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大陆娱乐 > 正文

看客:刘强东的大靠山这回救得了他吗?

刘强东本身是中国民建会员,又是现届中共全国政协委员。(图片来源:Lintao Zhang/)

中国富豪、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美性侵案近日突然成为舆论沸点,中共外交部的介入又使刘强东事件增加了变数,刘的“红顶商人”身份引起关注。不过,最新消息称,刘强东即使私下和解都是在犯罪,或难以脱身。有分析认为,此次事件的地点是应属最公平之地美国,这就构成了事情关键而又真实的看点。

刘强东涉嫌强暴重罪仍在调查律师:想私下和解都是在犯罪

9月2号晚间,一张微博截图传遍中国社交网络。截图显示,中国电商平台巨头京东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根据美国检方明尼苏达警方官网有关刘强东被捕记录显示,刘强东于8月31日晚间,因“性犯罪指控”被捕,9月1日下午被释放。目前的状态是,释放,等待正式指控。

3日下午,刘强东已经回国。4日上午,现身京东集团总部,出席京东与如意控股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美国明尼拿波里斯警察局发言人艾尔德(John Elder)4日接受美媒采访说,刚刚公布了5页文件,是逮捕刘强东当晚的警察记录。

文件显示,刘强东涉嫌罪名为“609.342”,即刑事性行为“强奸既遂”。根据明尼苏达州的法律,609.342为性犯罪五级中的一级重罪(Criminal Sexual Conduct in the First Degree)。

这是明尼苏达性犯罪五级中最严重的一级,量刑在12年到30年之间。

检方的起诉时间,最轻的第五级罪名指控上诉期限为三年,最重的第一级罪名指控上诉期限为五年。

针对刘强东获释回国,美国刑事律师刘龙珠对美媒表示,检方起诉可能性很大,从统计角度来说,在警方以一级重罪逮捕的情况下,检方不起诉的可能性并不大。若遭正式检控,刘强东的麻烦大了。

他说,届时刘强东在过堂、预审、终审中都需要出庭,然而即使他想积极处理这个案子,也可能因签证问题不能出庭,作为一个被检控性侵重罪的人来说:刘强东届时有可能无法获得赴美签证,因而无法出庭涉及逃庭,成为美国政府通缉犯。

对于此事是否可以私下和解?刘龙珠说,若私下和解,或因其他原因做出对刘强东有利的证词使其不被起诉,这在美国司法程序中是做伪证,属于犯罪,而且是重罪。

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Hastings College of the Law)法学教授David Levine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如果美国有关部门起诉刘强东,并签发逮捕令,中共当局也可能拒绝将刘强东交给美国的请求。

David Levine说,如果这样,明尼阿波利斯亨内平县检察官,可以请求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协助在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发布红色通缉令。红色通缉令相当于要求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国找到并暂时逮捕一个人,中国与美国均是该组织成员国。

刘强东聘请的代理律师格雷(Earl Gray)曾于9月4日对外宣称,此案没有“具可信度的证据”能证明刘强东有做错任何事,他不认为刘强东会面临任何控罪起诉。

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9月5日回应港媒的查询时表示,检方目前尚未收到警方的调查报告,所以还没有作出是否起诉的决定。

而负责刘强东案的警局发言人艾尔德则对港媒表示,警方对此案还在调查之中,现在无法对外透露与调查相关的具体内容,也不能预估还需要多长时间来进行调查,警方没有对调查设定最终期限。

针对此前刘强东的代理律师声称该案很可能不会起诉的说法,警方发言人艾尔德表示,警方对此案还没有得出明确结论,也没有撤案的打算。

艾尔德说:“我理解辩方律师现在的角色,他的角色是抹黑调查,抹黑我们掌握的证据,抹黑发生的事。这是他们的工作,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说的就是真的。”

艾尔德还特别强调,警方9月1日以零保释金释放刘强东是按法规行事,因为警方相信在调查过程中可以与刘强东保持联系,因此不担心他离开美国。

性侵地点选美国分析指最公平

时评人士古玉文6日撰文盘点了刘强东事件戏剧性的进展:中国最富的达人,携美满家眷乘私人飞机,抵达世界上最文明富裕的国家美国旅游,在奢侈的晚宴之后,突因卷入性侵重罪而被捕入狱。囚服头像照,正面、侧面。之后16个小时,零保释金释放,归国。等待判决。股票市值蒸发32亿。中共外交部发言关注。还有仙人跳、买春卖春等等元素。主人公之前还进行过红色宣誓,扬言12年实行共产主义。这个故事欢快、刺激、紧张,情节交叉、时空变换、场景腾挪、大国手笔。又一次,厉害了,我的国!

文章认为,刘强东事件依然是两个中国人的故事,抑或是犯罪行为。但是事件的地点选在了美国,这就构成了事情关键而又真实的看点了。

因为性侵在美国入罪的门槛低,外延涵盖广。凡违反他(她)人意志、对他(她)人做出与性相关的行为,都可能是性侵。比如,强吻、拍臀、摸手,身体接触都有可能构成性侵。

文章认为,据美国明尼苏达州警方9月4日发布的报告称,刘强东是涉嫌“犯罪性性接触—强奸”(既遂)遭到逮捕,涉嫌的609.342罪名为性犯罪五级中的一级重罪。当然,如果是网传的被阴谋设局,对刘强东来说那就是情况较好,但根据明尼苏达关于卖淫买法条例条款,刘强东也会因涉嫌买春而导致行为不当或轻罪。

