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袁世凯极其重视教育

袁世凯在北京外交部迎宾馆就职临时大总统

教育,从来就是考验执政者政治良知和底线的试金石,古今中外,概莫例外。而军阀与教育,似乎应当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因为在中国近现代历史课本上,军阀都是清一色的反派人物,穷兵窦武,专横跋扈,鱼肉百姓,祸国殃民,总之,一介武夫会重视教育,谁信!

但实际情况却正好相反。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这些靠枪杆子打天下的军阀当政的时期或地区,教育几乎都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和发展。这些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的武夫对教育的理解和热忱,以及在教育方面的建树,都让你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肃然起敬。特别是联系中国教育的现状,以及“今朝”党政官员长期以来对教育的冷漠与贱视,更让人痛感历史对军阀们的不公。

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后发布的第一项任命就是委任严复为北京大学校长

袁世凯在国共两党的话语系统中都是一个被全面否定的人物。但这样一个人物却对中国近现代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说他是中国近现代教育第一人,也并不为过。

袁世凯出身于高门显族,军功世家。自幼绝顶聪明,诗书过目成诵,却不愿走科场旧途,对科场时文极无兴致,而是苦读兵书,学习骑射,立定投笔从戎之志。史料记载他“性任侠,喜为人鸣不平。慷慨好施与,以善为乐,寒士多依为生,士绅推戴,负一郡望。”这说明他少年时期并不是否定他的著作中所说的“胡天胡地的恶少”,而是“负一郡望”的领袖人物,文人学士的食主,犹如战国时期的信陵君、孟尝君、平原君、春申君,宽厚爱人、礼贤重士。其时,他在家乡办起了“丽泽山房”和“勿欺山房”,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文武学子。他主持其事,出资供给一切食用。或许,正是这种自幼就注重延揽人才的品格,使他一旦掌握权力,便对“培养人才”的教育事业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重视。

袁世凯对中国近现代教育的第一大贡献,就是牵头废除科举取士制度。光绪三十一年(1905),由袁世凯领衔,联合湖广总督张之洞、两广总督岑春煊、两江总督周馥等会衔奏请立停科举,推广学校,得到批准。清政府谕令从丙午(1906)科起,停止所有乡试、会试和各省岁试。这样,延续了1000多年的科举制度被废除了,为新式学校的发展扫除了障碍。袁世凯后来经常与其子女谈起这件事,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做的最为得意的事情。

在废除科举的同时,袁世凯还倾力兴办新式学校,通过组建教育行政领导机构、筹措办学经费和培养师资等措施,使其曾经管辖下的直隶省(今天津市和河北省)的新式教育迅速发展。他建立了以“北洋六镇”为首的现代化陆军及“保定陆军学堂”、“军医学堂”等一大批军事院校,是中国近现代军事教育的开创者。据统计,到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直隶办有专门学堂12所,实业学堂20所,优级师范学堂3所,初级师范学堂90所,师范传习所5处,中学堂30所,小学堂7391所,女子学堂121所,蒙养院2所,总计8723所,是整个洋务运动期间兴办新式学堂最多的省份。当时直隶有学生16.4万多人,位居全国第二,但教育资产有四百八十万两,名列全国第一。他在山东任职期间,于1901年上书光绪帝,创建了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二所官立大学堂,即现在的山东大学(时称山东大学堂),对当时中国的教育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直隶任内,袁世凯还积极派遣留学生出国。为解决对新式军官迫切需求,在筹建北洋新军期间,他从自己每月薪金中取三分之一(200两)作为奖学金,资助北洋所创办的新式军事学堂学生。后来,还从这些被培养出的军官中选送一些人去日本留学,其中著名的有孙传芳、张士钰、张树六、刘洵等人。1903年,袁世凯就在北洋大学堂中选出王宠惠等8人赴美留学,这是晚清新政期间中国派出的第一批官费留学生。同年,他从举人或秀才中选拔吴鼎昌等20人赴日留学。正是在袁世凯的不懈努力下,这一时期由政府派出的公费留日学生中,直隶地区所占比例很大。1903年,全国官费留日学生279人,直隶一地就为60人,占全国百分之二十还多。

