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信仰 > 正文

中国拆十字架潮再现 教会联署:愿付生命代价

中国再出现强拆十字架浪潮,基督教重镇河南省是重灾区,一些以往被官方默许的大型家庭教会亦成整顿目标。拆了十字架,是否也毁了人心?《德国之声》访问了受影响的教会领袖。

今年初,中国山西金灯台教堂被政府整幢拆除。

9月5日,中国河南省南阳市一间有10年历史的家庭教会--光彩基督教会,被当地宗教局、公安和街道办人员突击搜掠。当局派人强行拆去教堂里和建筑物上的十字架,带走圣经、诗歌集、宗教服饰、奉献箱等不少财物,教堂内的设施和字画也被破坏。信众试图理论和制止但都被阻。

河南是中国基督教重镇之一,根据非正式统计有大约500至600万信徒,而南阳市是省内其中一个教会集中地。光彩教会的遭遇并不是孤例,近期河南有多家教会接连被强拆十字架,官方认可的三自教会也不幸免,规模偏布全省。不少家庭教会被强行取缔。

中国在今年2月开始实施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宗教界人士认为自始中国出现新一轮针对基督教的打压浪潮。

9月5日,河南光彩基督教会遭当局搜查,礼拜堂内宗教标语被破坏。

三自及家庭教会同受压

首都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也连续多个月面对全方位的施压。教会有1500人,原本拥有7个礼拜堂,从今年4月起至今已有6个被关闭,剩下最后1个也可能随时被迫停止运作。

锡安教会主任牧师金明日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透露:“房东说政府压力大,要中止合同,要我们离开。其实不是我们跟房东的事,是政府和我们的问题,这里都待不了还能到哪里去?根本不可能找到新地方。”教会早年投资的10年装修费也可能血本无归。

金明日说,政府自3月起要求在礼拜堂内安装监控镜头(CCTV)被他们拒绝。不只教会领袖、一般信众也接连被约谈。“几乎1000多位会众全被找到,包括5年前已经离开或刚刚来1个月的也不例外。他们跟会众说,锡安教会是邪教、反党、政治不正确、没有跟政府注册等等,会众被吓倒了。”而金明日自己的私人房产也被遭政府查封禁止交易,当了几十年牧师的他称从未遇过。

锡安教会位于北京的礼拜堂,教会有超过1500名会众。

教会罕见高调联署

上周,中国各地的家庭教会领袖罕有地高调发表联署声明,形容目前情况严峻。

“其中一些粗暴的举动,是文革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如拆毁教会建筑的十字架,粗暴干涉基督徒家庭悬挂、张贴的十字架和春联等信仰表达,强迫和威胁教会加入官方控制的宗教组织,强迫教会悬挂国旗或歌颂世俗国家、政党,禁止基督徒的未成年子女进入教会和接受信仰教育,剥夺和取缔教会和信徒的自由聚会等。”

一星期以来已有279位教会领袖加入联署,他们强调不会加入官方宗教组织或登记。“因为当教会拒绝服从恶法时,不是出于任何政治目的,不是出于怨恨和对抗,乃是单单出于福音的要求,出于对中国社会的爱。…并愿意为着福音的缘故,预备承担一切损失乃至失去自由和生命的代价。”

河南光彩基督教会礼拜堂讲台被破坏后的情况。

增长迅速惹官方注目

近日河南的情况,令人联想起2015年浙江温州的拆十字架行动。香港中文大学神学院院长邢福增一直有和中国家庭教会联系,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说,现时对河南打压较浙江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全方位。“我们相信不是个别情况。这几年当局都在部署压制基督教增长,尤其是发展较快的地方。”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今年4月公布的宗教政策白皮书指,中国基督徒人口达3800多万,较2010年社科院统计的2300万,大幅增加65%。

邢福增认为这趋势引起官方注目:“中共看到而且担心基督教增长太快,于是似乎要做点事压止增长。反映习近平的意识形态斗争,认为基督教威胁共产党。”

政治表忠

金明日曾经在官方认可的三自教会担任牧师10年之久,后来离开三自成立家庭教会,见证这些年的变迁。“以前宗教在中国社会发展中仍有存在理由和价值,官方不鼓励但至少默认。但现在明显敌视宗教团体,这是我们非常担心的。”他认为十九大之后,中国的大环境剧烈改变:“不只是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天主教也一样,整个宗教界再次被政治化,要表达政治忠诚。”

他说,中国基督教经历文革“灭教式打压”和过去十多年家庭教会组织化两个阶段,现在会进入新一阶段。虽然目前教会经营艰难,但是金明日认为有危就有机,对中国基督教的未来仍抱有希望。

“2018年进入试炼时期,但我认为中国基督教会的数量、信心和影响力,在10年后会更大。因为在苦难动荡中,人们会很诚实地寻找上帝。”

金明日早年在官方认可的三自教会担任牧师10年,后来离开自立家庭教会。

“要成为这时代的希望”

接连的打压也令教会意识到,在政治低气压下,宗教界再也无法独善其身。

“基督徒群体对社会的责任和使命会更加成熟。不像在政府默认下,自己躲在里面安安稳稳地存在,教会成长就很高兴。现在不行了,必须面对公权力和公共社会,包括政治问题。教会是和平之子,要成为这个时代的希望,愈是这样,愈要承担社会责任。”

礼拜堂被关以后,锡安教会的信众只能以“打游击”方式继续聚会。有做最坏的打算吗?金明日笑说:“教会的本质不是场地,信仰是内在的,谁都动不着我们信仰的内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