凶手是他的同班同学秦浩,看到马母,秦浩没有立刻逃走,而是在马驰的身上又补了一刀。

被抬上救护车时,马驰已经死亡。当晚,秦浩被刑事拘留,4天后,他被依法批捕,后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谋杀

从淄博市雪宫中学到马驰家居住的临园生活区4号楼,是一段笔直的马路。沿着中学的外墙,会经过紧挨着学校的面馆,一家小零食铺和烧饼店,再过两个红绿灯,15分钟就到了——这也是马驰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

这片距离学校不足1公里的生活区十分老旧,西边的一片老楼已经被列入棚户区改造项目,变成了绿网笼罩着的废墟。马驰家所在的4号楼1单元是在临园生活区的最东侧,旁边是一堵两米多高的围墙。这道墙把4号楼前的区域变成了单向出入的死胡同,这也是马驰放学路上,唯一一处远离闹市区的所在。

马驰生前每天必经的回家路。图/石川

整个4号楼的单元防盗门的按铃和门锁都已经失修,阴暗斑驳的墙面上写着办证电话,对面是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任何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轻松进入——6月5日晚上,马驰的同班同学、雪宫中学初三(四)班的秦浩,先于他走进了门洞。

凶案发生后,马家录制了一段视频,马驰的父亲马安山在楼下颤抖着声音讲述了凶案发生的经过:

秦浩把装了锤子的书包放在墙角,自己手持匕首躲在一边。马驰打开门,秦浩迎面一刀,扎中了他的心脏。马驰本能地向外跑,跑出只有不到5米,就倒在地上。秦浩赶上来,一刀砍在马驰脖子上,脖子被切开了三分之一。秦浩随后在他的胸部、背后连捅数刀。

1单元铁门后的墙角。6月5日晚上,秦浩手持匕首躲在这里。图/石川

马驰的妈妈在视频中称,自己跑下楼后,看到秦浩没有停手,最后在马驰身上补了一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也证实了这一点:“马驰的妈妈,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杀死。”

动机

凶案的发生只经历了短短几分钟。14岁的少年秦浩还穿着雪宫中学的校服,围观的邻居们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他已经挥刀扎向自己的同班同学。

凶手的冷酷和残忍震惊了小城。和案件有关的小视频、对杀人原因的猜测,迅速在淄博本地的微信群里流传。

微信公众号文章援引淄博某辅导班老师寇某某的说法,称秦浩曾说了这样一句话:“杀了第一名我就是第一名了。”

昨天,临淄警方发布辟谣信息,称“第二名杀第一名”的网传信息虚假。警方调查,网上说法多引用于寇某某微信截图。寇某某也承认,这一说法为道听途说,已认识到错误以及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

6月22日,微博@临淄发布发布辟谣微博。图/网络

雪宫中学也证实,在初中近三年的历次期中、期末考试中,秦浩的成绩一直优于马驰,不存在两人分列第一名、第二名的情况。

一位初三学生证实了这一点,称马驰并不是“每次都考第一”,但学习成绩一直在进步,案发前,成绩已经排在年级前列,有的单科成绩是超过秦浩的。

每日人物试图求证秦浩的杀人动机。然而,秦父、秦母已经多日没有到任职的淄博市工业学校上课,两人的手机也一直关机。而雪宫中学初三(四)班的老师也没有回复采访请求。

马驰和秦浩的名字都不准在雪宫中学被提起。多位雪宫中学的学生证实,他们的家长在案发当晚都接到了来自学校的电话,要求他们嘱咐孩子“不信谣,不传谣”。如果在校外,有陌生人靠近学生,聊起马驰和秦浩,他们通常都不说话,快速离开。

竞争

如果只参考两人的成绩排名和当地的中考政策,看起来秦浩与马驰并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关系。因为按照招生计划名额分配,雪宫中学年级前75名的学生都有机会考上临淄最好的高中——淄博七中,而马驰和秦浩最近一次期末考的年级排名,都在75名之内。

但有一个特殊背景是,两人所就读的雪宫中学,其前身是齐鲁石化公司下属的第五中学,学生多为石化子弟,高考曾一度采取单独划线政策,学生只需要和自己的同学竞争。直到2005年之后,它才被正式移交给淄博管理,学生统一参与高考。一位雪宫中学的校友提到,虽然制度改革,但同学内部竞争的风气却残存了下来。

雪宫中学的初一学生王淼回忆,尽管教室里已经不会张贴班级排名和年级名次,但老师那里依然会有一张“年级大榜”。学生们虽然拿不到大榜,但可以自己找老师询问在年级的排名,或者到办公室借阅。

