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腰围越肥 座位越窄

本地航空公司经济舱座位尺寸改革,每个座位阔度减少一吋半,一排变成十个位,引起舆论哗然。

将经济舱当做鸡笼,有一个市场文化因素。市场经济无所谓对错,只有需求。四十年前,坐飞机去外国是奢侈行为,中产阶级也盼星星望月亮地几年坐一次,看那时的电影,加利格兰在机上邂逅一位空姐,国语片中的乔庄做飞机师,林翠做空姐,王莱是机上的乘客,全皆旗袍西装,衣着端庄。

那时的社会风气,讲教养尊卑,礼仪得体,飞机经济客舱的座位,自然也带一点尊贵,包括经济客位的飞机餐。

但是今日不同。强国的豪客四出消费,这个族群三十年前不是红卫兵就是上山下乡,那是尚未懂得怎样坐在一张沙发上,在田边坐下来进食。但是国家实行改革,形势翻天覆地,这些人的下半生迅速致富,但人生中上半期的行为文化无法戒除,也全盘演绎到飞机客舱,粗暴对待空姐,儿童丧哭喧哗。如果我是航空公司总裁,当初皱眉头,但看着滚滚而来的收入,也必看得开:哦,飞机的经济舱,要向大快活和大家乐看齐,还是做成茶餐厅的风格,成本最低,利润最大。

为何减缩座位尺寸的是香港的航空公司,而不是日本或瑞士航空?因为所属的母国的民族文化行为市场不同。在经济学上,非常科学地,一切都有供求因果的解释。

科技进步了,有人赞叹:这个世界人类的生活应该比没有手机电脑是更幸福。但是只对了一半:这个世界科技进步,但人文精神衰败,一架新的波音飞机,科技上的花样越来越多:在机舱看电影,以前一次旅程,放在大银幕上大家只看一出戏,现在各座位电子遥控,选择有上百出戏,还有电视节目、各种音乐、电子游戏。但明明肥人多了,座位却比以前缩减。

科技是进步了,若人文化倒退回猴子和畜生那个层次,飞机服务也相应越来越不必把消费者当做人。随着喧哗声浪向商务舱头等舱进侵,空姐被当作菲佣或丫头使唤,很快一辆波音机要附设一两间小小的羁留囚室。座位会一串一串的窄下去。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乘客之普遍质素和航空公司之间,绝对也一样。森林定律,真放诸古今皆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