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朝鲜族志愿军的遭遇

2010年6月20日,首尔,朝鲜战争纪念馆。

当年入朝的朝裔志愿军,约为二十万。估计活到现在之数,恐怕只有二万,连上第二代、第三代(包括配偶),逾十四万。中国可以救赎用粮1400万吨,接他们脱离苦海回国定居。

国内志士仁人近年为资助、安排流落缅甸境内国民党军抗战老兵返乡省亲乃至定居所作种种努力收效甚微,皆因后者均已年过九十,行将就木,只能安土重迁,抱恨终天。寻找、接纳来得太迟,令人沧然泪下。然而,如今仍旧留居北朝的朝鲜族志愿军一般只是年过八十,生活尚能自理,行走不用人扶。作者建议国内志士仁人亡缅甸之羊,补北朝之牢,奔走呼号,唇枪舌剑,说动政府通过赠送北朝粮食,救赎他们及其后代脱离苦海,回国定居。啥苦海,你懂的。当年入朝,他们约为二十万。作者估计,活到现在之数,恐怕只有二万,连上第二代、第三代(包括配偶),应逾十四万。救赎用粮,一人百吨,即需一千四百万吨。

中共移交朝鲜的部队共计69,000人

以下说说他们的有关来龙去脉。1949年5月初,时任北朝人民军政治部主任的金一,作为金日成的使节,对北京进行秘密访问。金一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请中共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朝鲜人师移交给北朝。毛泽东立即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这些朝鲜人师是解放军东北军区的156、164和166师。166师和164师分别于1949年7月和8月抵达北朝。156师则与来自第四野战军和其他野战军中的朝鲜人散兵和较小编制朝鲜人单位混合重组,编为装备更为精良的第15独立师,于1950年4月移交。三师人数共约六万三千。下面还会谈到第15独立师。

这三个师实际上是从“朝鲜人义勇军”演变过来的。朝鲜人义勇军是由抗日的朝鲜裔朝鲜人在中国境内组成的。1945年8月底,这支有约四千人的军队受命开拔到中国东北执行——如中共所言——“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境内与苏联军队共同作战,解放朝鲜人民”的任务。不过,这支军队的主力并没有尾随金日成一起回国,它在中国继续待了几年,一边征募中国境内的朝鲜裔中国人,一边与国民党军队作战。这些被征募的朝鲜裔中国人,依照中共定义,本属中国公民。它的四个支队分别发展成为156、164和166师。

这三个师只是中国移交给北朝的朝鲜人部队(既有朝鲜裔朝鲜人也有朝鲜裔中国人)的一部分,而非全部。早在1945年秋,金日成率领原东北抗日联军中的四百名朝鲜老兵回到北朝后不久,中共就曾向他移交了一个一千五百人的朝鲜人部队和八百名朝鲜人干部,1950年6月20日,又向他移交了一个约三千五百人的铁道兵独立团。

以上加总,中国于朝鲜战争爆发前移交给北朝的部队,总人数达到六万九千,从而大大增强了北朝的进攻能力。至1950年中,朝鲜人民军的规模达到十四万八千六百八十人。

移交部队的三个组成部分

在完成这些部队的移交后,解放军中仍留有一些朝鲜人,但已不多。在中国东北朝鲜裔中国人中的征兵比例相当高。根据一份中国方面的材料,1940年代后期,中国东北朝鲜裔中国人的参军比例达到17:1,相比而言,当地所有别的民族成员的参军比例仅为32:1。此事足以说明:朝鲜战争爆发前,中共将约七万人的部队移交给北朝,乃是为着支持北朝武力统一朝鲜的早有协定的行动。另一方面,有证据显示,中共不太愿意过早派出汉族人部队到朝鲜。正如一个叛逃到南韩的前北朝人民军军官所指出的,中共由于不便派出中国军队,所以他们只能派出朝鲜裔中国人,让他们穿上朝鲜人民军的军装。这些朝鲜裔中国人乃为来自中国东北延边地区,那里有很多朝鲜裔中国人。

总体而言,原属中共的朝鲜人部队主要有着三个来源:第一个来源是前东北抗联的老兵。自于1940年底撤退至苏联远东地区后,这些老兵和他们的中国同志就被重组为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特别独立旅。这些老兵大约有几百人,其中大部分,但不是所有人,早在朝鲜战争爆发前,便陆续尾随金日成返回北朝。第二个来源是由朝鲜共产党人在中国境内组建的朝鲜义勇军,他们全是地道的朝鲜裔朝鲜人,大约有几千人。第三个来源是在中国东北地区征募的朝鲜裔中国人,人数约为六万。

