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大水井古建筑群 土改时发生烧烤活人惨剧

位于恩施的大水井古建筑群,从清末一直修建到民国,承载着中华建筑的历史。(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长江中下游艺术价值极高的古建筑群

位于恩施利川的大水井古建筑群,从清末一直修建到民国,很具规模,承载着中华建筑的历史。这目前长江中下游规模最大、保护较好、艺术价值极高的古建筑群。

大水井古建筑群集西方建筑与土家建筑特色于一体。整个庄园前院用平板青石铺就,前廊拱卷、欧式方柱粗壮挺拔,墙壁残留的雕刻图案和没有完全褪去的色彩。

柱头及穿梁皆有雕花,飞檐和屋脊均有青花瓷碗碎片镶嵌成各种图案,彩楼、门窗都刻有工艺精巧的花鸟虫鱼等图案,天井内还有水池和各种精致的花坛,此外,还有各种浮雕和楹联等,显示庄园曾经的精美、华丽。

安静完整的大水井古建筑群曾经是当地的李氏家族的大宅院。虽然外部的建筑框架保护的很好,但屋内没有任何家俱,已经是一座空宅了,各屋之间相互连通。

小说《软埋》中的大水井

“大水井”在土改小说中,是揭开主人公身世及家世之谜的地方。(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大水井古建筑群,目前为人所知,除了是一处旅游景点,也曾在《软埋》一书中出现。小说中,这是一处揭开主人公青林身世及家世之谜的地方: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柏杨坝镇,他们要找的大宅叫“大水井”。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据说,这个家族曾经遭到土匪攻打,因为没有水源,不得已而投降。土匪走后,他们即在近旁挖了一口井,将之围进家族的庭院里,族中首领在墙上写下了“大水井”三个字。以后,人们便管它叫“大水井”。

他们在车上一直闲聊着南北方民间豪宅的差异,闲聊藏富于民才是国家富强的根基,闲聊传统民居如何懂得与自然和谐相处,闲聊民间建筑中无处不在的中式文化符号。龙忠勇说,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在没有建筑师的时代,我们的建筑尚且知道,只有敬畏自然,只有与之融为一体,成为自然中的一个有机部分,它才能长久留存。而现在,几乎所有的乡村新建筑都摆出一副向自然示威的架势。

当他们一行走到祠堂时,惊讶的心情已然换成了震惊。徽派风格的门墙,与对面高耸的山头遥相呼应。而祠堂内的气派,更是让他们意识到,这个南方的地主庄园,其价值不可估量。相连的一片,从檐到廊,从门到窗,自上而下,由点而面,无处不讲究。而这份讲究,是一个中国富贵的南方家族向自己的文化传统表示致敬的讲究。

这份讲究,是一个中国富贵的南方家族向自己的文化传统表示致敬的讲究。(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墙上的字看见不?大水井三个字,就是老东家李盖五写的。字很大,写得真是威风。但他不晓得,解放了,他家的墙修得多高多厚也没得用。李家一族,大大小小一群地主,都被斗惨了。你们去的那个庄园是老爷子李亮清家的。他家老大,两口子都被枪毙了。老三自己跳了楼。那时候我二十出头,我是他家的佃户,是穷人。但我不是积极份子。李家人对我们不错,我妈不准我去闹。不过烧他们家地契我参加了。

不是小说是现实高校历史老师的调查研究

方方的小说《软埋》,里面有关大水井的故事其实是基于现实。高校历史教师谭松,他从2003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对川东地区的土改历史进行调查研究。他历经14年,遍访川东土改亲历者,写下50余万字的口述史书稿《血红的土地》,将川东土改血腥残酷的真相记录下来。在谈到为什么促使他做这个调查研究,他讲:

