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民企哀鸿遍野 陆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走向崩溃边缘

——

中美贸易战令中国经济雪上加霜。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盛洪日前严肃指出,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高到了可能使企业利润被减没的程度,这或致使中国经济走向崩溃的边缘。时事评论员文昭指出,川普减税为中美贸易持久战奠定了基础,而中共减税实则虚晃一枪,企业税负不降反增。有企业家称,在“国进民退”的局势下,民营企业普遍“哀鸿遍野”。财经人士分析:中国可减税约6.5万亿。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兼教授韦森在第三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发言称,近几年,中国企业总税率皆在67.3%以上,高于法国的62.2%,更远远高于美国的43.8%和世界平均水平的40.5%。他认为,当局需要考虑真正降低社保交付比例的方式。

最近所谓的税改,其实是在增加宏观税负,减了个人所得税,把劳保、资金等等这些东西,从人保部转移到了社会局。

其中有两点改变: 1、征收的劳保的提取比例,不是按照原来的基本工资,按照全部工资,这其实是增加了。2、税务局的性质跟人保部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它一定会有强制性在里面,它实际上提高了很多地方的劳保交款比率,实际上也增加了中国的宏观税负。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盛洪16日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二十年研讨会上指出,随着市场化的发展,财富的继续涌流,政府当局分割国民财富的方式,导致分割(流向政府的)比例是越来越高。

他从三个方面做了分析。

第一,今年上半年,一般财政收入增长的速度比GDP要快,它的比重在增加。第二,2017年土地财政收入远远高于往年。第三,最近的税改..把劳保资金等从人保部转移到了社会局。一方面,征收的劳保的提取比例,按照全部工资,这其实是增加了。

盛洪还说,“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高到了可能会使我们经济走向崩溃的边缘(的程度)”。

时事评论员文昭则对其中的第三点做了更详尽的分析。

文昭:中美减税天壤之别中共减税实则虚晃一枪

时事评论人士文昭在18日的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川普打贸易持久战最重要的资本是美国经济的繁荣,政府提振经济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减税,这是川普执政第一年的主要成就,今年以来美国失业率降至历史最低;上个星期公布的家庭中位收入也达到了61000多美元,创了历史最高。川普减税为贸易持久战奠定了基础。

反观中共的减税政策实则虚晃一枪。

文昭表示,今年3月份政府提出的减税方案是,为中国的企业和个人减少税务和非税务负担1.1万亿元,当时被官媒欢呼为重磅消息。但政府的一系列其它举措在抵消减税的红利。

今年9月份国务院推出的所谓“社保新政”,从明年1月1号起,社保和个税都归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之前中国的一个普遍现象是,民营企业给员工缴纳社保时,都是按低于其实际工资水平缴纳的。

因为社保和个税是分开征收,税务局和社保局很少共享信息,从而大批私营企业有这样的操作空间。

文昭分析,尽管这笔钱没有进入国家财政而是社保基金,但对企业来讲其实和税是一样的,所以社保从明年起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对企业来讲就是加了一笔“工资税”。

“国泰君安”的分析师指出,随着社保资金的缺口扩大,明年个税和社保征管合一之后,要追缴补窟窿的金额就是2万亿元。

所以,对企业来讲不但没有享受到减税的红利,反而增加了支出。

中国生产汽车玻璃的民营企业福耀玻璃,其老板曹德旺在2016年对为何在美国建厂时表示,其一自己在美国买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但美国政府看重的是就业,因为创造就业。美国当地政府又给了他1600万美元的补贴,所以算下来,土地他相当于没花钱。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电价比美国贵。

第三个因素就是上面讲的给员工缴纳的社会保险、还有各种各样的费用摊派:教育附加费、残疾人就业保障基金,等等…

文昭强调,所以减不减税不代表经济活力是否能得到释放,关键是看企业最终那个成本负担。

中国再燃“国进民退”质疑声

路透9月18日报道,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民企生存艰难,而中共政府则以“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为基调进行国企改革,令中国民企对生存空间产生深深忧虑,再度引发业界对“国进民退”的质疑声。

中国经济50人论坛9月16日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建堂指,民营企业、民营经济、非公经济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民营企业创造了60%多的GDP、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创造了80%左右的就业岗位。

近日,财经人士吴小平发表了“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的网络文章,引发舆论哗然。

四通控股董事长段永基提到,中共政府控制越来越紧,目前的经济形势从接触的民营企业,感觉到的是形势日趋严重、信心大减,就是“哀鸿遍野”。

分析:中国可减税约6.5万亿

财经评论人士“小微群众”9月17日发表文章表示,近几年来,很多企业和个人感受到越来越沉重的税收压力,呼吁进行实质性的减税。

中国个人所得税征收每年的增长都在10%以上,而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中国国内企业的税负,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还有高达百分之十几的增值税,外加印花税、车船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费等其他税种、费用。

税收是收钱,财政支出是花钱。财政支出越多,花的钱就多,进而有更强烈的驱动征收更多的钱,征收更多的税费。如果财政支出能够减少,那么,税收就可以不增长,甚至减少税收。

分析中共政府2017年财政支出数据后,其支出在一般公共服务上可减少8022亿,在外交上可减少281亿,在公共安全上可减少4341,在科技上可减少3009亿,在文体传媒上可减少2296亿,在城乡社区上可减少16379亿,在农林水扶贫上可减少10615亿,在交通运输上可减少8320亿,在资源勘探信息上可减少3359亿,在商业服务业上可减少1373亿,在金融上可减少883亿,在住房保障上可减少5879亿,合计6.4757万亿。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