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本土派反中国大妈及水货客 凸显中港矛盾

香港独派学生团体学生独立联盟发起光复尖沙咀天星码头行动(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旺角行人专用区最近因为嘈音问题被当局“杀街”清场,部分表演者包括中国“大妈歌舞团”,迁移到尖沙咀天星码头继续表演,严重的嘈音问题亦转移到该处。有独派学生团体星期六晚发起“光复天星码头”行动,不满中国大妈破坏香港表演文化,并质疑有人借表演非法行乞,要求警方执法驱赶,场面混乱。亦有本土派团体表示,近年大量中国自由行旅客拥到香港购物,衍生的水货客等问题多年来仍未解决,凸显中港矛盾。

有18年历史的香港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专用区,因为聚集街头表演者引发的嘈音问题,8月4日正式被当局终止运作,香港人把它称为“杀街”,在周末及公众假期恢复全日行车。

独派学生团体发起光复天星码头行动

旺角行人专用区被当局“杀街”清场,部份表演者包括中国“大妈歌舞团”,迁移到尖沙咀天星码头继续表演,严重的嘈音问题亦转移到该处。据香港传媒报道,港府8月9日举行了跨部门联合会议,讨论“杀街”后的影响和天星码头外街头表演情况,有区议员表示警方将加强执法,但需要时间处理。

独派学生团体“学生独立联盟”星期六(8月11日)晚发起“光复天星码头”行动,多名成员手持两幅大型的“请勿行乞”标语,质疑有人借表演收取小费非法行乞,示威者进入三档表演者包括中国“大妈歌舞团”的范围,要求警方执法驱赶。

大批警员筑成人链包围一个中国“大妈歌舞团”,与示威者分隔,有示威者不满警方涉嫌执法不公,场面混乱。

一名示威者说:“你看大妈被你们包庇到现在无法无天了,大妈被你们纵容到无法无天了,警察保护大妈。你们做了大妈护卫队?你纵容了她们的胆子﹐你们知道吗?”

示威者质疑当局执法不公

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向公众表示,中国“大妈歌舞团”不懂香港法例,声称表演时“收钱饮茶无犯法”。不过,陈家驹表示,香港法律不容许表演者当街收钱,并举例几年前一名名叫“香蕉奶”的本地街头表演者﹐当时他只是表演几首歌曲后随即被人驱赶。陈家驹质疑当局对中国“大妈歌舞团”及本地街头表演者执法有差别待遇。

陈家驹表示,希望香港政府执法公平公正,他怀疑现时的尖沙咀表演者违法阻街、行乞、构成噪音滋扰。陈家驹又表示,自从中国“大妈歌舞团”在尖沙咀天星码头出现霸位,并以高声浪骚扰其他表演者后才出现嘈音问题,他认为,“绝对相信不好的源头来自大妈”。

凸显中港文化冲突

学生独立联盟发言人Joey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发起“光复天星码头”行动主要是不满中国“大妈歌舞团”破坏香港的街头表演文化,亦凸显中港文化冲突。

Joey说:“其实当旺角‘杀街’之后,这些所谓的表演者、或者叫‘大妈’,她们拥过来(尖沙咀天星码头)表演,严重破坏我们本来在尖沙咀天星码头可能有不同的人、或者不同国籍、不同阶层的人在这里表演。但是他们(大妈)过来就赶走那些人,破坏我们的文化。现在有些游客可能搭船经过这里,见到原来香港的文化是这样的,我想跟他们说﹐香港的文化不是这样,只是这班所谓的‘大妈’妨碍我们,他们在侵害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们今天一定要告诉他们,第一﹐(收钱)这个行为是犯法的﹔第二﹐他们是侵害我们的文化,我们一定要赶绝这些人。”

Joey表示,香港街头表演者一向不会用高分贝的歌声去妨碍其他表演者,不过,近年中国“大妈歌舞团”在旺角行人专区出现,以高音量哗众取宠,不尊重其他表演者的空间,导致严重的嘈音问题令当局“杀街”清场。他们希望当局加强执法,拘捕当街收取金钱打赏的表演者的非法行乞,以及控制音量太高的嘈音问题。

Joey又表示,“光复天星码头”行动收到一定的成效,令警方加强执法,他们会继续留意尖沙咀天星码头一带的街头表演情况,有需要的话可能会再次发起光复行动。

独派学生香港不满偏重中国旅客

除了不满中国“大妈歌舞团”的嘈音及涉嫌非法行乞,亦有本土派示威者不满尖沙咀海港城成为“低级大妈商场”。

据香港旅游发展局最近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旅客统计”显示,今年1至6月整体旅客超过3,06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增加超过10%,但短途市场则下跌1.5%。其中,中国大陆旅客占2,368万人次,增加13.4%,占香港今年上半年整体旅客超过77%,而印尼、新加坡、台湾和南韩等短途旅客市场,今年上半年都录得3%至8.5%的跌幅。学生独立联盟发言人Joey对美国之音表示,统计数字反映香港的旅游业偏重中国大陆市场,令香港国际大都会及购物天堂的形象失色。