那一天,我在川东云阳县彭氏庄园偶然听说,土改时,一个地主老婆被四个民兵用铁条捅下身,导致她子宫破裂而死。当时我一下子情绪极其波动,感到非常痛苦,而以前埋藏心底的念头徒然变作按纳不住的冲动。记得当天晚上,云阳突然倾盆大雨!我曾经在《长寿湖》的后记中写道:“遗忘,让被扼杀的生命又遭受一次不幸——一种比肉体生命消亡更深刻的不幸。”然而,面对地主的苦难,岂只是生命的虐杀和虐杀之后的遗忘?!地富们在付出了财产和生命之后,还要背负着“罪该万死”的骂名,被贴上“遗臭万年”的标记,这才是更深刻的不幸,最大的不幸。人世间的大不公,莫过于此!就是那一刻,我决定不顾一切进行采访。说“不顾一切”是因为当时我还处在“取保候审”的“服刑期”。

八大庄园最完整的李亮清庄园家族惨遭厄运

日前,谭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大水井的真实往事:

土改的时候,这个地方不属于湖北,而属于四川省的奉节县。在土改的时候这个古建筑群共有八大庄园。它属于李氏家族,现在留下来的最完整的是李亮清庄园和李氏宗祠。

李亮清是当时一个比较大的地主。他本人在1948年去世,由他的大儿子李蔚廷掌管这个庄园。土改来的时候,李蔚廷就被抓起来枪毙了。他的妻子叫刘温贤,她被抓到大水井李亮清庄园的地坝上斗、打,她的衣服被全部脱掉之后殴打,打得很惨,但是没有打死,她也被枪毙了。

他的第二个儿子叫李次候,是国民党的一个搞无线电的技术官员。他没有被枪毙,他被抓进监狱劳改了几十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放出来,他活下来了。

他第三个儿子叫李询荛,是南京一个大学的学生。由于李亮清去世,他从学校回来奔丧,结果回到庄园里就没走。土改的时候,他也被折磨。就在一个晚上,有的说有人要打他时,他逃跑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

后来我采访到了他哥哥李次候的儿子,他说,李询荛是因为受不了这种屈辱,在晚上从李亮清庄园里边的小姐楼,就是绣楼,跳下来自杀身亡了。

李亮清的三个儿子,一个儿子被枪毙,一个儿子自杀,还有一个儿子被抓进监狱里关了几十年,差点死在监狱里。

惊心动魄的事烧烤活人

谭松谈到的另一件事,更加惊心:

我想讲一个让我感到惊心动魄的事,就是在这儿发生的酷刑——烧烤活人。

六十年前的那个土改运动,也是一场酷刑运动。在那场运动当中使用了大量的酷刑。我调查到的有几十种,有的有专门的名字,比如什么“吊美人鱼”,就是困着头发把人吊起来;“吊半边猪”,就是吊一个人的手指和脚趾,把整个人吊起来;还有“堆雪人”,等等。

还有大量的叫不出名字的酷刑。在土改中这些酷刑到处使用,是个普遍的现象。它主要是用在向地主追浮财阶段。什么叫追浮财呢?就是追地主的金银财宝。

土地、房屋、农具、粮食这些都好办,都看得见摸得着,但是有一样东西,当时土改的农会积极份子认为是地主们可以藏起来的金银首饰。所以在追地主的金银首饰方面,动用了大量酷刑,几乎无一例外。

在大水井这个地方,在李氏庄园里就发生了很多酷刑。其中一个酷刑就是“烧烤活人”。

2005年我到大水井庄园进行调查、采访。在这儿我找到了一个当年土改民兵,也是农会干事叫向贤早。他当时正在医院住院,我赶到医院去找他。他跟我讲了当年他在李氏庄园,亲眼目睹的一件事儿。这个事发生在李亮清的第二个儿子李次候的妻子彭吉珍身上。

彭吉珍是城里人,当时她回家后就待在大水井没走。在追逼金银的时候,男人们杀的杀、关的关,都整死了,于是就拿女的下手,就把她抓来,因为她是二儿媳妇。大儿媳妇已经枪毙了。

实际上彭吉珍根本就没有当家,她一直长期在外面,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而且当时金银已经基本上都交完了。她交不出来就动刑。动的刑就是在炭火上烧烤她。我有录像,我觉得看一下录像就很清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