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淡泊官场的清朝军事家彭玉麟

清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彭玉麟。(网络图片)

彭玉麟是清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与曾国藩、左宗棠并称“大清三杰”,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大清“中兴四大名臣”,他是湘军水师创建者、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官至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等。他曾六次辞去高官,为世所罕见。他还画万幅梅花以纪念心中永远的梅姑,而且每幅必自题一诗,无一雷同,而句意必有所讬。每成一幅,必盖一章曰“伤心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可谓痴情奇绝,遗世独立。

彭玉麟祖籍湖南衡阳,1816年生于安徽安庆,字雪琴(后有雪帅之称),自号退庵堂主人。其父彭鸣九做过“合肥梁园镇巡检”,尽管这是一个级别很低的武官,却得到当时的安徽巡抚李翰章(李鸿章之兄)极高的评价,于彭鸣九死后亲自做传,将彭鸣九“推为皖中循吏之最”。然而彭鸣九英年早逝,加之为官两袖清风宦囊如洗,身后没留下什么财产,再加上族中一些不良之辈又对他们孤儿寡母横加欺凌,致使彭玉麟在故乡湖南衡阳度过的少年时代不堪回首,欢娱既少,悲苦尤多。

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孤儿寡母仅有的一点薄产也被族中恶徒侵吞了,彭玉麟的弟弟彭玉麒竟险些被人挤到河中溺毙。一天,母亲王夫人把两个儿子彭玉麟和彭玉麒叫到跟前,哭着对他们说:“我们老是受欺受压的,这地方没法长住下去。你们尚未成年,还是远出避祸吧。记着,从今以后,你们要自强自立,等有了成就,再来见我!”慈母泪落,滴滴伤情。穷人的孩子早懂事,于是十三岁的彭玉麒跟人去跑远水生意,长期音信杳然。十六岁的彭玉麟则就读于衡阳城中的石鼓书院,他聪颖好学,特别能吃苦,从不怨天尤人。他当时“缊袍敝冠、三餐不继,然介然自守,未尝有饥寒之叹”。

生活的困顿,使彭玉麟不得不中断其学业,在军营中谋了一份相当于文书的职业,聊以奉养寡母。在这期间,彭玉麟遇上了他生命中第一位伯乐——时任衡阳知府的高人鉴,一个偶然的机会,高人鉴在军营中看到了彭玉麟写的一份文书,对他的文才与书法大加赞赏,后来又招揽为门下弟子,并招他到官学读书,成为了一名秀才。但如果止于此,彭玉麟最多只能是衡阳城中一介名士,通过科举之路谋一份官职,像父亲一样,尽管贤能干练却只能终老乡间。

道光三十年(1850年),湖南新宁爆发了李沅发起义,彭玉麟随衡州协标兵随往镇压。一场不过几百人的小暴乱,很快被平息,彭玉麟在此战中崭露头角,被授予蓝翎顶戴,却辞官不就,去湖南耒阳的一家当铺做了管账先生。恐怕此时,知识份子的那份傲气依然在他心里根深蒂固,对靠杀人来博取功名的武将行径显然不屑一顾。

咸丰四年(1854年),太平天国锋芒正盛,腐朽不堪的八旗兵节节败退,曾国藩正在衡州、湘潭组建水师,广求人才。先有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葆称赞彭玉麟,后又有常仪安推荐彭玉麟胆略超人,曾国藩遂发书召他速来。可是彭玉麟刚刚丧母,在家守制不出。曾国藩再次劝出,并说:“乡里藉藉,父子且不相保,能长守丘墓乎?”这话说得很有水平,彭玉麟感其诚义,慨然应征,当即人军。43岁的曾国藩与38岁的彭玉麟这次相遇,开始了其共同对风雨飘摇的清朝力挽狂澜于既倒的非凡人生。

入湘军后,彭玉麟在与太平天国军队的作战中骁勇善战,智勇过人。湘军主帅曾国藩让他创立了湘军水师,购买洋炮,制造大船,训练将士。彭玉麟治军极严,湘军水师中,他的坐船是一条插着红旗的快艇,巡视各处,来去如风,营中三不准“斗殴、赌博、抽鸦片”,如有违者,轻则笞杖数十,重则人头落地,因此彭玉麟治下,军纪在湘军中堪称第一,远胜于以金钱醇酒美人为饵诱部卒死战的曾国荃所部。易宗夔在《新世说》中称其时的彭玉麟“貌清癯如闲云野鹤,出语声细微至不可辨。然每盛怒,则见之者不寒而栗”,歌颂其威严治军。

