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三大危机扼喉纽约 兴衰道路上的谜团

相关图片

五年前的纽约可谓是全美现代潮流城市的典范。在这里有着全美首屈一指的自行车道、步行广场,还有各式各样让人眼花缭乱的酒吧。不过,现如今的纽约却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最主要的三大危机便是:公共交通、公共住房以及房租问题。

据美媒报道,纽约地铁站里的闷热拥挤,还有无处不在的异味都让人难以忍受,然而让很多纽约客抱怨不已的还是无穷无尽的地铁延误。公共住房的不易和租金的上涨,不得不让很多纽约人搬离曼哈顿。

不少当地媒体批判纽约已经逐渐转变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封闭式社区,又或者说是富人的避难所。因此不少媒体也将矛头直指各届市长办公室。

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今天的纽约比上世纪50年代以来要更家安全、富裕、健康,当然人口也更多。目前纽约市有860万人口,是历史上人口最多的时期。自1980年以来,纽约市的人口增加了150万,超过了除美国其他六个城市以外的全部人口。

地铁在工作日期间的客流量为800万乘客,是华盛顿地铁客流量的10倍。住在公共住房里的有40万人,比整个克利夫兰的人口还多。纽约市控制租金公寓数量是旧金山的六倍。

在过去的六年里,纽约也增加了大约70万个工作岗位,比夏威夷所有的文职人员还要多。25年前,全美每10个新工作岗位中就有1个是在纽约市,而在过去的十年里,每10个新岗位中有9个在大纽约地区。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人口的不断增加直接导致的便是公共交通和住房的短缺。

地铁方面

近些年,除了延误变成了家常便饭以外,脱轨、轨道起火等安全事件也不断的出现。自从80年代开始,地铁犯罪、涂鸦、故障等问题就层出不穷,但这些问题至今未得到很好的解决。近年来,一系列的机械缺陷,尤其是老化的轨道信号系统,以及延迟维修又使整个地铁系统面临瘫痪。

虽然去年耗资50亿美元的第二大道线(Second Avenueline)新开了几站地铁,但是整个延误却有增无减。据数据报道,整个工作日期间,仅有65%的地铁是准点的,而这一数据十年前则是90%。

排除资金短缺问题,地铁信号替换工作恐怕也得等到2020年才能开始真正动工,而完成恐怕就要到2030年了。

公共住房方面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可能公共住房首先会让人联想到高犯罪率的高楼大厦。不过纽约的公共住房一直以来是美国人们羡慕的对象。但今年早些时候,联邦调查人员指出,纽约不少公共住房楼宇并未遵守铅漆规定,同时还试图掩盖。在过去几年里,超过800名居住在公共住房的儿童被查出体内的铅含量有所上升。

有关机构表示,在未来四年将花费10亿美元用于维修,并提交给联邦监察员。但进行必要的长期改善费用则数目惊人:320亿美元。

租金方面

租金稳定法律限制了纽约市约100万套公寓的年增长。长期以来,该制度一直受到房东们的谴责,但大的开发商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他们可以通过促进快速的租客流动来收取更高的租金,通过表面上的改善来证明大幅提高租金是合理的,有极端者甚至通过在冬天切断供暖,或者建造噪音等方法把其他租客赶出去。

其结果是,受租金控制的公寓数量不断减少,因为一旦一套公寓的法定租金超过2,733.75美元(或者如果变成了一套共管公寓或合作公寓),就永远超出了可控制的范围。

另一方面,租金控制危机加剧了经济适用房的严重短缺。无法负担的房租让纽约流浪汉的数量也急剧上升。

房价也同样影响着纽约的特色。有研究人员认为,超级富豪的涌入,尤其是那些没有在曼哈顿公寓大楼里住上一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外来人口,正在不断占据纽约市。

他认为,由于高楼大厦的隔离带和完全的不存在,它们威胁要让纽约变得前所未有:乏味。

自白思豪上任以来,纽约市建立了全民公立幼儿园,犯罪率也有所下降,并计划保留或建造30万套保障性住房。去年,纽约市为3.2万套保障性住房提供了资金。纽约公共运输局表示,在五年里需要大约190亿美元来修正轨道信号。纽约州张葛谟希望通过收取曼哈顿道路拥堵费来获取资金,而白思豪则倾向于征收“百万富翁税”。

不少报道以及专家表示,如果这三大问题不解决的话,纽约将面临衰落。不过,纽约人民的韧性还是很好的,面对起各种各样的问题来相信也一定会处理得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明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