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人肉烧烤:一个告密者的悲惨下场

image.png

1、

那年夏天,长江中下游赤日炎炎。

黄文炳老爷不顾暑气,大老远地带了礼物,驾一只快船渡过长江,去对岸的江州府拜访一位大人物。一位能改变他命运的大人物。

顺便说,由于施耐庵老师地理学得差,一不小心就把江州(今江西九江)和无为军(今安徽无为)弄成隔江相望。这样,黄文炳才能花一个时辰便渡江而至。

事实上,两地相距两三百公里呢。

黄文炳家住无为军,做过通判,此时却赋闲在家。书上没说他为什么赋闲,是丁忧还是撤职。考虑到施老师说他“虽读经书,却是阿谀谄佞之徒,心地褊窄,只要嫉贤妒能。专在乡里害人。“估计被撤职的可能性大一些。

为了东山再起,黄文炳必须抱一个大人物的大腿。这个大人物就是蔡九。蔡九不仅是江州知府,更重要的,他是当朝蔡太师的儿子,货真价实的官二代、权二代、贵二代。

可黄文炳和蔡九之间本没什么交情,再加上黄文炳也缺少银两去通关节,只好退而求其次,不时带点土特产到蔡九府上走动走动,请请安,帮帮闲,陪陪话,先混个脸熟。在人前喝了几口老酒,也就敢宣称,“我的朋友蔡九知府,就是当朝蔡太师的公子……”

当然,真到了蔡九门前,黄文炳也清楚,人家不过把自己当成一条会摇尾巴的狗。这不,当他带了礼物过江拜访时,正好遇到蔡府请客,他就连门也不敢进。蔡九曾当面说过和他是“心腹之交“,可这是人家领导客气,平易着近人呢。你如果当真,你就输了。

黄文炳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这些小道理,他门儿清。

2、

黄文炳不敢进蔡府大门,只好找个酒楼坐坐,吃杯闷酒。

一只蝴蝶在亚马逊河扇动翅膀,一周后会在德克萨斯引发一场龙卷风。

黄文炳到浔阳楼吃几杯闷酒,几天后,宋江不得不把屎尿泼在身上,假装害了失心疯。

这世界就他妈如此神奇地绞在一起。

读过《水浒传》的同学都熟悉一个桥段:刺配江州的宋江,一天去找戴宗、李逵吃酒,偏偏二人不在,宋江只得独自喝了几杯。大家知道,宋江也是彼时的文艺青年,吃了酒,爱到网上写几句不合时宜的东西。这不,他就要来笔墨,在酒楼墙上(相当于大宋朝的BBS)写了一词一诗: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诗词明明白白地写在墙上,到江州这家地标酒楼喝酒的也不在少数,可一直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或者即便发现了,也只是付之一笑。毕竟,绝大多数正常人,都是不屑当告密者,以陷害他人为乐的。

直到政治上像猎犬一样敏感的黄文炳踱着方步走上酒楼。

3、

一个告密者一旦发现可以告发的对象,就像窥阴患者从门缝里看到隔壁老王通奸一样快活,浑身颤抖,欲仙欲死。黄文炳就是这种人。

他读了宋江的诗词,马上取纸抄下来,并吩吩酒保“休要刮去了。”前者相当于截屏取证,后者相当于找论坛版主,先把帖子锁了。

第二天,他又带了些土特产去拜访蔡九。但是,出乎黄文炳的意料:读了宋江的反诗,蔡九竟不以为然:量这个配军,做得甚么。

眼看好不容易逮住的进身之阶,就要被大人物一票否决,黄文炳急忙巧舌如簧,从民谣分析入手,句句上纲上线。

总而言之,蔡九轻视的这个低贱配军,就是朝廷大敌,就是阴谋颠覆大宋的反贼,他的诗词就是向朝廷悍然宣战呢。叔可忍,叔娘都不可忍哦。

接下来就是捉拿宋江。宋江听从戴宗建议,装作失心疯。蔡九听了汇报,又不以为然:一个配军,又是疯子,说几句疯话,打什么鸟紧?

黄文炳却富有斗争经验:只要板子一打,他就不疯了。

真是浪费了那些屎尿。要浇好大一片菜地呀。

4、

现行反革命分子宋江就这样被揪了出来。如此大功,当然得立即报告朝廷。那一刻,黄文炳觉得他离复出做官只差一张纸了。

蔡九亲切地对他说,“下官即日也要使人回家,书上就荐通判之功,使家尊面奏天子,早早升授富贵城池,去享荣华。“

面对即将到手的高官厚禄,黄文炳一方面向蔡九表忠心,”小生终身誓托门下,当衔环背鞍之报。“一方面,可能也在沾沾自喜:幸亏俺老黄有一双火眼金晴,才揭穿了这个对现实不满的贱配军。

那么,黄文炳是不是真的爱大宋爱朝廷,才毅然决然去告密,并屡次揭穿宋江等人的阴谋呢?