文章强调,美国是三权分立国家,司法是独立的。美国的法律多如牛毛,但美国的法律不是教科书,不是论文参考书,更不是中共式的阶级斗争工具。美国的法律是维护每一个公民的权益。因此这个地点对涉及性侵事件的他和她是最公平的。

刘强东罕见获中共外交部出手“打救”

根据外媒报导,刘强东在美国的委任律师佛里特贝克(Joseph S.Friedberg)3日表示,“看起来有99%的机率,刘强东不会受到任何起诉”,还指像刘强东这样被逮捕后却又无条件释放的案例,并不常见。

从中共官方对刘强东疑性侵事件的反应看,刘强东背后似乎有股神秘力量支持,因而受到异乎寻常的特殊对待。

9月3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向发言人华春莹提问:“一名中国公民近日在美国被捕,随后被释放并等待接受调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回应称,中方正与美国有关部门,了解核实中国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美涉嫌性侵事件。

香港《苹果日报》刊文分析说。中共外交部介入中国人在外国涉刑事的案件,做法颇为罕见。甚至香港前高官何志平为了助中共在非洲发展能源战略,涉在联合国行贿,被美国司法部控告,也未见中共外交部为他出声。

事实上,今年7月,澳大利亚媒体曾披露,刘强东卷入了2015年一宗性侵案。在刘强东当时举办的一场派对上,他的一名客人被控性侵并被判有罪。刘强东本人未被控有任何不当行为,但曾以此案会令其婚姻及生意受损为由,向法庭申请压制令,试图防止自己名字曝光,但被法院驳回。

刘强东向中共表忠主动染“红”

刘强东近年不断向中共靠近。作为中国商界亿万富豪,他同时还是中国的所谓民主党派民建成员之一,另外还有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身份。过去一年,刘强东多次对外发表关于“共产主义这一代可实现”的言论,还曾与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一起身穿红军服装,头戴八角帽,拜访中共红色基地延安,号称接受中共“红色洗礼”。

中共官方也正按照“套路”向刘强东不断戴上“红顶”,2017年11月28日,刘强东参加当局“扶贫”,开始担任河北省阜平县平石头村名誉村长,同时,开始担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2018年3月,刘强东成为中共第十三届政协全国委员会成员。

以暴力革命起家的中共政权,历来不断藉权力安排和发财机会拉拢各路精英,充实其党和外围圈子。其中,中共的人大和政协虽然被认为不过是两个橡皮图章,但他们当中却云集了大量中国的超级富豪。

普林斯顿大学助理教授罗里.特鲁克斯(Rory Truex)认为,中国富商在中共全国人大和政协中的存在,是执政的中共刻意安排的。通过为非常富有的人提供中共人大政协中的一席,可以帮助确保他们对中共的忠诚,并让他们分享中共的部分利益。

中国热门专栏作家赵辉(音译)表示:如果他们(富豪)已经进了中共政协或中共人大,那么他们必然已经是成功人士。对于已经成功的他们来说,进入中共人大或中共政协,能为他们提供政治保护。

中国富商千方百计希望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是希望成为“红顶商人”。北京学者张鸣指出,“体制内的人可以进行利益交易”,“当选者将得到这样做的通行证”。“他们社会地位不高,不惜花重金进入体制内,就象是一桩生意一样……”。

除了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刘强东本身还是中国“民主党派”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会员。陆媒报导,去年11月初,时任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曾在民建中央机关会见刘强东。同年11月7日,身为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基金会理事长的陈昌智赴京东集团总部调研,并出席与京东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刘强东陪同活动。

中国民主党派,特指中国境内八大民主党派。包括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这些党派在中共建政前就被一律收编统战。

《纽约时报》刊发于2013年的中共两会期间的文章〈民主党派,中国政治的花瓶〉称,“这些政治组织的名字包括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促进会等等。党魁们有男有女。他们依次称颂国家取得的经济成就,赞美国家领导人对保护环境的坚定决心,并表达对以上一切的基础——一党专政制度——的拥护。”

文章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们在一年的其他时候通常寂寂无闻,但每到3月,他们就会被推上新闻前线,以向外界展示官方媒体口中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各民主党派领袖们纷纷赞扬“民主集中制度”的优越性,对共产党表达诸多溢美之词,然后回答国有媒体提出的各种充满阿谀言辞的问题。

文章援引香港政治刊物《开放》杂志的主编金钟指出,“这都是假党派,用来欺骗普通老百姓的假象。当然大多数的人是不会上当的,”,但“也有人抱着幻想,认为他们去开开会、说说话,就能影响中共。当然,这只是幻想。”

文章分析认为,共产党管理和资助民主党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既可以拉拢那些所谓“城市精英”,以防他们成为反对派,又可以堵住那些认为中国“一党独裁”的批评者们的嘴。

《纽约时报》前述文章也提到,中国这些民主党派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党组织几无相似之处。例如,这些党派无法提名政府官员人选。他们的宴会、会议,以及偶尔的出国考察等活动,也全靠共产党的经费支持。

但共产党的经费何来?有各方面的资料可以支持说明:中共建政后,党附体社会,超级庞大的党政军机构全靠老百姓养活,当中当然就包括了实质上成为共产党附属的一部分的中国民主党派。

据上月被学校开除的原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文章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负担1.5万元,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几乎不养这群人,人均负担为零。

当然,不止普通纳税的老百姓,这些富豪自己也通过企业巨额纳税成为中共前述“红色饭局”的重要“埋单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