凶案并没有影响这里的学习氛围。紧挨着临园东门的辅导班,学生们依旧会补习到晚上9点以后,暑期的公益复习班和预习班已经报满了两期。在那里,由专职教师和兼职初高中老师任教,每天8节课的强度,11天时间,可以把下个学期期中考试前的内容全部学完。

在学生们竞争的体系里,除去最好的七中,其次好的是被当地人称作“大高中”的临淄中学,而一旦落选这两所学校,就只能去工业学校一类的职高就读。

不是所有学生都想去七中。王淼成绩处于班级中游,她想去大高中,因为那里更轻松些。“七中的学生,平时都在埋着头学习,谁也不理谁。”出于同样的原因,她分数达标的表哥已经主动放弃了进入七中的名额。但当地家长们往往都不允许这种放弃发生。七中,大高中,工业学校,三个等级,代表家长心目中三种可能的未来。

这种比较和希冀从孩子出生就开始了。距离临园1公里的齐都医院,前身是淄博市临淄区妇幼保健站,附近小区的婴儿大半在这里出生。医院产科病房的婴儿保健室,以“聪明之家”、“智慧之家”等名字命名,在最右侧的两个房间,分别叫做“硕士府”和“博士府”。

齐都医院的两个婴儿保健室,名字分别为“硕士府”和“博士府”。图/石川

在对案件的后续讨论中,多位知乎网友分享了记忆中临淄的学习氛围,“孩子的成绩往往与家长面子挂钩,那不仅仅是成绩,更是谈资,是邻居老太太傍晚在楼下乘凉嚼的舌根。”

同样,雪宫中学的学生最重要的任务也是学习。他们谈论的话题离不开卷子、作业和考试成绩。马驰死后半个月,雪宫中学附近的一家四川面馆里,戴着眼镜的小女孩儿一边大口把面塞进嘴里,一边听母亲训话:“地理老师打印的东西都背下来了吗?为什么还不背?那书上的知识点都掌握了吗?对了的题以后还要再对,错了就要想办法把它改对。”

消失

马驰很少让父母这样操心。在马家录制的视频中,马安山带着来访者走进了儿子的卧室,这位靠做体力活供儿子读书的父亲带着哭腔介绍:“这是我孩子曾经日日夜夜努力学习的地方。我的孩子特别优秀,我们学校所有的老师和领导,他们都知道。”

写字桌旁的白墙上,贴着马驰的复习计划,马安山拿起台灯底座上的共青团团徽,哭出了声:“我孩子是第一批入团的,这是他的光荣,一直没舍得戴。”

在写字台对面的白墙上,贴着马驰手写的复习计划。图/马家所拍摄视频的截图

马驰被视为这家人的希望。马安山从滨州来淄博打工,修过车,也做过装修工作,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几千块。他不舍得花钱,脚上蹬的,是一双款式最普通的黑色老布鞋。

这个山东汉子拉着妻子对着视频镜头跪下磕头:“现在孩子还一直停在停尸房,孩子眼睛是睁着的,作为父母,我们很心痛。希望各界媒体和社会各界的人帮我们转发出去,这就是现在的现实,现实太残酷了。我们谢谢,谢谢了哈。”

与马驰的父母不同,秦父、秦母在校从事学生的心理辅导工作,尤其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两人还联名在《中国德育》等期刊杂志上发表过关于学生心理的文章。

在文章分享的案例中,秦父、秦母曾用开玩笑的方式帮助“问题学生”松弛下来,让他们说出了心里话:“我们班主任只想让我们争第一,根本不关心我们!”

而在另一篇文章中,秦父还谴责过学校教育的弊端:“考试指挥棒下的学生只知道埋头学习、认真考试,不知道如何做人。”秦浩出事后,这些遗留在互联网上的话语看起来格外荒诞。

案发后,马家楼下的血迹已经被白色沙土掩埋,而马安山一家,似乎也彻底消失了。从20日到22日,连续三个夜晚,马家所在的临园4号楼的小屋就没有亮起过灯光。有人说马驰的妈妈不再回家,是因为一走进单元门,就没法不想起儿子被杀的样子。也有人说,爷爷奶奶也因为悲伤过度,住进了医院。

马父蹲在路边,白色的沙土掩盖了这里的血迹。图/马家所拍摄视频的截图

马驰死后的第7天,雪宫中学进行了一次会考。6月22日,学生们可以查询本次会考的成绩了。但这次的分数和排名,与马驰和秦浩无关了。

(文中马驰、秦浩、王淼为化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每日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