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何清涟:中美贸易战 台商何去何从?

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世界资本流动规律几乎是每10至15年为一个周期。但本轮资本流动的特点与以往不同,以前是发达国家流往发展中国家,尤其是90年代初由美、英、德、法等发达国家联手推动的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成了最大受益者。这轮中美贸易战只是美国总统川普要改变全球化既定格局的一个大动作,但全球资本却正在流往美国。

作者为旅美中国经济专家与评论家,美国《商业周刊》1999年评为「亚洲之星」。其著作《现代化的陷阱》一书被推选为「3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300本书」。

中美贸易战引起台商普遍的恐慌心理。7月6日之前,台商因川普在中兴制裁议题态度时软时硬,对贸易战是否开打还抱观望之态。7月6日,美国对中国大陆出口商品的第一波课税正式生效,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此后,台商普遍在思考何去何从。

被中美贸易战硝烟呛着的一众台商

中国对美国出口前10大都是外资企业(含台资),其中8家台资企业为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成都两分公司、达功电脑、昌硕科技、名硕电脑、仁宝信息技术、一家新加坡企业、一家美国企业;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百大企业中外资占七成(其中台资占四成),陆资仅占3成。2017年,台湾对中国大陆及香港的出口总值达1,302亿美元,占台湾出口总量的41%,其中约有七成是零组件与半成品,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国大陆组装生产成最终产品之后,再出口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地方。

大陆台商对台湾经济的贡献如此重要,在川普3月下旬宣示中美将开打贸易战之时,就有分析师示警:台湾可能将成中美贸易战的重灾区。

最初,台商希望这次美国咋唬一阵就算,毕竟在中国经营多年,熟门熟路,与企业所在地的地方政府都维持着良好关系,有的台商在中国开设了两家以上公司,比如鸿富锦精密电子、达丰电脑都在中国开设了多家分公司,撤资太伤元气。

对中国政府而言,在对美出口前10大占七成,前百大占四成的台资企业,绝不能说不重要。中国政府也不希望台商撤资,在华外资企业对中国而言,好处显而易见:技术与产品设计是不花成本地引进,但却是提升国家商品竞争力的种子。产品输出国外市场可换来税收与外汇。中国企业多是劳动密集型的,低技术含量,因此中国政府尤其需要将技术密集型的台资留在国内。

但中美贸易战的后果,就是逼迫外资撤离大陆。

台商的难处

台资企业(主要是制造业)会大举撤出中国,转往美国投资或迁厂至东南亚避险吗?应该说,不是不想,而是实在有困难,否则,蔡英文任总统后推行的新南向政策不会应者寥寥。今年6月行政院政务委员邓振中率领124位成员访问团出席「选择美国投资高峰会」,是66个参与国里最大代表团,目的就是帮助台商考察美国的投资环境。

郭台铭是台商中「早起的鸟儿」。2016年川普胜选之后,郭台铭就准备将部分投资转移至美国、并与川普总统建立了直接联系,如今他宝押两边:在大陆生产的产品销给中国与亚洲,在美国生产的产品销给北美市场。也因此,他在这场硝烟弥漫的贸易战中,还成了美国的明星外企:今年6月27日,鸿海富士康「威斯康辛谷科技园区」破土动工,川普总统亲自出席,与总裁郭台铭一起破土。7月18日,川普总统宣布新的「学徒」政策,让美国公司为员工提供工作技能训练,郭台铭与23家美国公司在白宫一起宣誓,表示支持这项政策。

郭台铭三十年间成为世界级巨富不为无因:见机而作的灵敏,大概只有香港李嘉诚可比。除此之外,他的实力亦非其他台商能够相比。据行家分析,台商迁厂的难处,不同的产业会有不同的评估,如钢铁业在台湾因环境评估标准较严格,外移的诱因较大;但芯片、电子零组件这类高科技制造业由于产业链庞杂,移动的评估项目也就多。简言之,较为单纯的传统产业对投资美国的兴趣较为浓厚,高科技制造业则较为保守。台商要换牌桌,必须考虑美国下游品牌商的意向。若品牌商不愿吸收关税,对于毛利不到10%的电子产业而言,等于会失去美国订单。

对于在大陆电子供应链里的众多台商而言,最担心的不是品牌商将转单至其他国家,因为论ODM能力,他们没有竞争对手,但若供应链里有人脱队抢订单,破坏了原本的平衡,那供应链就完全被打乱。一些台商希望中国政府想办法维持台商的内部团结,但他们不知,在贸易战中前途未卜的北京,目前实在无力管台商这些事情。

是新南向还是迁美?

第二轮制裁之后,台湾政商学三界人士都明白贸易战不是嘴上说说的事儿,必须考虑台商未来的去向。

美国盯准《中国制造2025》,这对台湾企业可能会造成两种影响:一方面,由于台湾企业在中国大陆投资生产的很多,与中国大陆业者在生产链上的结合非常紧密,所以当美国对技术转让有诸多限制,台湾的供应链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当中国大陆无法从美国取得相关的关键技术或零组件时,可能会把生产订单转向其他国家或地区,台湾企业也许因此得到「转单」之利。正因为影响非常复杂,基于此,台湾有学者认为,由于中美贸易大战在未来可能导致双方课税增加,台商应该考虑转回台湾或是转到第三地投资。更有舆论认为蔡英文那一直受到冷落的「新南向」政策这次会柳暗花明。

但有学者对「新南向」提出相反意见:东南亚等地政治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投资风险,这些国家法规的透明度低、法律的解释空间大、政府的廉洁程度低,均造成厂商投资成本不确定。因此,在目前 中华民国政府中意的南向国家中,政府应该与当地国签订有约束力的投资保障协定。

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世界资本流动规律几乎是每10至15年为一个周期。但本轮资本流动的特点与以往不同,以前是发达国家流往发展中国家,尤其是90年代初由美、英、德、法等发达国家联手推动的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成了最大受益者。这轮中美贸易战只是美国总统川普要改变全球化既定格局的一个大动作,但全球资本却正在流往美国。

当英美两大左派大媒体《金融时报》与《纽约时报》都在斥责美国抛弃盟友之时,英国左派精英惊呼「谁丢掉了『我们的美国』」之时,台湾商、政、学三界应该看清全球化形势逆转这一事实,对台湾企业对外投资之地重新定位布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看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