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实质溃散 公款养党不够?中纪委新罪名逼交党费

中共十九大会场

中共中纪委官媒日前刊出文章,以陕西一名厅官因为长期不交党费被开除党籍为例,警告共产党员不按时、足额缴纳党费将会列入罪状开除。近年中共一方面意识形态溃散,党员不愿交党费,另一方面公费养党秘密被揭。

要求交党费中纪委罕见对拒缴者问罪

隶属中共中央纪委和国家监委的中国纪检监察报21日刊文指出,前陕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巡视员王曙晓日前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降为科员退休待遇。

文章称,在8月16号新华网上有关王曙晓违纪违法问题通报中,众多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中、“长期不参加组织生活,不缴纳党费”这一条,尤其受到关注。文章批评,王曙晓作为一名副厅级干部,竟然长期不向组织缴纳党费,其党性意识缺失、组织观念淡漠程度可见一斑。这篇文章也被其他中共官媒转载。

文章指出,早在2016年,党费问题就曾在18届中央第9轮巡视反馈意见中“高频“出现,在各地的整改通报中也时常提及补交党费情况。经过2年来的巡视整改,仍有个别党组织和少数党员依然不以为然、我行我素,需要引起重视。

这篇文章警告,不交党费省下的不过是蝇头小利,但失去的可能是中共党组织的信任、党员的资格。

中共空有庞大官方自曝党员入党为升官发财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最大的政党,新华社6月30日发布“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号称中国党员总数为8956.4万名。不过官方亦承认,许多人入党并非是因为信仰共产党,而是为了升官发财。

北京时政微信公众号“政事儿”8月11日报导,最新一期由中共办公厅秘书局主管的《秘书工作》杂志刊文披露,中办主任丁薛祥在“七一”内部讲话中称,有的人入党动机不纯,入党是为了升官发财。

丁薛祥点名六名落马高官,其中,他指,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入党,并不是因为信仰马克思主义,而是为了政治欲望、政治野心,为了攫取钱财、个人享乐。而孙政才向来被认为是中共“第六代”接班人。

前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则承认自已就是个“官迷”,入党就是想搞个官衔。

前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受贿2亿多,他说自己入党就是想有地位、多挣点钱,因为钱能给自己安全感。

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自从当了高级干部,特别是当了省委书记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玉吃玉,什么都敢要、什么都想贪。

丁薛祥说,有的官员愿意多干事,但一干事就要求“回报”,甚至讨价还价。比如前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说他有两面人生,一面是“玩命干工作”,一面是“利令智昏”,个人利益至上。

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得到满足后,便消极堕落,耍性子、撂挑子,对中央决策部署敷衍了事甚至唱反调。

意识形态实质溃散退党渐成潮流

中共不仅政治、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其意识形态体系内部也处于一片混战。中共宣传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共产主义成了笑话,党内没有任何信仰信念可以再带着中共度过这次难关。中共党员早已不信中共所宣扬的那一套,在中共窃取了所有的政治和社会资源下,许多中国人不过是把“党票”作为升官发财的敲门砖。

现当政者习近平及其上届的反腐助手王岐山都不止一次公开提到中共面临亡党风险。2016年12月2日,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全文刊登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讲话。王岐山表示,有人嘴上喊“四个意识”,在会议上对中央大政方针表示“拥护”,但在饭桌上、私底下说的却是另外一套。

大陆前公职人员宋先生对《大纪元时报》表示,事实上大陆90%以上的党员已经不信党组织。他们之所以口头上跟随党,完全是为了利益上的需求。

“因为中共是中国的执政党,他们只有依靠共产党才会得到相应的利益。”他指出,其实大陆党员内心各自有各自的信仰,“比如有的人信仰金钱、有人信仰名利。”

宋先生说,一些官员甚至会暗地去庙里拜佛烧香,或者让家人出面代替其去执行这方面的活动,“这实际上是(中共)内部较为普遍的现象,在他们之间也谈论,但是不会在公开场合去讲。”但他们多数不是真正信仰神明,只是为求官场一路通途。

另外,也有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看清中共的败坏本质,以各种方式退党。海外退党网站显示,大陆民众已经掀起“三退大潮”,2004年至今,公开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超过3亿。

根据中共党章规定,党员如连续6个月不缴纳党费,就会被认为是自行脱党。不过据公开报导,近年大陆出现实名或化名退党潮中,当一些党员向该党组织要求办理退党手续时,却被劝止、甚至威胁。

原安徽省检察院检查官沈良庆指出,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全部崩溃,只剩下空壳。

中共党费基本没用公款养党

一方面是中共催交党费,另一方面中共根本不是靠党费养活,而是靠附体人民吸血,这个隐藏数十年的秘密近年已被揭露。

去年11月因网上言论被停止授课资格的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本月被学校开除。据报杨绍政直接触动当局的是因他公开批中共“公款养党”。据自由亚洲电台8月17日报导,直接惹怒当局的是杨绍政在海外发表一篇批评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的文章。

杨绍政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情况不改变,社会终究会崩溃。

他说:“全体国民的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分布在政府、军队、社团、公有企业、事业单位、专职党务机关的每一个细胞,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并质问:“这么庞大的资源,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和社团一年给全社会造成的财富耗损为20万亿人民币,人均负担1.5万元,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几乎不养这群人,人均负担为零。”

“假如有两个经济体,同样的13.5亿人口规模和同等的初始人均收入。一个社会全民公款供养的政权人员比另一个社会多4000万。即使两个社会生产效率相同,供养更多政权人员的社会将会越来越穷。只要不变革,更多供养政权人员的社会终究会崩溃。”

杨绍政还说:“中国究竟是政党强大,还是政府强大?地区间究竟主要是政府的竞争,还是政党内部在地区间的竞争?在国与国的经济竞争中政党究竟起到了一个什么作用?”

对于杨绍政的言论,大陆独立经济学者巩胜利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吧采访时表示认同,他表示:像中国这样党政都靠国家财政来养的国家,全世界大概只有3个半,就是中国,朝鲜,古巴,加上半个越南。那你这个国家运营的费用就非常高。中国的党耗费的经费从来没有见过阳光。

一直以来,被中共刻意宣传洗脑所迷惑,人们既不知道中共掩饰过的发家历史,更认为是这个“党妈”养育了自己。2004年起在世界范围广传的《九评共产党》一书已揭露中共邪灵附体社会的特征,指中共尤如吸血鬼般不劳而获。

近年来,特别是自2016年以来,这一秘密开始由体制内人士揭开。

2016年2月,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在批“党媒姓党论”时发表言论称:“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

针对号称中共接班人的共青团,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2016年3月27日发微博表示,共青团不该由纳税人供养。

在2016年3月11日的中共人大记者会上,中共首次被迫承认中共本身并不是靠党费养活。人大的发言人在回应陆媒提问有关党务部门预算何时能公开时,回应称“这个问题有点难”,并承认中央预算包括党务部门预算。这一回应引发网友热议。网友认为,这是当局公开承认,党花的也是老百姓的钱……

海外民运活动家魏京生据此指出,共产党隐藏了六十多年的秘密,就是共产党花的是老百姓纳税的钱,属于贪污,或挪用公款,是严重的刑事犯罪,而且是犯罪团伙。从反腐的角度讲,中共是中国第一贪,天下第一腐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