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两个月苦练赢得选美 香港菲佣的“灰姑娘”之路

香港菲佣美兰妮:“选美改变了我的生活”

每个周日,香港金融区成为数以千计家庭佣工的聚会场。记者历时三个月,记录菲佣清晨从雇主家出发练习,到戴上头冠的选美之路。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参赛者说,她参加选美是想证明,超过35岁并育有孩子的女性仍然能够展现自己的美丽。这名参赛者在菲律宾拥有大学学历,学的是工科。不过,她的雇主不愿意她出镜接受采访。

香港的金融中心在周末成为外佣们的聚会场所。

香港有超过35万的海外佣工,大部分是家庭佣工,家佣中又以菲律宾籍最多,约占19万人,相当于香港总人口的约2.5%。根据香港法令,家庭佣工工作七日内应该有一天休息日,周日是约定俗成的休息日子。因此每周日从清晨开始,香港中环的金融区就摇身一变成为家庭佣工的聚会场所。

外佣们在通往国际金融中心(IFC)的天桥上搭起纸箱席地而坐,她们在教堂做完礼拜后,会分享家乡菜、玩纸牌游戏、举办庆生会,或是和家乡亲友视讯通话。商厦、名牌店林立的中环遮打道(Chater Road),在周日会封街让外佣们聚会。美兰妮参加的吕宋国际联盟(Luzon Alliance International)选美,就是在遮打道举办。

每个周日,香港都会举行大大小小的菲律宾外佣选美活动,小的在室内社区活动中心举行,大的在中环遮打道。户外选美被视为是最隆重、等级最高的选美活动。

美兰妮的眼影和身上的亮粉在夜色中闪闪发亮,选美在颁奖时达到高潮。美兰妮赛后忙着和朋友们拍照、嬉笑,但她和其他家庭佣工一样,最迟必须在午夜12点前返回雇主家,再开启一周的帮佣工作。

香港外籍帮佣周日的休闲活动

女搬运工挑战男性专长“港版罗拉”的跟车生涯

从“女巫”到百公斤“网红”:解放胖女体的汪绮

从一块布到礼服

选美比赛后,美兰妮开心和BBC中文分享她的喜悦。

美兰妮身穿红色露肩礼服,踏着七公分的高跟鞋,随着音乐在台上从容定格、转身,向台下数以千计观众和整排来自香港、菲律宾和台湾的评审露出自信微笑。

她身上的礼服,在两个月前还只是一块布料。主办方发给参赛者一人一块布料,只有红、黄两色可以选择,布料大小、质料都相同,她们得各凭本事,制作自己的礼服。

每个周日,美兰妮搭两个小时的车前往练习场地。第一次见到美兰妮,她穿着白色针织长袖上衣,素着脸,长发披垂,在办公大楼的天台上依照“选美老师”的指示,练习走台步。

美兰妮和其他参赛者花了几个月练习走台步。

身材丰腴、目测约40多岁的玛乔丽(Marjorie)是佳丽们的指导员,她的笔记本上画满了台步路线。虽然先前口头演练过,但到了配合音乐时,仍有参赛者们撞在一起,或是忘记要往哪里移动,站在台中央尴尬地东张西望。

玛乔丽也负责教舞。一连几个周日,她们在湾仔入境事务处的空地前,赤着脚练习菲律宾民俗舞蹈。她们只有几分钟的休息时间,之后玛乔丽又会高声催促她们换上高跟鞋练习走台步。练习时她们专注而严肃,但休息令一下,她们就迫不及待地聊起天。

“参加选美让我交到很多朋友,”美兰妮在参加这场选美前,只认识当中一名参赛者,但在过程中,她和参赛者们变成互相竞争、又互相扶持的朋友。

“有组织”的选美

户外的菲佣选美规模较大,一般会有与菲佣生活相关的业者当赞助商。

在香港,大型的菲佣选美活动通常由菲律宾团体举办,少数以个人名义举办。大型活动需要租场地、器材,在比赛前,每名参赛者还会由专业摄影师拍摄宣传照。选美得有奖金、奖杯等,需要花费的金额不是一笔小数目,互利共生的赞助商因此也加入这场嘉年华。

