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程晓容:中共人权论坛闭幕 人民生存权何在

大多数中国百姓面临因贫穷、不公、迫害等导致的生存困境,绝非喉舌媒体宣扬的形势大好。中共素来与人为敌,漠视生命。若想指望它保障生存权、发展权,简直是天方夜谭。人民在它的手里,是层层盘剥的对象,是为其贴金的道具,是在需要时“共克时艰”的挡箭牌。

图为四川山区的农民

又一出荒诞剧落幕:“2018北京人权论坛”于9月18日至19日举行。中共自2008年起主办此论坛,每每宣讲“生存权”和“发展权”,却避谈与此紧密相关的其它基本权利,包括公民应享的种种自由。今次论坛以“减贫”为主题,似乎脱贫即等同人权进步,引发外界质疑。

中共偏爱“生存权”。即使单论此题,也可轻易发现太多不利当局的内容。在中国,人民到底以何种姿态存在着、生活着?

6月7日,廖祖笙发表了《暂住祖国的艰难》。这位闽籍作家多年来为遇害儿子申冤,因而遭到当局的打压,他在文中讲述了无法办理暂住证的“奇遇”。他写道:“‘奇遇’,再度令我深感恐惧。……我深知自己只有离开了这个‘法治国家’,才会有真正的安全可言。”“我一家三口无疑都属于人民的一员,但苟活在这样的‘共和国’,挣扎在这样‘法治国家’,有些在纸上‘当家作主’了的庶民,却真确活得就连麻雀和鱼虾都不如。”

7月22日,体操冠军刘璇因发现其幼子注射过国产疫苗,在微博上愤而发声:“本上记录著,长春百克,武汉生物,成都生物,上海生物,北京天坛,兰州~~长春长生有25万支不合格疫苗,长春百克是长春长生子公司,武汉生物有40万支不合格疫苗…请问在食品和药物这么不安全的此刻,我们应该怎么生存???”

8月19日夜,山东寿光市农民张金来上吊自杀。据媒体报导,张金来之前因超生被罚款13万元,盖蔬菜大棚贷款10万,不料当天上游三个水库突击泄洪,导致村庄被淹,他的大棚被大水冲垮。重压之下,他选择了死亡。

9月7日凌晨,在浙江金华市浦江县潘宅镇,P2P平台受害人、31岁的王倩被发现上吊身亡。8月初,王倩投资的票票喵平台爆雷后,她曾到杭州、上海维权讨钱,遭到警方镇压。王倩在遗嘱中写道:“因为我从小接受到的教育是爱国爱党,有极高的集体荣誉感,一下三观全毁,我没有力量跟他们抗争,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9月12日,北京朝阳法院的温榆河法庭对加拿大公民、法轮功学员孙茜进行非法庭审,所谓的罪名是“破坏法律实施罪”。孙茜已被非法关押了18个月,她和辩护律师都表示信仰无罪,但是中共司法部门却置若罔闻。孙茜的母亲李云秀说:“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自由或人权的国家,我感到难过。我的心很痛。”

9月18日,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谈到他今年8月被校方开除后,又被禁止出境,9月7日,贵州大学停发了他工资。杨绍政说:“停发我的工资就是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我没钱吃饭;他们断了我的医保、社保,我没钱治病;他们边控我,不让我出国,他们现在想干什么呢?想办法逼死我、困死我?他们有人性吗?他们完全就是耍流氓。”“这是野蛮的反人类的犯罪行为,是政府有组织的犯罪。”

至于中共一向吹嘘的“扶贫”,也是乱象一片。媒体和评论早就曝光指出,所谓的“去贫”政绩,都是表面作秀,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不具正面意义。各地贪官贪得无厌,竟然把就用于贫困户的“救命钱”当作“摇钱树”,连“扶贫工程”或“低保户”都是内定,暗藏猫腻。

今年3月,中共财政部副部长胡静林在两会期间对外表示,2017年有7.3亿元扶贫资金被挪用、虚报冒领,涉及28个省的874个县,涉案人数450人。

今年6月底,中共审计署公布了145个贫困县的扶贫审计报告,数据显示,在抽查的625.85亿元人民币中,其中6.35%、约39.75亿元涉及违纪违法、损失浪费、管理不规范等问题,查出84件基层干部在扶贫工作中失职渎职牟私利等案件。

两年前,甘肃杨改兰一家6口命案震惊中外,肇因就是贫困。而如今,在千万元、亿元贪官不断涌现的背景下,官方设计“收割”中产阶级,硬生生地制造出新的庞大的金融贫民群体,令人疑惑:“消除贫困”路向何方?

综上所述,大多数中国百姓面临因贫穷、不公、迫害等导致的生存困境,绝非喉舌媒体宣扬的形势大好。中共素来与人为敌,漠视生命。若想指望它保障生存权、发展权,简直是天方夜谭。人民在它的手里,是层层盘剥的对象,是为其贴金的道具,是在需要时“共克时艰”的挡箭牌。在此党的统治下,好人被逼上绝路,甚至连存在与否都恐是谜。中共作威作福,迫害无辜,残害老幼,还无耻地年年推出“人权论坛”,实在是中国人民的大不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