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吴小平骇人文章 习近平授意?揣摩上意?王沪宁策划?

——专家:对私企竭泽而渔 无益中国经济

中国财经专栏作家吴小平11日发表了题为"私营经济初步完成阶段重任"的文章,立即引发中国「政治、经济同步倒退」的激烈争论。旅美时评人士胡平指,中共在一系列政治收紧动作后,在经济上也重新收紧,中国民营企业的凛冬将至。外媒评论由于经济成长受阻,中共政府再度支持大型国企以来刺激经济,但这套老政策已经挤压到私营及小型企业。对于此文是否是习近平授意,分析有不同看法,也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王沪宁策划的。

中共资深金融专家吴小平11日发表了题为「私营经济初步完成阶段重任「文章,立即引发中国「政治、经济同步倒退」的激烈争议。而官媒迅速群起攻之,则被指欲盖弥彰。

吴小平这篇文章指出,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

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且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吴小平曾参与创建央企中金公司零售业务及财富管理部,任执行总经理。

吴小平现投身网际网路金融创业。他的一系列标签有:金融评论家、商业观察家、网路金融界知名人士,长江商学院校友,浙大客座教授,投资银行中金公司零售业务及财富管理业务创立者之一,中国最大网际网路配资金融公司联合创始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网民反应,中共中央级喉舌迅速加入反驳吴小平之列。

中共国务院主办的《经济日报》发文《高度警惕「私营经济离场论」这种蛊惑人心的奇葩论调》驳斥其观点,随后,《人民日报》转发此篇文章。

《经济日报》还批吴小平无疑是逆改革开放潮流而动、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危险想法。若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谋求网路轰动效应和流量收益,便是另有企图、别有用心了。

不少人立即联想到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退休,以及万达、海航、安邦等中国企业接连发生的事端,认为(吴小平)此文是为北京意图拿私有企业开刀先「试水温」。

上层授意?揣摩上意?

吴小平的文章出台之后,据说短短时间就吸引了两万多评论。为何大家对于中国“国进民退”的趋势如此焦虑?从经济社会层面来说,国进民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陈破空在美国之音的政论节目中说,这篇文章的内容结构极可能来自上层授意。从十八大习近平上任以来,在王沪宁的策划下,他们实施这样一种三部曲策略:信息快闪、引发争议、付诸实施。今年一月,王沪宁唆使人民大学教授发表文章《消灭私有制》,引起社会哗然,然后迅速删除文章。这次吴小平发文之后,首先反驳的不是《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而是《经济日报》、《新京报》这些并非首席喉舌的边缘官方媒体。被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号转发声讨,然后迅速删贴消失。

杨建利和陈破空的看法不同,他认为吴小平和他的文章被过度解读了。杨建利在美国之音的政论节目中说,吴小平在行业内并不是个重要人物,这篇文章也写得不好。当然不排除吴小平揣摩上意写了这篇文章。为什么有这么多反应呢?因为大家担心第二次公私合营正在进行,这篇文章的出现触动了人们的紧张神经。

对私企竭泽而渔无益中国经济

经济日报彭博专栏9月16日发表特里维蒂(Anjani Trivedi)的文章。

文章称,由于经济成长受阻,中共政府再度支持大型国企以来刺激经济,但这套老政策已经挤压到私营及小型企业。

高盛分析指出,中国小型企业营运持续恶化,库存增加,变现时间拉长。

大型国企业绩强劲,主要靠供给面的改革,包括压制高污染企业,关闭产能过剩的工厂,「一带一路」计划也为国企带来商机。但这些政策将一些边缘型的企业挤压出局,使私营及小型企业陷入困境。

中共政府大谈将透过法律保障及扩张信贷,以提高中小企业比重,表面上是要「抓大放小」,但实际上却是「弃小保大」。

大陆私营企业的生产力一向高于国企,过去20年来私企的平资资产报酬率比国企高出4到6个百分点。国企对国内生产毛额的贡献比重愈高,经济的长期运作效率与生产力便愈差。

目前国企的获利占企业总获利的三分之一,远高于2016年初时的15%,势头的确堪忧。因此压制私企的作法将难以持久。国有企业主要依赖政府支出,而非依赖市场需求,但政府的财政收入正大幅减少。国企的状况虽看似改善,却仍背负钜额负债。

中共现在又计划加重企业税负,来支应人口老化的开支。中国的社会安全税率高达43%,远超过美、日的13%及30%。野村控股预估,税制更改将使企业明年的获利减少2.5%,使投资减少1.1%。这对私企又是一大剥削,因为城市地区私企的社会安全税负担金额几乎是国企的两倍。

胡平:中共搞的这一套类似50年代公私合营

旅美时评人士胡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指,习近平重走毛泽东老路,在一系列政治收紧动作后,在经济上也重新收紧,中国民营企业的凛冬将至。

胡平说,就和原来50年代公私合营是一样的,没有直接把你的资本没收,但他就以公私合营的名义。公私合营有公有私,到后面更大成分都成了政府的了。政治上收紧,经济上也是再走回头路。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