我以为可疑得很。只因施老师书中暗表,黄文炳一心想的就是复出,就是找一个膏腴之地,像蔡九那样,享不尽人间富贵。

因而,他的告密,不过是以陷害他人为手段,一方面展示才干,另一方面好让蔡九举荐自己。——朝廷若表彰此事,第一功臣当然是蔡九,蔡九得了好处,必会投桃报李,他也就雨露均沾了。

翻翻史书,你会发现,历朝历代,总有些心怀鬼胎的家伙,自我人设为最爱朝廷最爱皇帝的忠臣,同时把其它人都视作可疑的反贼,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眼神都应该深入分析。

豺狼当道,黄文炳只是其中一只。

在告密有功的年代,告密者们最擅长最乐意的事就是无限夸大他人的罪恶,因为他人罪恶越大,自己功劳就越高,赏赐的骨头也就越多。这生意,划算。

老实说,与蔡九这个公子哥儿相比,黄文炳的能力强得多。但黄文炳只能投靠蔡九而不是蔡九投靠黄文炳,仅仅由于蔡九的血统比出身于无为军这个野去处的黄文炳天生更高贵。

为了从高贵家族分一杯羹,出身平凡的黄文炳只能踩着宋江这种更平凡的人往上爬。只是,他没想到他会为这杯没到手的羹而惨死。

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5、

宋江吟反诗下狱,后来又因吴用疏漏,与戴宗一起押上刑场。如果不是梁山好汉从天而降,他已做了刀下之鬼。当然,这只是施老师的小说。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的在宋朝写一首反诗,会不会杀头?

历史上,还真有这样一个例子。

宋仁宗时,四川一个老秀才向成都知府上了首诗。其中有云:把断剑门烧栈道,西川别是一乾坤。什么意思?就是煽动他割据为王。

成都知府大惊,把秀才捉拿并报告皇帝。宋仁宗却满不在乎地说,他不过是多年应试不第,想当官罢了。可任命他到边远州县做个小官。

写反诗煽动分裂,其结果不是绳之以法,而是意外地得到官职。虽然小,也是官。

你当然可以说这只是小概率事件,可其它朝代为什么没出这种小概率事件呢?

更何况,你要是在明朝、在清朝写首这样的诗试试看,你就知道朝廷的王法有多么威严。

施老师就生活在明朝,他所写的水浒英雄则生活于宋朝。施老师写黄文炳这样的奸佞小人,写官府对因言获罪者的从重从快,其实不过以古喻今,让宋朝去背明朝的锅。

毕竟,施老师也怕像宋江那样被抓去杀头。和他来往的都是些书呆子,他可没江湖兄弟劫法场。

6、

作为告密者,黄文炳的下场惨得一塌糊涂。

晁盖等人劫了法场,刀口下救出宋江。宋江立即智取无为军,“把黄文炳一门内外大小四五十口,尽皆杀了,不留一人。“随即,张顺在江上活捉了黄文炳。

此时的黄文炳一定后悔了——倒不是后悔充当告密者,而是后悔他所投靠的蔡九着实扶不上墙,那么大一座州城,竟然让几十个草寇打进来,活活把犯人从鬼头刀下抢走。

愿赌服输。黄文炳说,小人已知过失,只求早死。——听起来,也还不失为光棍。比起有些告密者,做了坏事还要厚颜请求受害者原谅,还要流着假惺惺的泪水说这是历史悲剧啊,这个帐都要算在XXX身上。恐怕要强十倍。至少,他就像我老家俗话说的那样:做得就受得。

服侍他的是梁山最冷酷的杀手李逵,只见他把黄文炳剥了衣服,绑在柳树上,“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捡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割一块,炙一块。无片时,割了黄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肚,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

7、

梁山强盗不仅抢走了死刑犯,还把一位赋闲在家的前通判(相当于今天的地级市副职)全家惨杀了。按理,与此事关系甚大的蔡九必须负领导责任。

但蔡九不仅是江州的一把手,更是当朝蔡太师的亲儿子。

所以,告密者黄文炳全家死于非命,蔡九却依旧做他的太平官,继续捞银子,打板子,听曲子,玩女子。

蔡九当然知道,死了一个黄文炳,还有若干个张文炳李文炳叩门而来,他们都有狗一般灵敏的鼻子,善于嗅出空气中的异端滋味,兴冲冲地想要邀功请赏。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飞黄腾达的梦想,他们都想踩住别人往上爬。爬到高处的,人们叫他成功人士。至于他怎么爬上来的,你千万别问,要有礼貌地微笑,鼓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聂作平的黑纸白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