他不负曾国藩之厚望,率领湘军水师于湘潭之战击败太平军,后随军攻陷岳州,在武汉、田家镇连败太平军水师。后来他率领的湘军水师在江西湖口被石达开打败。于是他整顿水师,配合陆军大败太平军于樟树镇、临江等地。接着,他率领的湘军水师与杨载福的部队一起攻占湖口、九江、安庆,升任水师提督,兼兵部右侍郎。在攻占天京(今南京)的战役中,他亲率水师策应曾国荃的陆师沿长江东下,堵截天京护城河口。第二年他与杨载福等攻下江浦、九洑洲、浦口,断绝了天京粮道,成为攻陷天京的大功臣。在剿灭了太平天国后,他一心扑在清军的长江水师的建设中,为清军的这支水师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后来倾注了彭玉麟无数心血的长江水师被李鸿章全盘接收,成为北洋水师最主要的力量,近代海军起步于斯。

彭玉麟对官场腐败深恶痛绝,下决心不与腐败官员为伍。他任长江水师提督治理水师及兵部尚书的时候,秉公办事,疾恶如仇,严惩恶势力,甚至不惜得罪清廷高官大红人曾国藩和李鸿章。曾国荃是曾国藩亲弟,彭玉麟发现曾国荃的陆军部队纲纪废弛,还抓住了曾国荃手下的两名吸鸦片的战将。曾国藩是彭玉麟的恩师,对他可谓恩重如山,但是彭玉麟却不顾师生情谊,毅然提笔三次弹劾曾国荃,致使曾国藩大怒写信给他责问自己弟弟到底哪里得罪了他。

有一年,彭玉麟路过安庆,忽然有人拦马喊冤,状告当地恶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鸿章的堂侄儿,仗着权倾朝野的李鸿章的势力横行乡里、夺人妻女,当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经调查,彭玉麟掌握了足够证据,把李秋升抓来审讯,李秋升竟然藐视彭玉麟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供认不讳。彭玉麟断然下令:“此人不除,安庆难安宁。”这时,安徽巡抚闻讯,风疾火急地赶来求情,彭玉麟开栅迎接,密令手下速将恶少斩首。巡抚还在字斟句酌,恶少业已命赴黄泉。事后,彭玉麟致书李鸿章,只是轻描淡写:“令侄坏公家声,想亦公所憾也,吾已为公处置讫矣。”李鸿章阅毕对彭玉麟恨之入骨,却还只得回通道谢!

彭玉麟任职期间还先后弹劾处置了腐败无能官吏一百余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个外甥曾任知府,由于贻误军机也被他杀了。他的所作所为在当时的民间流传下一句佳话:“彭公一出,江湖肃然。”安庆候补副将胡开泰召娼杀妻,彭玉麟怒而杀之;湖北总兵衔副将谭祖纶诱劫朋友发妻,还杀人灭口,州、县官员与他沆瀣一气,连总督都袒护他,但彭玉麟照样绳之以法而斩之。

彭玉麟以一介书生投身湘军水师,由于他智勇双全,在攻打田家镇、湖口等战役中屡立战功,便逐步擢升至水师统领,成为湘军水师统帅。先后被朝廷授为金华知府、广东按察使、安徽巡抚、太子少保、漕运总督、水师提督、兵部右侍郎、署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他视富贵如浮云,一生中曾六辞高官。所以当时民谚有“彭玉麟拚命辞官,李鸿章拚命做官”。

光绪十六年(1890年)三月,彭玉麟以平民之身病逝于衡阳城内的退省庵,终年75岁。他死后被御赐为太子太保,建专祠纪念,赠谥号刚直。著有《彭刚直公奏稿》、《彭刚直公诗集》。曾任两广总督和湖广总督的张之洞评之为“加官不拜,久骑湖上之驴;奉诏即行,誓翦海中之鳄”,并为他写下一首五言长诗:“神州贯长江,其南际涨海。江海幸息浪,砥柱今安在……”彭玉麟的同时代人,曾任翰林院编修的著名学者俞樾称其为“咸丰、同治以来诸勋臣中始终餍服人心,无贤不肖交口称之,而无毫发遗憾者”的唯一一人,评价之高,足见彭玉麟名声之重。时任湖北布政使的陈宝箴在悼念彭玉麟的挽联中写道:“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是生平得力语,万古气节功名都从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