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琢磨先生:西门庆说:世道变坏了

西门庆说:可是我家里美色再多,跟我外出嫖娼也没关系啊,你有法拉利就不打滴滴了?人性从来就不因为身份和地位而发生改变啊,从根本上说,我也是个男人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清河县忽然兴起了一股妖风,当地老百姓都在传闻西门庆性侵了勾栏院一个叫李桂姐的黄花大闺女。这让西门庆非常郁闷也十分的委屈,这李桂姐的姑姑是自己的二姨太,李桂姐的妈妈开了一家妓院,你说这生意该不该照顾?李桂姐是她妈的头牌,这句话看着特别像骂人的话。李桂姐要正式接客前,必须得有个有头有脸来首嫖,按照当时的规矩,这样才能是一个有身份的妓女。

西门庆当仁不让,纠结了自己的一群好兄弟在勾栏院开了一个Party,期间忍耐不住就把李桂姐拖到后面把事给办了。万万没想到,清河县一群‌‌“小人‌‌”,至少西门庆是这么觉得的,所谓的小人就是吃瓜群众,竟敢嘲笑起自己来,还编了各种段子来讽刺自己。西门庆何等人物,清河县十大杰出青年之一,经营着当地的生药铺,缎子铺,当铺,还有走私生盐的物流生意,跟当地政府也有极好的关系,因为无数官员的官吏债是他借的。

什么叫官吏债呢?就是对官员打白条。官员在京城被认命后,朝廷是一分钱都不给发的,官员上任途中的差旅费都需要自己筹集,官员还得需要个师爷吧,上任后还要打点当地的直接领导吧,西门庆就是专门借钱给他们的人。官员也没什么可以抵押的,只能打个白条给西门庆。

试想,这么一号人物,如今却被整个清河县的人嘲笑,是可忍应伯爵不可忍。咦,这事管应伯爵什么事?应伯爵算哪根葱?应伯爵是清河县十大杰出青年之二,西门庆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纠结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十个人,其实就是平时一起经常逛妓院的十个混混,在玉皇庙拜了把子,举办了清河县首届十大杰出青年的颁奖典礼。应伯爵排行老二,成了西门庆的主要智囊。

应伯爵说要堵上清河县群众的嘴,首先得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英雄,所谓英雄,就是推动时代做出了巨大进步的人,比如司马迁啊,比如爱因斯坦啊,比如里根啊。西门庆为什么是个英雄呢?因为他为清河县群众的生活提供了很好的便利,如果没有西门庆,清河县人民的病怎么治?清河县人们的衣服怎么做?清河县的妓院生意谁光顾?这么杰出的一个人,你们讽刺他,你们还是人吗?当然不是人,是小人!

什么是小人?就是道德败坏的吃瓜群众,这些人对社会没什么贡献,每天吃饱了睡睡够了吃,只要有点风吹草动的八卦,他们就乐此不疲。他们有什么资格可以嘲笑西门庆?他们的嘲笑是对杰出人物的羞辱,他们是阻碍社会进步的绊脚石。如此以来,谁再敢嘲笑西门庆,谁就自动对号入座了小人。

西门庆说:那还有人有根本就是凑个热闹呢?应伯爵说:不行,必须强行划分成两类,这样才方便堵上他们的嘴。你成不了英雄,你就是小人,而小人是绝对没有资格嘲笑英雄的,吃瓜凑热闹都不可以,不管英雄做了什么,你们都没有资格去围观。

这是第一步,应伯爵说。第二步呢?一定要混淆概念,那就是像西门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妓院?而且就是去妓院,他怎么可能性侵个妓女?为什么不可能呢?因为西门庆何许人也?家里美色成群,别说吴月娘李娇儿等人,就是那个潘金莲和李瓶儿,让人一看就觉得,西门庆还不得累死在家中?说西门庆出门去跟别的女人鬼混,真的是屌丝被单身限制了狗的想象力。

西门庆说:可是我家里美色再多,跟我外出嫖娼也没关系啊,你有法拉利就不打滴滴了?人性从来就不因为身份和地位而发生改变啊,从根本上说,我也是个男人啊。

应伯爵说:话是这么说,但是群众不这么想啊,他们的想法很单纯,他们没有这么好的想象力的。

第三步呢?必须把这事搞成一个阴谋论,河北横海郡有个柴进柴大官人,一直想扩张地盘,来进入我们清河县来做生意,这属于海外敌对势力,想拉清河县群众进入水深火热地生活中,我们能答应吗?我们不答应!这是亡我清河县之心不死。这是一个局,这肯定是一个局!

第四步,虽然到底可以堵上清河县群众的嘴,但是最讨厌的是清河县的一帮文人,没事抓住个热点就批判一番,怎么办呢?就发动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说他们为了蹭热点不知廉耻,胳膊肘向外拐,吃人血馒头,发动群众斗文人。

西门庆听后,大加赞赏,将应伯爵视为亲生的知己,照计行事。

果然,清河县变得鸦雀无声,再也没人敢提西门庆这个名字了。至于西门庆到底干了些什么,也没人过问了,只要一问,就是小人,就是屌丝,就是被敌对势力利用了的人,就是吃人血馒头蹭热点。

从此,清河县也没有了任何娱乐与八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琢磨先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