不难看出,中共移交给北朝的部队主要由第三个来源构成。1945年8月后,他们分别由朝鲜义勇军和其他中共军队征募。尽管抗联的朝鲜裔朝鲜老兵和朝鲜义勇军朝鲜裔朝鲜成员可以称自己是朝鲜人,在中国东北地区征募的朝鲜裔中国人则是中国人。这点甚至早在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之前,就为中共反复申明。例如于1948年,中共中央就曾批准中共吉林省委的报告,将居住在吉林省内的朝鲜族群,界定为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后来于1950年代初期,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吉林省设立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显然,此举乃是中共早期政策的延续。如果否认延边朝鲜族人为中国国民,“间岛独立运动”就有可能死灰复燃——间岛乃为延边别名。中共当然看到这一危险,不会忘记1931年日军占领东北的借口,就是延边日属朝鲜移民利益受到中国国民侵犯。

中共在东北帮朝鲜征兵并训练

实际上,于朝鲜战争结束后,确有一些朝鲜裔中国人离开了人民军,回到自己的中国东北故乡,那里有着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儿女,还有他们的土地。甚至人民军中那些曾是抗联老兵或者朝鲜义勇军成员的军官,也有部分因为不满金日成对于朝鲜战争指挥的水准低下,要求回到入朝参战的中国军队里,但没能成功。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对亲华集团的清洗中,曾有一些此类军官逃回中国。显然和上述那些士兵一样,这些军官乃将自身视为朝鲜裔中国人。此外,作者无法找到证据,证实布鲁斯·卡明斯所声称的:于1947年初,金日成开始派出成千上万北朝鲜人到中国帮助毛泽东打仗。

作者曾于2014年10月5日参观了位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吉的延边博物馆。在其“朝鲜族革命史陈列”中,他看到一块展板之上无可置疑地这样写道:1950年4月,进入关内的四野各军所属朝鲜族指战员奉命在河南省郑州市整编,组成第15独立师,下辖四个整编团、一个教导大队、一个老弱大队、一个野战医院、一个炮兵队、一个警卫连。人们可以举一反三,推出第三来源移交部队成员几乎都是朝鲜裔中国人。

另外一块展板上有着如下字句:朝鲜战争爆发之后,全体延边朝鲜族青年踊跃报名参加志愿军。

据延边当地朝鲜族人说,首先,战后根据中朝两国协定,这些“朝鲜族”指战员,中国这边有妻子的,可以回来,没结婚的,只能留在北朝。后者有人曾经返回延边等地探亲,由于贫穷,五六十年中,多数人只回过一两次。带回北朝中国这边亲友馈赠物品,过关之时多被北朝边检人员扣下留己享用。他们有没要求回来中国定居?估计没人敢向北朝政府提出申请,兼且有了妻子、孩子,有的还有官职,只有安土重迁。其次,那些报名参加志愿军成功而又未曾娶妻的朝鲜裔中国青年,过后不是在战争进行当中就是在战争甫停之际,改变了身份,成了北朝人民军指战员。从1940年代末至1951年初,中共将下属的大部分朝鲜人部队移交给了朝鲜,其中绝大部分是朝鲜裔中国人。另外,从刚才提到的17:32的征兵比例,可以得到证实:中共曾应北朝要求,一直为后者在中国境内征募、训练和在战场上锻炼这些部队,以为北朝今后武力统一朝鲜预做准备。

由于这些朝鲜裔中国人从法律上来说属于中国人,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将其视作中国派往北朝参战的第一批中国人民志愿军呢?

韩战三年中国提供20万朝裔中国兵

另外,据苏联政府档案记载,于1951年1月16日——此时战争爆发已逾半年,毛泽东告诉金日成,在两个月内,他将派出十万由解放军指挥且装备了苏联武器的朝鲜裔中国人后备队,补充到志愿军和人民军里去。《东北日报》1950年10月16日登载了一篇题为《邻居》的文章,描述了一个住在东北的朝鲜裔中国人于1950年9月15日联合国军仁川登陆后,奔赴北朝“打回老家”的故事。所有这些都证明,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东北有着更多的朝鲜裔中国人,甚或在南韩被俘而被送到中国东北(佳木斯)洗过脑的朝鲜裔南韩兵(共为五万),被征募到在朝鲜的共产党军队里,当然基本是人民军里。

如此算来,中国于1950—1953年间,总共为北朝提供了不少于二十万的朝鲜裔中国人部队。

如果早就提出“中华民族”概念的执政党对于上述十四万朝鲜族志愿军及其后代脱朝归华之事置若罔闻,世人便可认为,这个概念也是假话、大话、空话、套话而已。不错,有的官员也许会说,他们当初选择入籍北朝,已不再是中华民族组成部分。是的,我们谁也不会呼吁当局救赎入籍西欧北美同胞脱夷归华,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因为他们乃是生活在蜜罐里。但是,十四万朝鲜族志愿军及其后代乃是生活在苦海里啊!

血比水浓。走笔至此,作者耳边响起离骚体化的一句朝鲜民谣歌词,泪水涌入了他的眼眶:

今宵离别之后兮,何日方回?祈郎留下诺言兮,妾好伫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