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痛苦的幽默:88辆校车闲置两年 拼出汉字博人一笑!

这两天,网上一段几十辆“校车”拼出“闲置”大字的视频引来很多关注,视频里,一辆辆明黄色的校车在空旷的停车场上拼出两个汉字“闲置”,让人忍俊不禁。那么,这些校车都是哪来的?又是谁如此幽默地用车拼字呢?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车主,这位没事儿用汽车拼字玩的“怪人”是来自无锡的戚先生。戚先生告诉记者,这88辆校车是自己通过司法拍卖买来的,用车拼字其实是车子闲置后的无奈之举,其实,这些车背后凝聚了自己的“一把辛酸泪”。

闲置校车拼“闲置”

热传网络引围观

今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车主戚先生,他告诉记者,他共有88辆校车,分两个停车场停放,目前已经闲置两年了。从去年开始,他就开始试着用校车拼图了,只不过不站在高处,你根本发现不了。两年时间里,他拼过“无奈”、“哭”、“闷”、“开心”等字和一些脸部图案,直到最近才被人发现了“闲置”的图案,在网上引起了围观。

校车拼出的闲置二字

戚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每次拼图之前,都要先画出草图,用尺子丈量,稍有偏差,自己就可能被圈在里面出不来。比较基本的简单的字需要拼四个小时,复杂点的,比如“闷”,要用六个小时才能完成。而“闲置”二字他用了整整一天,全程都是自己驾驶的,没有让任何人帮忙。

拼字之前,戚先生会认真画草图

至于为什么要拼字,戚先生介绍说,因为车辆需要定期发动保养,所以就自娱自乐玩起了汽车拼图游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吧。

校车背后“一把辛酸泪”

车主想为爱车找出路

那么这些车是从哪来的呢?戚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自己初中毕业后,自主创业,长期以来一直从事长短途旅客运输工作,2004年3月进入无锡市锦江旅游客运有限公司。

戚先生和他的校车

2010年10月,为解决中小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问题,惠山区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由五名出资人投资成立专门的接送学生服务中心—无锡市惠山区锦江中小学生接送服务中心(下称锦江校车),他任总经理全权负责运行的各项事宜。2015年11月,锦江校车因其他问题,被法院受理破产,所有资产进行司法拍卖。

他说,为了维持校车继续运行,他举债1000余万元将这批校车买下,想继续为惠山区学生服务。但是,惠山区相关部门当时没有让他继续运营校车,而是由区政府投资购买了一批新校车用于运营。而他借资1050万购买的93辆校车现在就闲置在那里。

这些校车已经闲置两年

戚先生说,他举债买下了这批校车,目前在这些校车的投入上已经大概有1600万,算是山穷水尽了。看着这些校车闲置在那里,心里非常痛苦,这些车倾注了自己很多心血,他经常要过来看看,摸摸他的这些爱车,他希望它们能为孩子们服务,而不是在这里一天天的等待报废。为了他的事业,他说现在基本可以算是妻离子散。

之前,他也提出过,本来就有93台校车为惠山区学校服务了6年,为何不能继续使用原校车。他可以按拍卖价原价卖给政府或低价租赁给政府。

他借资1050万购买的93辆校车现在只能闲置在那里,已经停在石塘湾停车场2年了。此前,他陆续亏本卖掉了五台车,但还有88辆找不到下家,他希望有实力的单位或个人可以联系他,他在校车运营上有丰富的经验,希望大家帮帮忙,大家可以买,也可以租,也可以合作运营,他就想给这批闲置的校车找个出路。

闲置的车停在两个停车场

还有“大鼻子”校车

被摆出“闲置”二字的大批校车停放的石塘湾停车场,整个停车场都是这批黄颜色的校车,有些车上还摆着一些学校的接送牌。据了解,目前这些校车大多行驶里程在两万公里左右,且正常参加保养年检,报废期限最晚的到2028年。

除了石塘湾停车场,戚先生还有一二十辆“大鼻子”校车停在钱桥的停车场里,这些车保养得还算可以,校车底下不时还有鸡出没。

戚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全国没有校车接送先例的情况下,2010年底挑起了无锡市惠山区锦江中小学生接送服务中心的重任。结合校车运行的实际,独立制定了多项的校车管理制度,规范了校车运行方式,规范了校车安全工作,他认为这也为国务院颁发《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的出台提供了范本和依据。

无锡校车运营六年来,接送学生的人数从当初的6000名发展到10000名,从当初的66辆车发展到108辆车,一直安全运营,没有出过大的事故。

无锡市惠山区教育局:

目前惠山区校车正常运营

针对大批校车闲置的事情,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无锡市惠山区教育局,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从2011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8月份,在这六年内,惠山区中小学生的接送是由锦江校车服务中心负责,由于经营中间,内部出现了一些资金问题,而导致破产。

新闻中提及的88辆校车曾经确为惠山区用于接送学生上下学的运行车辆,原属于锦江校车服务中心;由于该公司财务管理问题,导致校车服务中心破产;之后这批车辆在法院拍卖中由现车主戚先生以盐城某校车公司的名义拍得,因此车辆现所有权为上述盐城校车公司;惠山区委、区政府充分考虑到校车接送工程这一民生实事的重要性,决定将原有民资运营模式改变为国资投入运营。

戚先生告诉记者,这两年他跑了很多地方,想给校车找个出路,但是收效甚微,几乎无人响应。最后在某县,在校车使用许可审批表上,交警部门、运输部门和教育部门都敲章同意的情况下,在县级人民政府意见这一最后环节,还是被叫停了。为什么在为闲置校车求生存的道路上屡屡碰壁,他认为主要还是个风险问题,如果没有校车,学生路上的安全问题,相关部门就没有责任,但是一旦统一使用了校车,虽然对学生来说方便了,但是万一有事,相关部门就要担责任,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那么,谁能为戚先生解决这个天大的烦恼,让这些校车能够派上用场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