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华男在澳两年赚2房4车 这职业让多少中国人红了眼

代购仓库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刘某某是一名在澳洲经营代购仓库的老板,专门卖货给代购。在刘的仓库里,常年囤积着在澳洲超市一货难求的紧俏商品,每天能打包成千上万的奶粉发往中国,月销售额高达1000万人民币。

据报道,在澳洲,一些人拿了货直接在国内网店上卖,年收入能有15万到20万澳币(约100万人民币);一些人则是在澳洲本土开礼品店,转卖给从事代购的留学生或是中国游客,也可借此过上小康生活。

28岁的刘某某就这样一名做代购的中间商,他是2015年才初至澳洲的西安汉子,两年之内就赚了2套房4辆车。而像他这样身处代购链顶端的“仓库主”,在澳洲并不少见。

有网友称,也是因为他们的出现,大量的澳洲明星奶粉被恶意囤积,商场货架上空无一奶、本地孩童无奶可喝、奶粉价格坐地起价,一系列的负面效应引发了海外媒体对中国代购的斥责声。

然而与此同时,中国买家也只能开始享受这些被多番经手的“仓库货”,只是大多数人还天真地以为自己买到的还是新鲜直采的“超市货”,毕竟国内网店页面上几乎都是这样的广告词。

这便是海外代购的真实缩影,产业链之完整、环节之复杂,早已超乎了我们的想象。也正因采购市场被日益垄断,享有份额的“先驱者”能坐收红利、年入百万,而底层的代购“小白”却举步维艰、活儿累利薄。于是“假代购”悄然而生,1块钱的假香水,贴个标就能卖200块,要是愿意加个36块的“上线费”,还能造出海外直发的物流信息,钱赚得又快又轻松。

在巨大利润的滋养下,“假货”产业链得以快速扩张。买假货容易、卖假货老道,更有“代购”喊话:99%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用假货。

把家装修成专柜假货秒变海淘正品

据报道,大陆女子陈慧萍是一个去年在沪落网的“假代购”,靠着几张从网上下载的图片,成功给自己造了个赴英留学生的假身份,单从一名客户身上就骗取了超过10万人民币。

假代购陈慧萍(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她从大学朋友圈开始下手,通过朋友圈的秀晒炫,让周遭的朋友皆以为她毕业后就出了国;再借由“朋友介绍”这张人情牌,源源不断地获取新客源的信任。

在陈慧萍虚拟的世界里,她是个父母从商、家境优渥、住着别墅的白富美,时不时给客户丢张在图书馆学习的照片,或者发个英国的定位,把人哄得一愣一愣。

然而事实上,陈慧萍只是个从没出过国的大专生,毕业后到上海找不到工作,靠着从代购手中“代购”商品的差价勉强为生。

她从不管自己买到的是不是假货,只要价格够低有得赚就好;要是买不到客户的货,就用“海关克扣”、“正在清关”等理由搪塞,再不行就直接消失,手段十分拙劣。然而,还是有大批的受害人上了当。

在如今的“假代”圈,陈慧萍只能算低端骗子,用软件造出假定位、假交易记录不过是入门把戏。

找留学生买生活照片、在专柜做假直播的假代购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人把自己家装修成了商场展柜,整天拍视频忽悠人。

造假成本之低廉,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在造假之城莆田,20块钱能买一大包假小票,其中包括包装、发票、POS机的签购单,扫描发票上的二维码还能弹出专卖店地址。

防伪标识,贵一点,5角一个。刮开涂层,可以登录所谓“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网站,输入验证码后还真能可以查到。

更牛的是,如今把国内假货伪装成“海淘正品”,成本已经被压到了36块。只要36块钱,发货地址直接变成美国旧金山,还能从物流官方网站上查到信息,让买家彻底无话可说。

据报道,一些知名快递的代收点早已开始公开提供异地“上线”服务,在哪发货都没关系,最终都会显示在美国或香港发出,价格在20至40元不等。

这些代收点,只要能够搞到海外网点的单号,然后再用海外网点的代码去登陆快递扫描设备,在大众可见的物流信息上,就会显示快件在海外做了扫描操作。就算是拨打官网物流电话查询,客服的说法也会是:“对,您的快件已发往国内保税港。”

晚上骑电动白天开路虎

早在2007年,纽约警方从布鲁克林的两处仓库查获了市价超过3100万美元的近30万双假耐克鞋,统统都来自号称要“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的福建莆田。

如今过去了十余年,莆田人终于把上个世纪“为国际名鞋代工”遗留下来的技术火种发挥到了极致,让正品都开始怀疑自己。

有人曾拿一双正版NB鞋与莆田制的假鞋作对比,经过专业机构对其进行的耐磨、抗弯折和剥离测试,结果发现,莆田鞋的鞋底除了稍易剥落一些,和真鞋没有任何区别。

莆田的经济命脉,全拴在一个叫“安福电商城”的地方。它位于距莆田市政府1公里的城乡结合部,前不久刚改名为“电商小镇”。市面上90%的假鞋都来源于此,一晚上交易额能达到2个亿,造就了无数个百万富翁。

这里早上死气沉沉,只有零星的几家便利店能见到人影;晚上9点后灯火通明,难以计数的摩托车、电动车集结于此,有时还会堵车。

“2013年开始干,现在车子房子都有了”,随便拉家店出来年营业额就有几百万,做得好的光“双11”一天就能赚来400万。因而,你不能轻视在“电商小镇”门前骑着电动车驶过的任何人,因为他们“可能白天就开着路虎”。

关于莆田,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新闻,去年年初有记者暗访莆田,不小心把老板广告牌上的电话号码曝光了。结果新闻播出的隔天,老板的微信收到了无数条好友申请,丑闻成了免费广告。

然而,更让人毛骨悚然地是,莆田并不是中国的造假中心,甚至连前二十都排不上。

广州的白云皮具城号称是“宇宙造假中心”,1到4层主营小品牌的零售,真正的大生意都在5到11层的写字楼。如果想进去,必须通过外面揽客的人带,看守的人在门外确定是自己人之后,才会放进。

这里的服务和莆田大同小异,晚上7点才能拿货,配套服务应有尽有:正品包装20块钱一个,境外购物单据3块钱一张,要假物流加几块钱就行了。更高级的是,买家如果后续要货,直接加店家微信下单即可,连囤货的风险都没有。

曾有媒体曾潜伏到白云皮具城一探究竟,一个专柜要卖近两万的LV手袋,这里只要800;店员们更毫不避讳地说,自己的主要客源就是微商和所谓的“海外代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精英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