Joey说:“香港本来就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慢慢由一个国际化的都市变成一个中国化的都市,见到(中国旅客)的比例这样上升的时候,就见到趋势会是这样上升,所以我们见到越来越多有这样的文化冲突发生,他们会来侵害我们的文化的时候,我们就会阻止。”

中国自由行旅客15年间急升

2003年香港爆发SARS(萨斯)疫情,重创香港经济及旅游业,为挽救香港经济,同年6月底中国大陆与香港签署《大陆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中国大陆旅客到港澳自由行就在2003年7月28日开始实施。

中国大陆旅客自由行实施15年以来,中国大陆游客访港人次由2002年的638万,大幅增加至2017年的超过4,444万人次,占每年访港旅客总数的比例由2002年的超过41%急升至超过75%。

来自深圳的中国大陆自由行旅客罗小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经常来香港购物,主要是由于种类比较多、也比较繁华,她主要来香港买化妆品、护肤品及包包之类。罗小姐又表示,在香港买药物及食品会比较有信心。

罗小姐说:“药品和食品之类去正规的店买会比较有保证。”

记者问:“价格也比大陆会便宜一些吗﹖”

罗小姐说:“是、是会便宜一些。”

中国自由行衍生水货客等问题

中国大陆旅客自由行政策,至2009年进一步实施深圳户籍居民一签多行。由于2008年中国爆发三鹿毒奶粉事件,一签多行政策实施后,衍生水货客逼爆新界北区以及奶粉短缺等社会问题,亦是中港矛盾冲突的主要原因。

2012年成立的北区水货客关注组,多次发起反水货客光复行动,呼吁各界关注走私水货客的问题。关注组由2013年开始,大约每隔半年统计上水区内,以中国自由行游旅客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店铺数量,以反映上水区的生活环境受水货客及中国自由行旅客带来的影响。

关注组星期日(8月12日)公布最新的统计显示,上水石湖墟的中国自由行旅客相关店铺,多达420间,其中化妆品店110间;为走私活动而开设的专门店107间;药房66间;找换店、金铺珠宝店各38间。相比去年6月,化妆品店数量增幅最高,达42%。

上水走私专门店5年急升14倍

关注组表示,相比2013年,上水石湖墟的化妆品店数量上升35倍、走私专门店上升14倍、金铺珠宝店上升3倍、药房升上升1倍。调查结果反映上水区内的跨境走私或代购活动依然非常活跃,并未因为今年第二季开始的美中贸易战,或者商界及香港传媒早前宣称的“零售业寒冬”而有明显减少。关注组认为,上水依然是走私者以及代购者的乐园。

关注组发言人梁金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上水区内的走私水货客专门店等5年来大幅上升,对区内的租金、人流及卫生带来很大影响,很多老店因为租金大幅上升而结业。

梁金成又表示,“一签多行”改为“一周一行”超过3年来,对减少水货客成效不大,因为中国不断发生食品安全以至假疫苗等药物安全的问题,中国民众以及走私水货客涌到香港购物的情况多年来未有改善,亦是中港矛盾的主要原因。

梁金成说:“首当其冲受害的、如果每次中国大陆的食物或者药物产生问题的时候,首当其冲受到伤害的,我觉得是我们香港人,因为他们是会海量来到香港去抢我们的资源,反过来我就看不到我们香港特区政府,一发生这些事的时候,它们不会首先第一件事去保护我们香港市民。”

反思反水货客光复行动新方式

梁金成表示,经历过2014年的雨伞运动,以至2015年多次大规模的反水货客光复行动,以及旺角冲突后,水货客问题其实仍未解决,但是运动组织者包括他自己,都认为应该要休息一下,并且反思光复行动应该以什么方式再进行,避免针对民生问题的行动,被建制派扭曲为另有政治目的。

梁金成说:“我看不到如果它们(建制派)用以言入罪说我们北区水货客关注组,是它们说的所谓的一个政治组织,或者带有港独意识的组织,我又看不到啊。至于我个人的表态,我一直都说就是因为你不让我说,我才要说而已,你不让我讲港独,我就更要讲港独,因为我觉得我们香港人是受言论自由的保障,我们亦有自己的思想自由。”

梁金成并表示,近年走私水货客的运作方式不断转变,由以往的大型集体行动,转变为手拉车的蚂蚁搬家,以至最近多次发现有家长竟然利用跨境学童的书包走私智能电话,以及手提电脑等电子产品。据香港传媒报道,去年跨境学童被利用走私接近770万美元的货品,情况令人忧虑,呼吁当局正视中港跨境走私水货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