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刘源非常后悔:与父亲刘少奇的最后一面

刘少奇一家,前排左一为刘源。(网络图片)

刘少奇最小的儿子刘源写了一本题为《梦回万里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的书。

刘源曾在采访中谈到他与他父亲最后一面时的情景,那时正是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不久,他父亲被看管。

文革前,刘少奇在中共党内的威望比毛泽东高,毛决定置他于死地。据悉,这就是毛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初衷。

1966年8月,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目标直指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说他是睡在自己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野心家。刘少奇的二号人物的地位被林彪接替。

随后,刘少奇被冠上中共“党内最大的资产阶级当权派、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黑司令”被打倒。

刘源回忆与父亲在一起的最后日子

刘源说,他和工作繁忙的父亲接触最多的就是“文革”开始以后,1967年春天和夏天,是他们父子相处的最后两段日子。

当时他父亲被隔离监禁,外人接触不了,谁都不敢接近刘少奇,哨兵只能隔一段距离看着他,工作人员也都在划清界限。谁来照顾刘少奇的生活呢?

因为刘源过去当过兵,小时候和大家关系挺好,所以被特许出入,端饭、洗碗、打扫卫生,他成为唯一在父亲身边的亲人。

刘源说,他与父亲最后一次见面在八五批斗会之后,1967年9月份。八五批斗会的时候,他父亲已经被严加看管,他都不能靠近父亲身边了,就在父亲旁边的一个屋子,帮他刷个碗、洗洗被子、洗洗袜子。

当时,有一个战士做完了菜,端到小餐厅。刘少奇吃完饭,刘源在餐厅外一个小池子里给父亲洗毛巾,准备去刷碗。

他父亲突然走过来问,“你妈妈在哪儿?”

“当时不允许我跟他说话,所以我特别紧张。”刘源说,所以他当时小声说,“妈妈就在你后边的房间”,“他们不许我跟你说话”。

刘少奇还想再问,但没有问,站了大概两分钟,扭身就走了。

刘源说,“这就是我们父子的最后一面。我非常后悔,感觉对不起父亲,那时候即便我就大胆地跟他说话,他们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刘源还回忆了他父亲死后3年他们才知道消息。那是在1972年,当时刘源还在山西朔州山阴县白坊村插队,回北京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说了消息,但是不敢确认爸爸是否真的没有了。

第一个跟刘源说这个消息的是万里的儿子、当时在郑州总参炮兵学院当兵的万伯翱。

“他告诉我,我父亲可能已经在开封离世了。但那时谁也不敢相信,人为什么会到开封去了呢?”刘源说。

刘少奇为何送到河南去死

1972年7月,刘源及家人就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毛批示:“父亲已死,看看母亲。”

当天,项目组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说毛批示了,你们可以看看你们的母亲,父亲已死。这一天,这两个人去监狱,通知了他母亲,说“刘少奇已死,1969年11月12号,死在开封。”

“我们问他们,人为什么会死在开封?他们又不吭气了。大约是1972年8月,我们去监狱看了母亲,那时候父亲已经去世3年了。”刘源说。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刘少奇担任中共华北工作的领导人,1938年11月刘少奇任鄂豫皖中央局(后改名为中原局)书记。1941年刘少奇被任命为中共新四军政委和华中局书记。

1945年8月,侵华日军宣布投降,毛泽东赴重庆同蒋介石谈判。在此期间,刘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职务。1949年中共非法建政,1954年刘少奇任全国人大委员长。1956年9月任中共中央副主席,1959年4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防委员会主席。

从1963年到1966年,刘少奇担任中共国家主席期间,先后携夫人王光美出访印度尼西亚、缅甸、柬埔塞、越南、朝鲜、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国,资本家出身的王光美身着旗袍,颈带项链,其风度得到外媒好评。文革时这成为她的最大罪状。