赞助商来自和菲律宾外佣生活相关的产业,例如菲律宾的银行、旅行社、电信商、货运公司和网路商店等等。他们的商标会出现在选美背板上,现场也会设置摊位,有时还会有他们提供的奖品。

参赛者们会拍摄定装照,摄影师和打光师在平日也是家庭帮佣。

选美的部分花费由参赛者支付,以美兰妮参加的这场选美为例,她花了1500港币购买“参赛资格”(约1307人民币,5847新台币),相当于她月工资的三分之一。现时香港外籍家庭佣工的法定最低工资为每月4410港币(约3842人民币,17189新台币)。

美兰妮可以藉由出售观赏选美的门票,收回部分她所付出的钱。她卖掉了一些票,但她坦承:“一旦说到钱就很难卖。”所以,她的1500港币并没有完全收回,她还额外支出了250港币,请化妆师在选美当天为她造型。这场选美让美兰妮获得第五名的头冠和自我实现的满足感,虽然没有奖金,但美兰妮认为,她的钱花得值得。

这场选美的主办人、吕宋国际联盟主席薇吉(Virgie Borbon Buen)在香港帮佣超过15年,主办过10多场选美,她与菲律宾当地政府也有联系。薇吉表示,这场选美的收益将用来帮助吕宋(Luzon)当地的贫困学童。

选美浪费钱又不受欢迎?

在香港,每个星期天都会有大大小小的菲律宾外籍帮佣选美。

虽然每场在香港举行的菲佣选美活动都会吸引大批菲佣观众,但不是所有菲佣都乐见选美。

专门研究劳工移民的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高级讲师陈如珍对BBC中文分析,反对选美的菲佣所持的两大理由主要是:“浪费钱”以及“爱慕虚荣、违反天主教的教导”。

美兰妮表示,在她的朋友圈中,几乎没有反对选美的声音,但她可以想象,一些人谴责选美“太暴露”、“卖弄性感”。美兰妮强调,她所参加的这场选美不像其它一些选美一样有泳装项目。

陈如珍表示,菲佣要如何花自己的钱是她们的自由,不一定要将所有钱寄回家才是对的,但一些人还是担心,有些选美活动是“骗钱的”。比如,菲佣们缴了钱参加选美,但大部分钱进了主办者的口袋,除了台上的镁光灯与掌声外,她们什么也没得到,辛苦攒下来的钱就这么花掉了。在新加坡有案例是,有参赛者缴了钱,却没有如当初主办方承诺的获得获胜奖金。

陈如珍指出,没有太多香港本地人知道菲佣选美的存在,香港人对菲佣选美的态度谈不上歧视,而比较接近忽视。菲佣的周日集会通常受到香港居民抱怨的主因是占用天桥、人行道等公共空间。

和雇主“像家人一样”

美兰妮在做家务的空档练习选美比赛项目。

美兰妮到香港工作已经六年,现在的雇主是她的第二位雇主,她已经为这个四口之家工作五年。她每天大约五点起床,帮雇主一家人准备早餐,接着打扫卫生、做家务、买菜、喂猫、整理庭院,有时也开车接送雇主的女儿去马场学骑术。

“他们人很好,对待我不像对待佣人,我就像家庭中的一份子,”美兰妮说。她的雇主今年搬到了更大的三层独栋房屋,美兰妮希望介绍同样也想来香港帮佣的阿姨一起为这家人工作,分担她的工作量。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美兰妮在菲律宾的家里没有网路,她的家人需要和邻居借智能手机,才能和她视讯通话。

雇主支持她参加选美,她会和雇主分享选美的照片。但英国籍女雇主表示不会去看她选美:“因为这是她的休假时间,我们尊重她。”

