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郑立:一国两制 各自表述

就算香港人指北京政府破坏了一国两制,北京政府也绝不会承认,既然定义权在北京手上,破坏一国两制的就只会是香港人而不可能是北京政府。反而香港人做些什么,主张些什么,北京都可以指控香港人在破坏一国两制,结果,所谓一国两制,实际上只是一个北京随时可以动用各种传媒机器批斗香港人的口号,对于北京的约束力几乎是零。

北京政府的人大决议,令香港原本预定的2017年普选特首落空,并引爆雨伞革命,导致了大家重新质疑一国两制是否可行。当大家重新讨论一国两制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现一个基础问题,其实“一国两制”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看基本法,关于一国两制的条文是这样写的,“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换句话说,一国两制的两制,是指“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制度。

用21世纪的台湾人角度看起来,一国两制的定义其实非常的突兀。对于有点年纪的人来说,这完全是冷战语言,对于较年轻的人来说,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在年轻人眼中就算想到左翼社会主义,也不会跟现在的中国拉上什么关系,反而比较可能想到美加学术界的新左翼,或者欧陆式的福利国家。

现在的中国只会令人想起裙带资本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说一国两制就是香港不会实行社会主义,这个说法早已随冷战完结而老掉牙并失去意义,毕竟冷战结束也几乎30年了。就算有新冷战,社会主义与否也不是原因。

但以上的说法,根据的是我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因为对我们而言,是西方人先发明了社会主义,而我们再去跟随和实行。而北京却是是想要“定义”社会主义和一切意识形态,从北京政府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后,中国已经不打算跟随西方的定义。

北京说是就是

北京说自己是社会主义,那现在的就是社会主义。我们是有了定义之后去得出结论,他们是先得出结论再调整定义。所以北京还是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至于社会主义是什么,可以之后再讨论,故定义是含糊的,不固定的,可以视乎自己的需要而随时任意解释,改变的。

同样地,资本主义是什么,也一样是随意定义的。故此,一国两制的基础,就是“中国与香港有两个定义不明,可以随意改变定义的制度”,但问题是,既然没明文定义,那谁有权定义呢?去到这一步,很容易就诱导香港人假定,既然一国两制的用意是用来保障香港的,那么成功的一国两制,自然就应该合乎香港人的想象。

香港人所期望的一国两制,指的就是北京政府不做任何令香港人的生活环境恶化的事情,使香港人维持在九七前所满意的安乐。但对于北京政府而言,他会认为自己任何时候都在维护一国两制,不论自己做的任何事,香港人满不满意,北京政府都一定是成功维持一国两制,因为他们会改变一国两制的解释。

就算香港人指北京政府破坏了一国两制,北京政府也绝不会承认,既然定义权在北京手上,破坏一国两制的就只会是香港人而不可能是北京政府。反而香港人做些什么,主张些什么,北京都可以指控香港人在破坏一国两制,结果,所谓一国两制,实际上只是一个北京随时可以动用各种传媒机器批斗香港人的口号,对于北京的约束力几乎是零。

故此,一国两制,是各自表述的。但这个各自表述,其实也是弱势方的一厢情愿。你不可能对一个定义会随意随时改变的东西,有任何共识,就算有,他的定义一改变就会变成没有。那一国两制,就仅只是另一个空泛而不被尊重的口号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