毛泽东想让刘少奇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有个年轻漂亮的妻子。毛经常打电话邀请王光美一起游泳,然后一起吃饭。王光美不敢不去,但引起了江青极度的妒忌。江青曾当着王光美的面对毛泽东说:老婆还是人家的好!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毛折腾刘少奇,江青整治王光美。刘少奇受到骇人听闻的人身摧残,于1969年11月12日去世,让毛去了一块心病。

由刘少奇的简历来看,把他送去河南度过生命中最后一段日子,应该与他的经历有关。

1938年11月刘少奇领导中共鄂豫皖根据地的工作,从1954年9月到1964年夏,刘少奇一共10次到访郑州,并多次在郑州作出过“重要指示”。

刘少奇坚持想活下去

文革开始后,毛泽东不光要打倒刘少奇,让他永远爬不起来,而且打算要他的命,如此就一劳永逸。

在毛、周的指示下,刘少奇连续遭受批斗、毒打、凌辱,1968年春天终于爬不起来了,躺倒在床上。当时毛的大管家汪东兴下达命令,要折磨到刘少奇尽快死去。

中共中央特派员指示,把卧床不起的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两条腿捆绑固定在床板上,一动也不能动。于是,头枕部、胸背部、臀部、两脚后根由于长期压迫血循环不好,长出褥疮,最后褥疮都流出脓水。在他发高烧时不给用药,还把尚有人性的医护人员全部调走。

刘少奇痛极了时,两条腿依然固定捆绑在床板上,只有一双手可以自由活动,在空中乱抓。就像将溺死的人一样,当他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最后,他们就在他两只手里各塞一个硬塑料瓶子。刘少奇就死死握着,直到死,把两个硬塑料瓶子握成亚葫芦,还仍然死死攥在手里!

到了这种程度,中央特派员既不让给刘少奇洗澡,也不准给他翻身换衣服。中共就是这样对待它自己的国家主席的!

到1969年10月17日,被固定在木板床上的刘少奇浑身糜烂腥臭枯瘦的像一根柴棍,病得只剩下几丝丝气,地方医护人员报告:病人随时都可能死亡。

1969年10月17日当天晚上7点钟,汪东兴受毛、周指示,命令把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刘少奇扒个精光,被几名军人用一床被子一包,放上了担架,塞进了一辆军用面包车,由项目人员武装押送,直驶北京西郊军用机场,迳飞河南省开封市,秘密关押于开封市革命委员会院内原“同和裕银号”旧址。

后来有知情人透露,当时,刘少奇被关押在没有玻璃的屋子里,深秋的风夹着寒气吹在虚弱的身体上。老人瘦成皮包骨头,病得奄奄一息,靠鼻饲维持生命。每次诊疗前对刘少奇进行批斗,高呼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医生用听诊器金属头敲打刘的前后胸壁,造成大块血肿,肋骨伤痛,女护士用针头乱扎刘少奇的血管,造成全身无一处存在可以救急用的血管。牙齿只剩下七个,连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每天闭着双眼,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发出微弱得不仔细听都听不到的呼吸声。两次病危时,在刘少奇身边的人都说,虽然他不说话,但神志还有点清醒,特别配合治疗,看来要坚持活下去,想活下去……

把刘少奇运到河南去送终,一个是他曾经在那里工作过,一个是怕国家主席被折磨致死的消息在北京传开。此时,没有人能认出这个人是谁,刘少奇已经完全脱相了。

到河南后,刘少奇病情进一步加重,仅仅活过25天,三次病危后,于1969年11月12日在河南开封的陋室里孤独、凄惨地死去,临死时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已经没有人形,终年71岁。

两天后,11月14日,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遗体被装上一辆吉普车,由于车身容纳不了他的身躯,小腿和脚都露在车厢外。火化时,火化场当时得到的通知是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火化,只准留下两个火化工。火化后,骨灰寄存证上面填写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还有人冒充“刘源”签名办理了寄存手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叶净寒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