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6月社融数据不及预期 新增贷款暴增

7月13日,中共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6月社会融资规模11800亿人民币,预期14000亿人民币,前值7608亿人民币;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8400亿人民币,预期15350亿人民币,前值11500亿人民币。

分析师认为,6月社融数据的裹足不前和新增贷款的放量暴增,显示中国当前融资存在的核心矛盾,那就是旧融资体系崩塌而新体系尚未建立,仅靠阶段性信贷放量无法提振市场信心。

融资规模低迷信贷放量

中共央行7月13日(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6月社会融资规模1.18万亿元,预期1.4万亿元;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而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则大于预期的1.5万亿,高达1.84万亿。中国6月M2货币供应同比8%,增速创历史新低,预期8.4%,前值8.3%。

初步统计,上半年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增长9.8%。

分析:中国融资的核心矛盾

对于社会融资增量裹足不前而信贷放量的背离现象,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覃汉作出解读。

覃汉团队认为,6月份信贷放量符合预期,但社融增速、M2同比均不及预期,这反映中国当前融资的核心矛盾。市场对于信用收缩担忧的背后并不仅仅在于数据本身,问题是,在现行金融体系的框架下,对冲外部冲击的政策发力不足,宽货币未能产生宽信用的效果。

覃汉团队表示,矛盾的核心是,旧的融资体系已经崩塌,而新的融资体系并未建立,因此仅靠阶段性的信贷放量于事无补,无法提振市场信心。货币政策虽然率先发力,然而,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效果尚未显现,流动性传导存在阻滞,宽货币难以转化为宽信用。货币仍有放松空间,未来两个月再次降准概率大。

他说,目前央行实施的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难以准确定向放水。4月份的置换式降准实质是对大行用更低成本的准备金置换了相对更高成本的MLF(中期借贷便利),而同时对中小行进行了流动性的补充;7月初的降准则提到了要支持市场化和小微企业融资。虽然政策的定调有一定针对性,但实际约束效果未能显现。

覃汉表示,整个经济体的流动性是分层的。第一层是银行间流动性,央行是资金的源头,由各大商业银行进行投放,途径为央行通过降准释放准备金,以及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定向货币工具等更为市场化的方式向商业银行补充流动性。

第二层是实体经济的流动性,流向是从商业银行到实体企业和居民。实际操作是商业银行向企业、居民发放贷款,或者认购企业发行的债券以及非标等资产。以表外融资为代表的信托及委托贷款则源头为财务公司、证券公司等不具备放贷能力的机构,但通过银行通道也能完成向实体经济注资的操作。第二层次是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部分。

覃汉称,目前,供给与需求的双双收缩制约了第二层次的流动性扩张。上半年央行的三次降准仅仅做到了维系第一层的流动性宽松,第二层的流动性创造却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

分析认为,目前中国以表外扩张为支撑的旧有的融资体系已经崩溃,但以直接融资为支柱的新融资体系,因市场无法理性定价而无法有效运作,市场信心因此不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