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时事大家谈:洪灾肆虐,猪瘟蔓延,背后隐藏多少人祸?

 

最近中国山东农业城寿光,因为上游三大水库同时泄洪,导致沿岸村庄被淹,农民毕生心血泡在水里,损失惨重。但当局先是隐瞒灾情,而后又推出所谓“正能量宣传”,将灾害报道展示为政府如何为灾民服务。与此同时,中国各地从东北到南方爆发了严重的非洲猪瘟,有12个省市被列为“高危地区”,业者担忧,民众恐惧。猪瘟的源头在哪里?是否真如外界所说是因为美中贸易战,中国开放进口俄罗斯猪肉导致?八月的两场中国民生危机,背后到底隐藏多少人祸?民众要从哪里才能得知真相?谁来保障中国民众的安居乐业?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中国独立政治评论人士蓝阳;中国独立时评人朱欣欣

朱欣欣:防灾救灾是国家职能,民众问责合法合理

中国独立时评人朱欣欣说,在现代社会大家为了抵御天灾发展了防灾救灾的技术和体系。作为公共事务,防灾救灾是国家重要的职能,所以无论天灾是否具有不可抗性,政府的功能职责还是不可或缺的。每来一次天灾,就是对国家防灾救灾体系的一个考验。本来防灾救灾就是政府为公众提供的服务产品,这个产品质量的优劣高低决定着公众的福祉。所以每次天灾过后,民众对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问责是合法合理的,公民批评或评论政府部门也是在行使公民的权利。这次在“菜都”寿光的洪灾被民众指责为用“天灾”掩盖“人祸”,一是因为当局的种种托词不能令人信服。相关部门没有提前为蓄洪放水,泄洪过程中又大大超出泄洪通知中所说的水量,导致民众来不及及时撤离。第二,因为体制原因,缺乏能对灾害进行独立调查的机构和独立报道的媒体。官方不仅垄断了对灾情的报道,还对民间的报道和评论进行严控。这也是人祸的一部分,造成了民众的不满。民众认为官方的报道和说法缺乏公信力也是必然的。

朱欣欣:上面没批示,下面不敢动

朱欣欣说,现在每每遇到重大事件,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报喜不报忧的惯性,以及官僚体制内部形成的一套权力运作潜规则,凡事都要请示上级进行批准。另外,相关的官媒首先也需要考虑领导的意见才能去安排报道的内容和重点。一切都是围绕着权力的需要,而不是社会与民众的需要。他们对灾情的报道和相关的处理方式都不是为民众服务,而是为上级服务。所以,无论是政府部门的决策还是官媒的报道,总是没能及时,出现各种延误。但凡涉及民生的重大事件,没有最高领导人的批示和决策,下面很多部门都不敢负责任,互相推诿,效率低下,导致防灾救灾工作被延误。

朱欣欣:专制者往往通过“疲民”“弱民”以巩固统治

对于中国政府对内援助和对外援助上的投入差距,朱欣欣说,中共的对外“大撒币”是为了一党之私,是为了收买国际社会,为中共赢得外交空间和其他利益。对于国内民众的疾苦,只要不危及中共的统治,他们就不会重视。按照中国两千年来以《商君书》为代表的“帝王术”统治,专制者必须得“疲民”“弱民”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他们唯恐一旦有求必应,民众就会不断提高要求。这次寿光民众在洪灾中的损失当然得有政府来买单,它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朱欣欣:垄断了权力就该担起责任

中国官媒说民众只要买到没有问题的猪肉就可以安心吃,而民众则想知道如何可以买到没有问题的猪肉,对于该现象,朱欣欣认为政府的这种宣传完全是在回避责任,回避矛盾。出了问题首先应当追责,检疫食品安全的责任首先是在政府的相关部门。既然垄断了权力,那就该担当其相应责任,而不能把选择安全食品的责任全推给民众。有网友就曾说,在中国当一个消费者是很累的,得具备各种各样的知识和能力。如果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就必须有相关的权利监督,也必须有能进行独立报道的媒体,这才能让大众放心。

蓝阳:中共高层开始破罐破摔

对于为何在中国如何泄洪和何时泄洪至今仍是个问题,中国独立政治评论人士蓝阳说,归根到底问题在于一个以权力为中心的制度,而没有监督与制衡的机制。因此,即便有规范的程序,掌权的官员也可以不执行,或者执行时哪怕出差错也不用怕被问责。我们可以发现,现在中央处理洪水灾害的节奏和方式与以往有所不同了。之前,国家总理或政治局常委、委员会亲自到重灾区视察,但近几年没有这种做法了。蓝阳认为这其实就是上面扯皮了,没人愿意承担责任,没人愿意去履行官员所承担的职责了。用俗话来说,这就是中共上层领导人开始破罐破摔了。他们知道老百姓对自己的看法如何,但也没有决心去改,也不相信自己能改,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判了死刑。也正是因为这种扯皮现象,才让原本几小时可以处理好的问题花了几天才搞定。

蓝阳:政府通过舆论控制避免灾害演变为政治危机

蓝阳说,现在中国还是能有人可以通过自媒体或境外媒体获得真实的讯息,但由于政府设置了很多的障碍,所以对于大部分普通大众来说,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和能力去摸索着“翻墙”以获取这些准确信息。这种情况下,舆论控制就能起到的效果就是,在重大恶性事件发生的时候,大多数人没法同时间发起抗议,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经济危机或自然灾害危机引发政治抗议活动,从而演化为政治危机,影响自己的权利基础。从这个方面上看,中共的这种舆论控制是有效的。

蓝阳:寿光洪灾让“权钱勾结显露无遗

蓝阳说,其实每年到了汛期的时候,中国政府的各个防汛指挥部都会下发通知告知何时可以泄洪。蓝阳通过网上信息检索发现,潍坊地区十分缺水。同时三个水库蓄水,并在大雨到来前不泄洪,其主要目的是还指望用这些蓄着的水卖钱。正因为该地缺水,所以水很值钱,所以他们就很舍不得把水库的“钱”马上放出去。所以最后估计就是三个水库互相扯皮,你先放还是我先放,最后谁都不放。这些措施其实原本是有固定的程序和规范的,若按照固定程序做的话本不至于这么严重。但因为权力与利益的结合,造成泄洪不及时。等到大雨倾盆的时候,三个水库都容不下更多水,最后就造成三个水库同时泄洪,导致了灾难。所以,中国的权钱勾结现象在这件事上显露无遗。其实哪怕是在中国古代,比如清朝的时候,康熙皇帝治水对官员的问责都是非常严厉的,而且治水成效显著。所以,虽然中共当局说要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要坚持中国的传统,但事实上,中国的好传统他们一丁点也没保留,这是问题所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