不过,并非每个家庭佣工都像美兰妮一样能和雇主相处融洽。据《许愿井的回响:香港外籍家务佣工诗文集》一书披露,有的外佣只能吃雇主小孩不要吃的剩饭,有的人是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或是动辄被责骂。有些雇主怕外佣“在外面学坏”,因此不准他们休假时与朋友聚会,或是故意挑大部份外佣上工的日子做为她的休假日。

飘洋过海为赚钱

美兰妮与家人的新家正在施工中。

“我用赚来的钱在老家买了一块地,正在盖我们家自己的房子,”美兰妮快乐地展示她家正在施工的照片。“但完工日期还没确定,因为没钱请工人,只有我的叔叔帮忙盖。”

美兰妮前往海外工作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没钱”。她的父亲早已过世,她和母亲、哥哥嫂嫂、侄儿侄女同住,虽然不只她一个人在工作,但赚的钱仍不足以养家。

她的家里没有网络,想和家人视讯时,只能借用邻居的网络和电话。邻居也会追看她的脸书(Facebook)动态,给她的家人讲述美兰妮的近况。

美兰妮因为家贫,只好选读她不喜欢的助产士课程。

美兰妮的梦想是当老师,但因为没钱,只能选读助产士课程,虽然她本人并不喜欢这门课。毕业后,她在家乡医务所服务了一年,后来觉得薪水太低,就前往海外帮佣。她一开始去了阿布达比、北京,但最后选择长留香港。

“香港有很多支援团体和组织,有很多活动,还可以上雇员发展课程……有教堂,还有很多观光景点和迪士尼公园,我有时也去爬山。”美兰妮说她喜欢香港,虽然她的工作签证明年到期,但是雇主希望她继续留在这个家帮佣。

美兰妮对五年内的未来没有太明确的方向,但她说很可能会继续在海外帮佣。“我希望能去加拿大帮佣,但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30岁的美兰妮希望攒钱回菲律宾休息一阵子,也希望回到菲律宾后当小学老师。她在家乡的同龄朋友大多已结婚生子,但她刚与人在菲律宾的男友结束八年感情,对于结婚生子只能无奈笑对。

选美∶菲律宾的“全民运动”

受到西班牙和美国等国的殖民影响,菲律宾也以白皮肤、大眼、轮廓深为审美标准。在菲律宾,从村庄到城市,经常可见规模或大或小的选美,不仅限于年轻女性,也有为跨性别者、家庭主妇、同志举办的选美。菲佣也将选美文化带到韩国、台湾、新加坡等帮佣国家。

美利坚小姐的内在美:选美T台上不再穿泳装

过去五年,在世界四大选美比赛(世界小姐Miss World、环球小姐Miss Universe、国际小姐Miss International、地球小姐Miss Earth),菲律宾佳丽都摘得后冠。为了提升世人环保意识的地球小姐(Miss Earth)自2001年开始举办,比赛总部设在菲律宾。世界知名的选美论坛网站Missosology也是由菲律宾人创立。

据《马来西亚东方日报》2015年的报道,参加选美比赛是菲律宾年轻女性脱离贫穷的途径之一,在首都马尼拉有不少“选美训练营”,专门教导女孩们如何在选美比赛中表现自己。

选美不仅能自我实现、获得观众青睐,对许多菲律宾女孩来说,选美红毯能延伸到商界、娱乐界甚至政界。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Imelda Marcos)也曾是选美皇后。

美兰妮在菲律宾参加过选美。

美兰妮在菲律宾也参加过选美,第一次登场是中学时的校内选美。16岁时她参加了镇上的选美,“当时我有点紧张,镇上几乎一半的人都出来看了”,她以苦练的英文演讲惊艳全场,在比赛中赢得了才艺小姐(Miss Talent)的称号。

美兰妮认为香港是个特别的地方,她在这里赚到了钱、交到了朋友。选美对她来说:“是呈现最好的自己,呈现最好的笑容,走最棒的台步。”

在首次赢得香港大型户外选美第五名的头冠之后,美兰妮还想继续参加选美,“我想获得更多经验、交更多朋友,我想赢得第一名,因为我想变成最好的自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BBC中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