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命运天定吗?贫富官位另外空间早安排

饭箕问卜

五代时期,江左有个余干人(隶属今江西上饶)叫支戬,世代都是当小官的,传到他这一辈,他却喜欢做文章,私下自称秀才。

每当正月十五,当地的风俗是取一个扬去谷糠用的饭箕,盖上一件衣服,铺上面粉,上面插一根筷子,使筷子在簸箕里的面粉上写字来预测吉凶。

支戬家里人都在忙着预测吉凶,他也走过去开玩笑地说:“请预测支秀才将来能当什么官?”就见筷子在面粉上写了两个字,好像是“司空”。

一生贫贱富贵官位,另外空间早有注录。(大纪元)

记起前梦

支戬以前曾经做梦到阴曹地府,翻阅了地府的名册。看到自己那一页上写着:“官到司空,年寿五十多”。还有别人的名册,内容他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朋友邓元枢的,记录写着“贫贱无官,寿命四十八”。

邓元枢后来搬迁到西,廉使徐知谏(?-931年,徐温四子)以上宾之礼相待,推荐他给执政。当请示的公文发出后,邓元枢却突然得病死了,死时正好是四十八岁。

叶自飘零水自流(大纪元)

支戬后来当了金陵观察判官,接着果然当了检校司空。当年戏谑民俗求卜饭箕,竟然成真。他经常把这些事说给亲戚朋友听。当他死在司空任上的时候正是五十一岁,和他梦见的一岁不差。

资料来源:《稽神录》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八字中真神得用富贵女命

如果读者看过上一篇文章的话,便会发现,此篇命例和上一篇文章中的命例有些相似,都是乙木命,也是生在冬令寒冷之时,地支也是水多,时干也是透出丁火来取暖。

而此命中地支亥子丑三合水局,上一篇文章中的命例只是地支两亥水。此命天干透出庚辛二金去克乙木和生水,上一篇文章中的命例只是透出一庚金。于是似乎认为,此命的配合比上例更差。上例之命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此例岂不是会更倒楣了吗?

非也,此命乃是一富贵女命。

那为何相差这么大呢?全靠年支一未土也。未为燥土,内藏己、丁、乙,亦是木之墓库,火之余气。有此未土,时干丁火有根,便可用了。上造中地支全是湿土、水,无火根,时干丁火无能为力。

且未为燥土能止水,亥子丑水局经过未燥热之土的温培,便能生木,化忌为喜。天干丁火有未土为根,便能调候和制杀存官(用丁火食神克制辛金七杀,保存庚金正官),转浊为清,这些就是有病有药,反成贵征。

什么是病?什么是药?在此例中,地支亥子丑三合水局,水旺木浮,且冬令湿木见水,反生为克,这就是病。然一见未燥土,犹如一温床,既能止住水局,又能暖水生木,反克为生,这未土就是药。

再看天干,女命透出庚、辛二官星,为官煞混杂,见之不贵,这是病。但时干丁火有未土为根,可用丁火制杀(辛金)存官(庚金),转浊为清,这丁火就是药。

转浊为清。(公有领域)

上一篇文章中的命例就是有病无药,区别在于此也。如命书中说:“干支之中,暗藏一字,有旋转乾坤之力量,全局精神,由此振起,则此神即是真神。真神得用,自可为富为贵。”此命富贵的原因就是在于这里。

如果有读者不理解上面的论述的话,可以打个比喻:有二个乙木命,乙木是芝兰、卉草、灌木等,二个都是生长在冬天,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之期。前一个命造的芝兰、卉草生长在室外,直接浸在冰冻的池塘中,在室外,即使上方有一盏灯在照明,但丝毫不觉得温暖,生机索然。

但后一个命造中的芝兰、卉草犹如生长在温室之中,地上铺了一层温床,即使冰冻的水经过了温暖的土壤,也能让水变暖,让芝兰卉草生机勃勃,温室内的灯火也能照暖光明,有如:“兰若生春阳,涉冬犹盛滋。”(兰若两种香草虽长在阳春温暖的时季,现经历寒冬仍然滋盛。)这还不是一个好命吗!

(注:兰、若:都是香草名。古人所谓“兰”,属菊类,与今天所说的兰花不同。若:杜若,属草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epochtime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