在直隶推行新政过程中,袁世凯还力主重用留学生。如曾经游历外洋的马廷亮、陈恩涛等被任用为保定高等学堂总办;被派往日本学习的师范学生,多数归国后就被充实到各个学堂中任教。在直隶地区政府部门中,也有为数不少优等留学生被重用。为推动地方自治,袁世凯在全国各督抚中率先创办自治局,派留日学生金邦平、黎渊、李士伟等人在局中供职,为其拟订自治章程。詹天佑是1872年中国派出的第一批幼童留美学生中的一员。1881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铁路专科。1905年,在袁世凯保举下,詹天佑被聘为京张铁路总工程师;1907年,又在袁世凯奏请下与严复等人同时被清廷授于进士出身。在詹天佑的努力下,京张铁路比原定计划早四年开通,这是中国工程师自行设计和建筑的第一条铁路!只是,国人现在提起这条铁路时,只知詹天佑,已完全不知袁世凯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历史的真相常常是隐藏在细节里的,说袁世凯是最重视教育,还在于这样一些很容易被忽略的历史细节,而这些细节却最能说明问题。

1912年2月15日,参议员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25日,袁世凯接见严复。26日,即任命严复为京师大学堂总监督,也就是北京大学的校长,月薪300两。这是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后颁布的第一项重要任命。3月8日,严复正式就职。而直至3月10日,袁世凯才在北京正式就任临时大总统。

对此,你可以说是因为严复和袁世凯关系的非同一般。但从另一方面看,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袁世凯对教育的重视

著名的私立学校南开在开办和维持过程中,接受了大量捐款,而这些捐款大都为军阀所赠。据初步统计,以大洋计,军阀对南开的捐助,前后有150多万元,“袁大总统”本人及其“婶婶袁太夫人”为学校礼堂、实验楼“思远堂”就先后捐助了近20万元。而更令今人不可思议的是:此后,袁世凯以大总统之尊,想送四子袁克瑞和五子袁克权到南开学校读书,并愿意为此捐款3千元,条件仅仅是允许带两护卫。但校长张伯苓怕其把校风带坏,竟断然拒绝了!对此,袁氏竟毫无办法,最后不得不把俩儿子送到新学书院读书。想想袁世凯那时是何等人物,竟然在一个校长面前丢了面子。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当时并不奇怪,后来的冯国璋等人也都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其中折射的固然是军阀对教育的重视,更是权力对教育的尊重。这在当时是政治常识和底线。可以这样说,一个国家的领导只要懂得并坚守住了这一底线,国家就坏不到那里去。但今天,还有这样的领导吗?

袁世凯对教育的重视是一以贯之的。一直到逝世之前,他还对两个美国女记者谈到了中国教育的方方面面。其中谈了师范教育:“政府正在沿着教师培训的方向施行教育改革。全国目前有超过140所师范学校。从去年开始,北京的高等师范学校增加了学生的人数,从各省来的学生被集中到一起,希望能学习到无差异化的教学和培训方法。”还谈到了科学技术教育、妇女教育、职业教育:“至于科学技术教育,我们的政策是把重点放在工业化培训上。但是,由于资金的缺乏,并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政府正在计划为工人阶级提供职业培训,有点类似美国将学校和工厂合并的方法,以此提高工人的素质。”“国民经济的发展大大促进了妇女教育,随之还有一些基础科学和艺术教育。妇女缠足在各省已被明令禁止,总体看成效明显,只是在一些边远地区仍有残留,政府将尽全力废止这一陋习。妇女教育问题,应被认为是当前最迫在眉睫的问题,因为本国的每一个国民皆由妇女所生育,妇女是国家的母亲。”“美国教育体制中的职业教育部分将是最适合我们加以吸收和借鉴的。任何一个从业者都可以通过职业教育提升其能力。最近,一些被派往美国考察职业教育的官员撰写了报告,中国教育家们读后受益良多。在世界众多教育体制中,美国对中国教育领域的影响最深,因为美国人追求自由与博爱的精神,最能引发中国国民的共鸣。”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封建帝制的“复辟狂”竟然力倡教育独立:“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不受国家政体形式的制约,因为即使是在帝制国家,下述真理也是同样适用的,即国民的意志即是上天的意志。”

当了解了袁世凯对教育的所思所言所行,你还会相信“窃国大盗”一类谎言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